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778章 招供
    又是一个夜色十分,曲梁警局。

    怪不得,高发财法医坚持要把证物和尸体送到朝海去化验了,曲梁警局真是简单得可以。

    一栋始建于80年代的老房子,外墙都是褪了色的水刷石。说是警察局,更像一个老旧的公馆。

    而且,这里最突出的就是警局里散发的味道。可能是经常和渔民打交道,空气中弥漫着一种难闻的咸鱼味道,就连办公室中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组长,组长!”曾可就在其中一间办公室中向赵玉问道,“自始至终,我还是有两件事情不太明白!第一,你为什么那么坚信,窦自力一定就是真凶呢?难道……真的是烟头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了!”赵玉喝了一口买来的脉动饮料,面露得色地说道,“我虽然看人很准,但也不能胡猜乱猜的!如果窦自力没有对谢昊的手机内存卡动心,我是不会那么坚定的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曾可点头,“要是他问心无愧的话,不可能想去销毁内存卡的!组长啊,咱们设下的这个小陷阱,真是起了大作用呢!”

    “其实吧……”赵玉拧上瓶盖,说道,“也不光是内存卡的事!你看,我们之前曾经做过那么多种假设,可到头来,每一种都说不通!李倩、张勇,然后是郭一航,再到老板高鹏以及乔如雪夫妇,这些人,无论是谁犯案,都与我们勘察到的现场不符。

    “可是,如果换做窦自力的话,一切便全都能够说通了!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曾可笑道,“动画片里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?除去不可能的因素,留下的即使多么不合情理,但那就是真相!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,更多的是巧合吧!”赵玉意味深长地说道,“在我以前遇到的案子里面,最难破的,就是那种案子中夹杂着巧合成分的事件!无巧不成书,可这些巧合却往往是我们无法猜想到的!

    “就拿本案来说,谋杀现场看上去像是精心策划,蓄谋已久,却又显得异常仓促。再加上失踪的郭一航和极有可能被误杀的许友,所以,案子更像临时起意。所以,我才会觉得案子有些古怪!

    “再往后,我们知道了窦自力是灯塔人的后代,等于是有了动机;烟头和镇静药与窦自力相关,则等于有了手段。”赵玉说道,“所以,在这样的前提下,窦自力又想去销毁内存卡,那就基本可以确定了!”

    其实,还有一点赵玉想说,那就是自己的卦文。连续三次开出的离卦,明显有所指示。而与离卦对应的人,非窦自力无疑。

    “佩服,佩服!”曾可恭维了一句,又问,“还有第二点不太明白,那就是,你怎么就那么坚信,窦自力的同伙会是她的母亲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吧,也不单单是直觉!”赵玉说道,“说白了,整件事都是因为这个老太太而起的!谢昊跟李倩说过,他好像看到了一个长头发的女人。所以,我就当着窦自力的面提到了长头发,结果,窦自力的反应很大。

    “窦自力急于销毁谢昊的内存卡,说明,他真的非常担心,谢昊会用手机拍到了什么。只不过,窦自力虽然头发不短,却称不上是长发,轮廓上看也分明是个汉子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就怀疑,窦自力应该是在担心他的同伙,而他的同伙还是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我们调查过窦自力的详细资料,除了他妈妈刘彩云,再没有附和特征的对象!”赵玉说道,“而且,像这种隐秘的事情,我想,也唯有刘彩云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,其实,刘彩云今年只有61岁,而且身强力壮,”曾可点头,“是具备做帮凶的条件的!”

    “哼!”赵玉冷哼一声,不确定地说道,“要我看,谁是帮凶,谁是主犯……很难说啊!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曾可皱眉,“你怀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发没发现,老太太才是正主儿啊!”赵玉摇头叹道,“这种相依为命的孤儿寡母值得人们同情,但是,如果母亲有什么邪念,也极容易遗传到孩子的身上来!我担心,当年的灯塔谋杀案,真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大,老大!”这时,冉涛忽的推门进来,兴奋地说道,“那俩人有一个招了,你们猜猜是哪一个?”

    “废话,”赵玉站起身往外走,在经过冉涛跟前的时候说了一句,“窦自力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厉害!厉害!”冉涛竖起大拇指,“还是老大威武!”

    “哼!”赵玉冷哼一声,“窦自力想死的心都有了,招供自然是分分钟的事儿!而老太太则按照原计划,当然是要负隅顽抗了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老大!”冉涛拉了一下赵玉,小声说道,“吴秀敏正在里面审问窦自力,她要我告诉你,你千万不能进入审讯室让窦自力看见。你懂得,现在窦自力恨你入骨,她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我又不是小孩子,用你提醒?”说完,赵玉撞开冉涛,直奔审讯室旁边的观察室而去。

    开门之后,拄着拐的王局长和市局、省局的几位相关领导都在呢!由于王成岗的级别最低,虽然瘸着腿,却连椅子都不敢坐。

    赵玉却不管那一套,进去之后直接拉了把椅子坐下。此时,窦自力的招供已经开始了,所以大家仅仅互相点了点头,没有做任何寒暄,便开始认真聆听。

    “我只能……从我记事的时候说起,”窦自力已经洗过了脸,可身上仍然满是土灰。不知谁给了他一支烟,他一面陶醉地抽着,一面对吴秀敏说道,“我从窦家庄长大,从我记事的时候起,就记得两件事,看打架和挨打!我那个后爹是出了名的酒鬼,一喝多了,就打我妈!要不就是打我!

    “在我上学的那年,我妈实在呆不下去了,就带着我逃命去了!”窦自力吐了个烟圈,说,“不过,我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。只记得,当时的日子过得很苦,住过救助站,住过窝棚,也住过医院,好像就差要饭了!

    “朝海,岭阳,四处漂泊吧!最后才从曲梁安顿下来,我妈给人家渔场打工,有时候还织织鱼网什么的,虽然过得清贫,但至少能够糊口。

    “再后来,我当了兵,表现优异,复原以后,就当了警察。

    “关于那些陈年旧事,我是知道一些的!”窦自力猛抽了一口,说道,“那姓赵的说得没错,我妈就是那么告诉我的,说我爸是守塔人,我爸被蔡项斌给杀了!后来,姓蔡的一家还欺负过她,所以她迫不得已才从永进岛逃离出去的!

    “当时,我刚刚出生,我妈也是为了我能活下去,才迫不得已嫁给了窦佑林那个混蛋的!我后来听说,我们走了不久,那混蛋就死了!

    “当了警察之后,我曾经想过给我妈办个身份,但她就是不答应。”窦自力说道,“一个是怕花钱,一个是怕有人知道她是刘彩云!

    “我能感觉得出来,当年的灯塔事件,对我妈妈影响太深了!所以,有些事情,我也不敢多问。

    “唉!人生就是这样了吧!”窦自力哀叹道,“我们买了房子,日子也过得一天比一天好,可是这心境,却始终没有改变过。

    “我妈的思想和年轻人差别很大,而我……也什么事都顺着她!所以,因为这个,离婚也是注定了的吧!”说到此,窦自力一根烟已经抽完,他用力地将烟蒂捻灭,然后仰头看着天花板,充满懊丧地说道,“那个电影拍摄剧组……真的不该来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