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774章 卑鄙的C计划
    “不行啊,组长!”办公室里,曾可一脸无奈地对赵玉说道,“吴姐和涛哥已经想尽办法了,可那老太太就是不肯认呐!其他的什么都不说!”

    “不用说,这娘俩肯定已经提前对好词儿了!”赵玉说道,“原则就是五个字,打死都不说!”

    “王局长肯定派人去窦自力家接手去了!要是回到警局,恐怕……”曾可亦是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妙,显得极为沮丧。

    “曾可,你马上联系高法医!”赵玉咬牙说道,“咱们启动c计划!给丫放个大招儿!”

    “啊?你确定,真得那么做吗?”曾可担忧地说道,“可是……现在窦自力已经铁了心了,恐怕很难诈他了吧?我们要是不成功的话,麻烦可就大了啊……搞不好,连高法医他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已经跟老高说好了!”赵玉咬牙说道,“没时间了,只要还有一线可能,我也会去努力争取的!赶紧的,给他打电话!”

    说完,赵玉快步跑到门外,将右手张开搭在嘴边,高声喊道:“喂!!!”

    这一嗓子中气十足,仿佛甲板都跟着抖动了两下,众警员吓了一跳,全都停住了脚,好奇地回头观瞧。

    “赵组长,您还有什么事儿?”王局长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窦队长!”赵玉用手一指窦自力,说道,“难道……你丫就一点儿也不好奇,我为什么会想到,你老妈刘彩云是你的同伙吗?”

    “哼!没有作案,何来同伙儿?”窦自力不服不忿地回了一句,“你别再诽谤我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no!此言差矣!此言差矣!”赵玉呲牙说道,“窦自力,你好歹也是刑警队长,你扪心自问,这么多年来,你就一点儿也没有怀疑过吗?”

    “怀疑?怀疑什么?”窦自力不解。

    “拜托,拜托啦赵组长,咱们能不能先回警局……”王局长出言打圆场,却被赵玉一眼瞪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窦队长,你老妈刘彩云是不是这样跟你说的?”赵玉说道,“说她命不好,被蔡项斌杀了老公,自己也被他强暴?”

    “你!住口!”窦自力最不想听自己母亲被人强暴的事,当即气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虽然蔡项斌被判了刑,可蔡家却又传出谣言,说你母亲才是真正的杀人犯!是她杀的守塔人,然后嫁祸给的蔡贤斌?”

    “够了!住嘴!”

    “你妈肯定跟你说过,她当初过得多么不易吧?”赵玉却自顾自地继续,“她饱受污蔑与指责,哪怕是在永进岛上也呆不下去了!

    “所以,你妈妈带着你远嫁到了窦家庄,嫁给了一个刚刚死了媳妇的懒汉!我猜,你的童年应该很不幸吧?

    “你不是那懒汉的亲儿子,妈妈又长得这么漂亮,可家里还穷,唉……这日子,不好过啊!”

    “你!你到底想干什么?想怎么样啊你?”窦自力举着戴手铐的双手,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“是啊,赵组长,有什么话,咱们回警局再说好不好?”王成岗也劝。

    “哼!”赵玉冷哼一声,继续说道,“在窦家庄饱受屈辱之后,刘彩云带着你又一次逃离了!从此,你们母子俩相依为命,自食其力,终于,把你培养成了一名栋梁之才。这个故事,是不是很励志啊?窦队长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人们都被赵玉说糊涂了,不明白他到底想说什么?

    “可是!”结果,赵玉话锋一转,忽然犀利地说道,“窦队长,你有没有想过,你妈妈带着你四海漂泊,隐姓埋名的根由是什么吗?她为什么不想让人知道,她就是刘彩云呢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窦自力攥紧拳头,似乎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不妙。

    “要我说,你自己也应该怀疑过吧?”赵玉笑道,“其实,你妈妈就是在逃避!她并不是在逃避人们对她的诽谤和污蔑,而是在逃避那个连她自己都不愿意相信的事实!”

