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773章 终极大招
    在赵玉的手机视频中,赫然出现了一个60来岁的老妇人,老妇人悲天悯人,痛哭流涕,对着镜头失声痛哭,口中高喊:“人是我杀的!是我杀的!呜呜……跟我儿子没有关系,你们放了他,放了他啊,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视频中除了老妇人的哭声外,还传来了几声狗叫,很明显狗狗大亨也在场。

    赵玉并没有把视频播完,便声震如雷地喝道:“窦自力!你妈妈刘彩云就是你的同伙,这起惊天的孤岛杀人案就是你们母子合伙儿做下的!她已经全都招了,你还有什么话可说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可能!!!怎么……怎么会这样?”窦自力震颤着后退两步,差点儿栽倒。他那本就油腻的头发无力地低垂下来,仿佛濒临崩溃。

    “哼!你以为,你是个刑警队长就能瞒天过海了?”赵玉冷笑,“跟我玩儿,你还嫩了点儿!没想到吧?我一早猜到刘彩云就是你的同伙,所以早就派人去了你家,跟老人晓以大义,陈述利害,然后老人家就全都招了!”

    赵玉说得义正言辞,合辙押韵,岂不知,暗地里却使用了极其非常规的手段。原来,在赵玉刚才和窦自力口舌争辩的时候,旁边的曾可一直没有闲着。

    他先是把窦自力试图销毁内存卡的视频,发送给了正在窦自力家审讯刘彩云的冉涛和吴秀敏。

    然后,他还把窦自力之前所说的话断章取义,比如那句“所以我就要把整个剧组的人都杀了?”本来是个疑问句外加气话,可经过曾可的修饰之后,后面的问号,则变成了叹号。

    此外,赵玉强行给窦自力戴上手铐也是有目的的,当窦自力戴手铐的照片被冉涛和吴秀敏收到之后,自然增加了他们审讯刘彩云的筹码。

    再说,吴秀敏本身就是一个审讯专家,所以在她的轮番轰炸之下,这才终于得到了刘彩云认罪的视频。

    可是,视频中的刘彩云却说人都是她杀的,显然与事实不符。所以,要想知道全部真相,赵玉必须再扇一把大火,让窦自力彻底崩溃才行。

    于是,赵玉冷哼一声,继续给他施加压力:“窦自力,当天晚上,你之所以能计划出如此完美的脱罪大计,是因为你还有一个同伙在场,而这个同伙绝对会无私地帮助你。因为,她就是你的母亲刘彩云!

    “当时,你们娘俩全都在岛上,她就是你的同伙!!”

    赵玉一吼,窦自力不由得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“你们肯定是乘坐另外一艘快艇上的岛,”赵玉继续阐述自己的理论,“我查看过地形,你们的船应该是停在了防风林外的礁石滩那里。因为那里有很多天然的山洞,你们把快艇拖进去,就不会被岛上的人看到!

    “也正因为如此,你才会在防风林把康乐明刺倒!因为刺完他之后,你就可以直接开快艇去了!”

    听到赵玉的推论,现场一片安静,窦自力亦是没有做声。

    “刚才说的是来,接下来说走!”赵玉又道,“在杀完人之后,你们必须兵分两路才行,一个人需要把剧组的快艇开走,以此伪造成郭一航负罪潜逃的假象;而另一个人,则需要去销毁郭一航的尸体,要保证他的尸体不会被人发现!

    “要我猜,你年轻力壮,肯定得去处理尸体。所以,你用你的快艇带走了郭一航的尸体,将他远远地丢入大海,或是运到什么地方藏了起来。而你的老妈,则把剧组的快艇开走,开到了曲梁海边,造成了郭一航逃走的假象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们……太卑鄙了!你阴我!?”窦自力浑身颤抖,满眼通红,“你们这样诓骗一个老人,就不会感到良心不安吗?你们还有没有道德底线,有没有人性?”

    “窦自力!”赵玉一声大喝,比窦自力高出八度,“真的假不了,假的真不了!那可是六条人命!不,算上郭一航,应该是七条!这话我还想问你呢!你身为刑警队长,在你杀人的时候,你就没有感到过良心不安吗你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们太卑鄙了!我……我跟你们……拼了!啊……”说着话,窦自力竟然一头朝赵玉撞了过来。

