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782章 最大的漏洞
    “我说什么来着?”赵玉对着吴秀敏等人说道,“就不能让这家伙缓过神儿来!看,才短短的两个钟头,他就又编出了一套新的供词来!”

    “姓赵的,我已经招供了,你还想怎样?”看到赵玉之后,窦自力可是狠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想怎么样?当然是查明真相了白痴?”赵玉张牙舞爪,摆出了一副一如既往的飞扬跋扈姿态。

    “我说得都是真的,你爱信不信!”窦自力亦是红了眼珠。

    “信!我相信你的供词是真的,但是不全啊小子!”赵玉故意把脸贴近窦自力,凶恶地说道,“我问你,从永进岛到你说的外海抛尸点有多远?开着你的快艇,需要多长时间?”

    “一个小时!”窦自力不假思索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放屁!”赵玉先是骂了一句,然后又连点头带比划地说道,“好!就算一个小时行了吧?你先开着两艘快艇回到曲梁岸边,放下剧组的一艘,然后开着自己的快艇再返回外海销赃!去一个小时,回一个小时,再加上从永进岛到外海的一个小时,你最快也得三个小时才行!可别忘了,你还要赶在案发之前回去,时间够吗?油儿够吗?”

    “够,当然够了!”

    “够个屁!”赵玉摆手说道,“我虽然数学没有及过格,但我知道,在时间上你是不可能来得及的!当晚,你12点以后才动的手,而且还是临时起意,现场做出的计划。你使用不同的方法杀害了7个人,而且还费力地留下了三个活口,用小拇指也能想到,你丫根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!

    “窦自力,别装了!”赵玉不容反驳地说道,“我记得清清楚楚,你说你是当天上午7点多钟接到了报警,然后就跟随警员们上岛勘验现场去了!所以,你至少在7点之前就已经完成了所有的任务,回到了曲梁!

    “所以,你的说法根本站不住脚!我劝你,说实话吧还是!”赵玉摊牌道,“把剧组的快艇开回曲梁的人不是你,而是你的老妈刘彩云!刘彩云全程参与了你的谋杀大计!!”

    “没有,根本没有我妈妈的事儿!一切都是我干的!”窦自力拍着胸脯保证,身体却因激动抖得厉害。

    “干你个屁啊!”赵玉却一句不让地说道,“你老娘已经全都交代了都,你还矜持个什么劲儿?难道你忘了,谢昊录下的那个视频吗?我们已经还原了,谢昊看到的那个长头发的女人,就是刘彩云!”

    “不是!一定是弄错了,绝对不是!”窦自力仍然坚持。

    “不到黄河不死心啊你!”说着,赵玉将一沓文件放到窦自力的脸前,说道,“这两个小时我们没有闲着,我们通过你家附近的监控探头,发现案发前一天的下午,你和你妈一起离开的家,一直到案发之后的上午9点,你妈才独自一人回家!”

    “这又能证明什么?”窦自力摇头说道,“我妈可能是去朋友家了,也可能是去海上夜钓了!我们虽然一起出门,却并没有在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之前为什么说你们娘俩在家里睡觉?”赵玉大声喝问,窦自力终于语塞。

    “行了!”赵玉摇头说道,“窦自力啊,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!你一个劲儿地在强调你的计划有多完美,可你却根本没有意识到,你最大的漏洞在哪里啊?”

    “什么?漏洞?”窦自力不解。

    “你最大的漏洞,就在于你是临时起意杀的人!你以为你用半个小时做出来的计划,就会天衣无缝吗?”赵玉摇头,“别傻了!好好想一想吧,你临时想出的这个计划破绽百出,根本经不住推敲!

    “是!我承认,如果我们无法将案子和你联系起来,和几十年前的灯塔谋杀案联系起来,或许一切都没问题!可一旦我们把目标转向了你,那你就输定了!

    “你们的不在场证明,你们的交通工具,你们的行动轨迹,还有岛上留下的烟头和脚印,这些,只要耐心调查,你们就会无处遁形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听到赵玉的话,窦自力的心理防线再一次崩溃,默默地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我也说过,你最大的失误,就是遇到了我啊!”赵玉得意地说道,“你可能会想到,案发之后会有专案组前来主持调查,可你却想不到来的人是我!你更想不到,我一上来,就会把眼前的案子联想到几十年前的旧案之上去!

    “告诉你,老子是专破老案子的专家!听说过棉岭大案吗?还有无头女尸案?像我这么优秀的大侦探前来调查此案,你也只能自叹命运不济了……”

    对面的监听室中,众领导听到赵玉的自卖自夸,均是感觉汗颜不已,他们虽然对赵玉的能力没有怀疑,可像这种脸皮厚比城墙的大领导,实属罕见!

    可能是对于这种自吹自擂也感到不太适应,没等赵玉显摆完,窦自力便兀自垂着头,说道:

    “好吧!我承认,我妈妈刘彩云也在岛上!”窦自力声音微弱地说,“在我误杀了郭一航之后,她也是慌了神,不知该怎么办才好!而在我决定实施计划的时候,她曾经阻拦过我,但没有拦住!最后,是她把剧组的快艇开回的岸边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!”听到此话,赵玉再度摇头叹道,“窦自力啊,你的孝心我可以理解,但是……我们想要知道的是真相,而不是听你编故事!”

    “赵玉!你……你还想怎样?我该说的,全都说了……我妈年纪大了,而且脑袋有些糊涂,她虽然和我都在岛上,但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干的!她只是帮我开了快艇而已!”

    “哼!真的这么简单,就好了!”赵玉再度摇头,“活埋张勇的坑,是谁帮你挖的?蔡金达身体那么沉,你一个人能把他背到灯塔下面?给钱进上吊非常困难,也是你编出来的吧?尸检报告表明,钱进被上吊的时候,哏儿的一下就死了,压根儿就没有挣扎的痕迹!

    “拜托啦窦队长,我们是特调组,不是幼稚园!刘彩云到底帮你做了什么,我们早晚都会调查清楚的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窦自力的脸色变得异常难堪,他紧锁着眉头,似乎在用心地思索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哼!”赵玉冷冷一笑,道,“你心里肯定又在做数学题了吧?杀害7名死者,主犯必死无疑,而从犯呢?10年、20年还是无期徒刑?刘彩云今年61岁,不管怎么判,她都会在监狱里孤独终老了吧?

    “窦自力啊,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,你身为刑警队长,应该明白这个道理的!人都是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!”说到此,赵玉脸色一变,阴沉着说道,“郭一航有心肌炎,但心肌炎和心脏病不同,没有猝死的可能!作为身经百战的你,手头是有分寸的,怎么会那么简单就给勒死了?”

    “你!!!”听到此话,窦自力浑身战栗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专业人士计算过,灯塔下面,凶手用石块砸中了蔡金达的脸,乃是从距离地面1.6至1.8米之间,将石块用力砸下的!

    “我们要砸死一个人,必然会将石块举过头顶!如果换做是你,高度怎么也得超过一米九才对!

    “而且,石块在空中发生过侧旋,凶手应该是个左撇子!而你不是左撇子,你老妈刘彩云才是!窦队长啊,你还想隐瞒到什么时候,你老妈刘彩云根本就不是什么——帮凶!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