    “不,不!”窦自力声嘶力竭。

    “原来,人们当年的诽谤和污蔑并不是胡说八道的!”赵玉无情地说道,“其实,当年真正杀死你父亲,陷害蔡项斌的人,就是她自己!!”

    “你!你这个混蛋……啊!你说什么你!”窦自力气得暴跳如雷,想要直奔赵玉冲来。

    “别死撑了!”赵玉却越说越来劲儿,“其实,你早就怀疑过灯塔杀人案的真假!只不过,你和你妈妈一样,只是执拗地不愿去相信罢了!你怕你自己接受不了,父亲是被母亲杀死的事实!!!”

    “啊!”窦自力气快要吐血,大声吼道,“我……我要杀了你!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……快拦住他……快……”王局长眼瞅不妙,赶紧派人死死拉住窦自力,然后气急败坏地对赵玉说道,“赵组长,您就不能少说两句吗?说完了没有?要是说完了,我们回警局了!”

    “好吧!好吧!”赵玉默默点头,眼神中透出了几丝失落。

    “好!”王局长瞪了赵玉一眼,这才走过去,亲自拉拽着窦自力,将他往船下走去。

    谁知,他刚刚拉拽了两步,赵玉的手机忽然响了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英雄,请你陪我追美梦!”

    巨大的铃声响彻甲板,众警员不由得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喂?”赵玉则一面目送着窦自力,一面接听了电话。谁知,他接听之后没过两秒,却蓦地从地上蹦起老高,口中高呼,“什么!?”

    看到赵玉如此震惊的样子,众警员不得不重又好奇地转过了头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我的天……”赵玉吃惊地捂了捂嘴,然后冲众人摆手喝道,“慢!都给我别动!”

    啊?

    众警员都快要被赵玉折腾疯了,可领导发话,他们却不得不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赵组长,又怎么了?”王局长亦是有些恼火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谢谢您了!绝对有帮助!”说完赵玉挂掉电话,用手一指远处的窦自力,大声喝道,“窦队长啊窦队长!你想不想知道一个真相啊?”

    “姓赵的,你又想耍什么花样?”窦自力从牙根里吐出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,是绝对的真相!”赵玉笑道,“不过你可以放心,不是证明你有罪的!而是……而是嘛……算了,还是告诉你吧!”

    说着,赵玉将自己的手机高高举起,朗声说道:“因为我之前对你产生了怀疑,所以一早把你留存在曲梁警局的dna档案拿去跟案件相关人员作比对去了!案件中的剧组人员、你母亲刘彩云还有当年守塔人的直系亲属等等……

    “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我还悄悄地搞到了你的头发,同样做了dna提取!嗯……”赵玉指了指手机,“刚才,我们的专业法医给我发来了消息,他说比对已经完成了,只不过,这个结果嘛……嗯……有点儿那个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赵组长,结果怎么样了?快说啊!”王局长着急问道,“哪个了?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把手机给你,比对结果已经发过来了!你们自己看吧!”说着,赵玉把手机丢给了一名小警员,小警员立刻把它送到了王局长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唉!这叫什么?孽债还是孽缘呢?”赵玉闭上眼睛,感慨万端地说道,“冥冥之中,仿佛都有定数吧?”

    “啊!?”王局长看明白了赵玉的资料,登时吃惊得差点儿一屁股坐到地上,口中喃喃嘟囔,“怎么会……这样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很意外啊?唉!”赵玉摇头说道,“根据比对结果显示,窦自力和死者蔡金达,乃是关系极为密切的叔伯兄弟!”

    “啊!”听到此话,现场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“你!你胡说!”窦自力勃然大惊。

    “换句话说,窦自力的亲生父亲,和蔡金达的亲生父亲,应该是亲兄弟!”赵玉冲窦自力点头说道,“现在,你知道你的亲生父亲,到底是谁了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