    李倩吓了一跳,赶紧举枪瞄准。

    可这时候,旁边毕竟站着那么多刑警,众警员一哄而上,立刻把窦自力拦住。

    “看见没有?看见没有?想要谋杀朝廷命官,嗯?”赵玉吹胡子瞪眼,更加来劲儿。

    “啊!”窦自力气得啊啊大叫,口中高喊,“姓赵的,你冤枉好人,冤枉我也就罢了,还冤枉我妈妈,你不是人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冤枉你妈妈,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,你妈妈已经认罪招供了!你们母子俩的杀人把戏已经被拆穿了,等着接受法律的制裁把你!”赵玉一句不让。

    “哼!想得美!你们这是非法诱供,不成立!我妈所谓的认罪,都是被你们逼迫的,我们没有杀人,我们没有罪!你们给我们捏造的罪名不成立!我要告你没,你们身为国家刑警,却知法犯法,我要……”窦自力在警员们的拉扯下奋力挣扎,仿佛要把赵玉生生撕碎一般。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赵玉本来想要把窦自力逼得崩溃,叫他认罪的,可没想到,他竟然反咬一口,拼死抵赖!

    “怎么了?怎么了?怎么会搞成这样!”就在这时,王成岗局长终于赶到了现场,一见办公室内一团混乱,他立刻大吼一声,“住手!全都给我住手!”

    局长一声吼,众警员这才停手,而窦自力亦是没有再乱动。

    “赵组长,电话里……我都听到了!”王成岗紧锁着眉头,来到赵玉跟前,表情复杂地说道,“我承认,窦自力的确有重大嫌疑!我也承认,你们特调组有特权,我区区一个小局长不能阻拦!

    “但是,我希望您能公平公正地对待我的同事,还有他的家属!

    “赵组长!如果窦自力真的跟永进岛杀人案有关,我们绝不姑息!不过,我也希望您能谨慎对待,如果这里面有什么误会……就不好了吧!”

    “误会?王局长,如果没有确实把握,我会去污蔑一位刑警队长吗?告诉你,要不是碍于情面,我早就让他原形毕露了,还用等到今天?”既然事情已经到了白热化的份上,赵玉没有让步的理由,当即提高嗓门喝道,“王局长,刘彩云已经招供了,人就是他们娘俩杀的,还有什么可说?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!胡说!”窦自力大叫,“我娘是被你们陷害的!她所说的一切都是被逼迫的!”

    “你才胡说,我们同事跟老太太谈得好着呢!”赵玉不服。

    “好!好!”王局长急忙摆手,对赵玉说道,“既然您坚持,那这样行不行?我们先把窦自力押回警局,再把她的母亲也抓回警局,然后咱们按照程序处理好不好?”

    王局长说的话没有毛病,不管窦自力和刘彩云是不是嫌疑人,也都得按照正规程序处理。

    可是,赵玉知道一鼓作气的道理,如果现在不能把窦自力一拳打垮,等他缓过劲儿来,恐怕还有功亏一篑的可能。

    想到此,赵玉赶紧朝曾可使了个眼色,那意思是想问一问曾可,刘彩云那边是否有新消息传来?她是否已经全部招认?

    然而,曾可却是无奈地摇头。原来,刘彩云只承认自己是杀人犯,与窦自力无关,而且拒不交代具体情节!

    糟糕!

    赵玉不禁大失所望,如果刘彩云拒不交代,窦自力再死不承认的话,那这件事可就麻烦了!

    “赵组长,怎么样?”王局长催促道,“有什么话,咱们先回警局再说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唉!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赵玉也是没有理由坚持,只好无奈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王成岗局长赶紧冲手下摆手,众人一拥而上,立刻簇拥着窦自力往甲板上走去。

    就在窦自力从赵玉身边经过的时候,他狠狠瞪了赵玉一眼,眼神中既有邪恶与阴沉,也有冰冷与挑衅……

    啧啧……

    看着窦自力被人押走,赵玉心头不免一阵沉重。他非常清楚,一旦回到警局去走正规程序,窦自力脱罪的机会很大!只要他和刘彩云死不松口,警方根本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于是,他又焦急地看了一眼手机,希望能从冉涛和吴秀敏那边传来什么好消息。

    谁知,好消息没来,坏消息却是先到了。赵玉刚看一眼,手机便响了,竟然是联络员陈卓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接听后,陈卓只说了几个字,赵玉便全听明白了。看来,肯定是王成岗局长已经把他的事情上报给了刑事厅,这是陈卓前来询问情况呢!

    奶奶个熊……

    赵玉在心里骂了一句,不等陈卓说完,竟然直接把电话挂掉了。下一秒,赵玉将他那恶毒的眼神看向了窦自力。

    好吧!

    窦自力,是你自找的!为了破案,老子只能释放自己的终极大招儿了,这一次,我看你还招架不招架得住!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