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781章 不完整的供词
    “哼……完美个屁!”监听室内,赵玉不屑地吐槽道,“尼玛看到案发现场的第一眼,我就看出你丫有问题了,哼!”

    赵玉这么一哼,旁边的领导们全都被他吸引了一下,谁也没有想到,这位来自刑事厅的大组长,谈吐之中会有这么多感叹词。

    “计划开始之后,我杀的第一个是演员谢昊!”说话间,窦自力已经开始抽第四根烟了,“刀子也是从他们剧组里随便拿的,在割断了谢昊的脖子之后,他曾经有过短暂的挣扎,但很快就死掉了!

    “为了给警方留下线索,我就用郭一航的手机,把谢昊以前拍摄的一张电影香*片用蓝牙发送到了他的手机上,并且将其改为了屏保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再下一个是张成功,这个简单,从山崖上往下一推就解决掉了!不过,我担心作为线索的优盘会发生损坏,所以将优盘塞到了他的嘴里,并且封上了胶带。

    “当然,摔完之后,我又下去查看过,确认他的死亡之后才继续往下进行的。”说到这里,窦自力已经进入到了一种冷静镇定的状态,虽然是在讲述杀人,却说得心平气和,仿佛在描述一件很平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是化妆师秦好!”窦自力抽着烟说,“这个也不是很难,背下山崖,按到水里淹死。我怕沾水之后不好书写线索,所以是在下水前写下的分子式!

    “本来,我想直接写头孢呋辛的,可为了增加点儿难度,而且显示一下我的化学功底,所以改成了分子式!

    “不过嘛……咳咳……”他咳嗽两声,说道,“不管写什么,目的都是一样的!就是看看你们能不能联想到乔如雪的头上去!”

    说完,窦自力又抽了几口烟,才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不过嘛……接下来的事情,稍微费了一些力气!要想吊死一个人,而且在没有滑轮的情况下,的确有些难度!

    “你们也想不到吧,在所有人之中,最费劲最困难的,就是处理导演钱进!那家伙身子很重,我把他吊在半空中的时候,他开始剧烈挣扎,怎么也死不了!而我只能死死地拉拽着绳子,其他什么都不能做!

    “当时,我还在担心树枝折断,或是绳子不够结实之类,总之……耽误了很长一段时间,才把钱进吊死!呼……”他重重地呼了口气,“当时出了一身汗,真的很不容易呢!”

    掸掸烟灰,窦自力又自顾自地往下说道:

    “嗯……再下一个,就是那个女演员李倩了!她在电影里面饰演的角色太垃圾了,简直就是一个‘当’妇,我真恨不得把她也一并杀掉!”窦自力阴沉着脸说,“可惜,郭一航的记录上没有李倩的名字,说明李倩和乔如雪没有交集,我冒然杀了她,恐怕会影响我的计划!

    “当然,就这么放任不管也有些对不起她,所以我就把她也吊在了树上!只是给她暗地里多绑了一根绳子,而且脚底下还放了一架梯子!

    “李倩之后就是张勇!”窦自力又道,“张勇也一样,不在资料之上。所以,我就把他背到了花园,把他活埋了一下,仅是给他留了个出气孔而已!

    “之所以选择花园,是因为整个岛上,只有花园的泥土最为松软!”说道这里,窦自力沉吟了一下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便转而说道,“其实,我非常清楚,挖坑活埋会浪费我的宝贵时间,可我最后还是那么做了!

    “我也说不上为什么,或许是这么多年的刑侦工作让我产生了某种强迫症,也或许是,我想要让警方把怀疑的视线转移到张勇的身上!反正……我就是那么做了!”

    “那么……死亡方式呢?”吴秀敏问了一句,“也是出于同一个理由吗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差不多吧!”窦自力回答得很干脆,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说道,“在我的潜意识里面认为,如果死者死于不同的死法,会让案子显得更加棘手一些!而且,警方也很难判断死者死亡的具体时间和先后顺序;还有,最主要的一点,就是……呵呵……说出来,可能连我自己都觉得可笑!

    “嗯……我之所以采用不同的死亡方法,还有一个私心!”窦自力神经兮兮地说道,“我想通过尝试不同的杀人方法,来获取一定的杀人经验,这样以后再遇到相似的案子,说不定可以有助于我破案什么的……呵呵……是不是听上去很扯?但我说的,都是我当时最真实的想法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吴秀敏思考了一下,举手示意道,“还有两个呢?”

    “好的,继续,继续!”窦自力把第四根香烟的烟蒂丢进烟灰缸,喝了口水,这才继续说道,“关于蔡金达,自然要给他一个特别的死亡方法以作纪念了!毕竟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因他而起的!

    “所以,我不惜费了很大的力气,将他从营地背到了灯塔下面,然后用石头砸死了他!

    “你们这么聪明,应该能理解其中的喻意了吧?”窦自力仰起头,邪异地说道,“让蔡金达死在灯塔下面,一方面要告慰一下那个曾经守卫灯塔的父亲!另一方面,也是留给世人一个警告,灯塔不祥,不要再来打扰我们了!

    “哼!我故意砸烂了蔡金达的脸,就是要让他再也没有颜面去见人!!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窦自力双拳紧握,显得异常激动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康乐明呢?”吴秀敏赶紧转移话题,问道,“你是故意要留下他的性命的?”

    “对!”窦自力回答得很干脆,“在开始行动之前,我就已经换上了郭一航的衣服和他的帽子。我和郭一航的体型轮廓相近,天那么黑,就算有幸存者,也会将我误以为是郭一航的!

    “留着康乐明也是这么一个意思!”窦自力冷冷说道,“我在一线干了这么多年,自然理解人证的重要性!如果留下一个活口可以指认郭一航,自然对我的计划非常有利!虽然有些冒险,但我认为,非常值得!

    “这一次,那个姓赵的又猜对了!我上岛的时候,就是把快艇停到了防风林外的礁石洞里面。所以,我是故意把康乐明逼到防风林才动的手!将他刺倒之后,我正好可以到礁石洞去取我的船!

    “再然后,我将快艇开到码头,把我的快艇和剧组的快艇用绳索连在了一起,又将郭一航的尸体抬到了我的快艇之上,并且绑上了石块。

    “再往后,我开着剧组的快艇返回岸边,造成了郭一航驾船逃跑的假象。随后又开着自己的快艇去到外海处,把尸体抛进了海里!

    “我对曲梁一带的海域非常了解,抛尸的地方正好是个很深的海沟,根本无法打捞!而且,那一带有洋流经过,就算尸体漂浮出来,也会随着洋流……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谁知,窦自力话没说完,审讯室的大门便赫然被人用力踢开了。但见赵玉急眉火眼地从外面冲了进来,指着窦自力的鼻子破口大骂:

    “奶奶个熊的!都这时候了,你丫还不说实话是不?”赵玉冲过来猛一拍桌子,吼道,“行啊,词儿编的不错,你倒是把你老妈摘得挺干净的啊!?我不明白,老太太已经骗惨了你,你却还要护着她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