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770章 口舌争锋
    原来,由于本案关系重大,在调查过程中,特调组有意限制了调查权限,警员们只是被分配到了不同的任务,却并不能对整个调查情况完全了解。

    所以,知道特调组正在调查灯塔事件的人并不多。而且,虽然当地人都知道几十年前的灯塔杀人案,可是对于刘彩云这个名字却并不熟悉。

    因此,当赵玉声称窦自力的老妈就是刘彩云之后,警员们才会有此一问。

    曾可明白什么意思,赶紧把灯塔案的来龙去脉,简单地跟几名警员介绍了一下。当他们得知,原来刘彩云就是当年那个守塔人的妻子之后,这才终于露出了惊诧之色。

    “啊?不会吧?竟然是那个……那个……”有一位年长的警员对灯塔案记忆尤深,听完之后,他急忙看向了窦自力,惊异无比地问道,“窦队长,这……是真的吗?阿姨就是……刘彩云!?而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真的假不了,假的真不了!”赵玉面对着窦自力言道,“窦队长,你心里应该很清楚,自从我决定要调查灯塔案的时候,你就应该会想到,我迟早会查出这件事来的!

    “你不要以为,你老妈没有上户口,而窦家庄的资料上又显示你父母双亡,我们就不会再往下查了!”

    赵玉所言非虚,他虽然是在设圈套,却并不是无的放矢。他之前所说的,要等吴秀敏和冉涛就位,其实就是在等待这个重要结果。

    尽管年代久远,但警局档案中还是保存有刘彩云当年的照片,当吴秀敏和冉涛见到窦自力的母亲之后,根本用不着什么dna,只需要比对一下照片,便可以确认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而且,吴秀敏是心理专家,当她和冉涛进入窦自力家,与老太太“愉快”攀谈之后,她更加确信无疑,老太太就是那个失踪了几十年的刘彩云!!!

    此消息无疑最为重要,只有确认窦自力的母亲是刘彩云,他们之前的所有假设和猜测才能成立。

    确认了身份,就有了杀人动机!

    “窦自力,你还不承认吗?”赵玉冷笑,“你就是当年那对守塔人夫妇的孩子!蔡项斌杀了你的父亲,强*暴了你的母亲。如今,蔡项斌的侄子蔡金达,却又编了一个不靠谱的剧本来污蔑你的父母,你咽不下这口气,所以你要杀人报复!”

    赵玉说完之后,全场一片安静,空气都仿佛凝固了一般,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看向了站在场中央的窦自力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呵呵呵……哈哈哈……”谁知,窦自力在沉默了几秒之后,竟然放声大笑,笑得人们鸡皮疙瘩直冒。

    “赵组长,我承认,我没有上报这件事情,是我的不对!”窦自力眼神邪异地说道,“可是,你也不用这样编排我吧?说我是杀人凶手,可是有些过了啊?就算我妈妈是刘彩云,就算蔡金达污蔑她,我也不见得非要杀人啊?那可是六名死者,这个罪名我可是担不起呢!”

    “还敢狡辩!”曾可说道,“其实,你的目标只是蔡金达而已,可你在杀他的时候出现了意外!所以,你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又杀了更多的人!”

    “啊?这……意外?”老警员不可理解。

    “长官,长官,拜托,拜托……”这时,那位已经湿身的小警员拿着手机跑进来,十万火急地对赵玉说道,“我们王局长的电话,你接一下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没空!没看犯人马上就要坦白了吗?”赵玉摆手,用命令口吻说道,“这样吧,你干脆打开免提,让你们王局长和警局的同事们一起听听吧!”

    “赵组长!开玩笑是有度的!”窦自力有些急眼,没好气地吼道,“拜托你们动动脑筋,好好想想行不行?我是刑警队长,我虽然没有什么丰功伟绩,但最起码的原则和道理还是懂的!就算我想要为我妈妈讨个公道,我可以有很多种办法的,比如……

    “比如,我可以采取法律手段什么的!”

    “采取法律手段?”赵玉摇头,“如果你老妈不怕被媒体曝光,为什么这么多年都要隐姓埋名呢?”

    “真的……”窦自力一脸无辜地说道,“你们为什么不相信我?好!好吧!就算我不想曝光,不想采取法律手段!那我也有得是办法啊!

    “在曲梁谁都知道,那些跑船的都得给我面子,只要我一声令下,别说一个区区小剧组,再大的电影团队也能把他们轰跑了!可是……”窦自力攥着拳头说道,“我不可能去杀人啊?

    “好啦赵组长,我知道错了行不行?在这件事情上,我真的不想隐瞒你们!”窦自力忏悔般说道,“这么多年,我妈妈隐姓埋名真的很不容易了,我真的不想因为案子的事情把她牵扯出来,再重新往她伤口上撒盐啊!隐瞒实情是我的不对,求你大人有大量,别玩儿我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窦自力的话立竿见影,那些本已对他产生怀疑的警员们,再度被说服,一个个用近乎央求的目光看着赵玉,想要为他求情。

    “漂亮!漂亮!”赵玉再一次鼓起了掌,点头说道,“窦队长真的是好本事,只当一个区区的刑警队长真是屈才了!看来,必须得跟你动点儿真格的,你才知道赵王爷有几只眼啊!曾可,关门-放狗!”

    什么!?

    众人一愣,纷纷后退。

    赵玉急忙扬起手臂补了一句:“开玩笑,缓解一下气氛而已!呵呵呵……曾可……大屏幕!”

    “哦!”曾可答应一声,立刻将卖鱼小女孩母亲的资料投影到了大屏幕上。

    “各位请看!”赵玉指着屏幕介绍道,“这个人,是去年被捕的一名入室盗窃的女窃贼。此人用一种人工调配的迷药迷晕了富商一家,然后入室行窃,最后被我们了不起的窦队长给捉住了!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验证了那种迷药的配方,你们猜怎么着?”

    “怎么着?”见众警员犯傻,曾可只好亲自给赵玉搭了句茬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赵玉切换了一下画面,“这种迷药的配方,竟然和迷晕了孤岛杀人案受害者的迷药一模一样!!!”

    “哦?”众警员这才听懂了赵玉的意思,再一次张口结舌。

    “那好啊,既然找到了这么重要的线索,那就应该追下去嘛!”窦自力摆手示意,“我记得那个女贼,她自己绝对制作不出来,肯定还有同伙。所以,我们只要找到她的同伙,就能找到线索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水仙不开花你丫还给老子装蒜呢!”赵玉用手一指窦自力,“那个偷走了女飞贼迷药,然后用其迷晕剧组人员的人,根本就是你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何以见得?”众警员惊骇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胡说八道吗?我留着窃贼的迷药做什么?”窦自力摇头。

    “谁知你留着做什么?肯定脑子里没想好事呗?”赵玉吐槽,“法医已经检验到,剧组人员所中的迷药和女窃贼的是同一批次,并且有过期现象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女窃贼的同伙干的,没必要使用过期产品吧?再者说,据我们核实,女窃贼原来在县医院当过药剂师,她根本就没有同伙!而你刚才却说你了解她?”

    “她没有同伙也不能说成是我啊?这太荒谬了……”

    窦自力话没说完,赵玉却眉毛一挑,用力言道:“放心,本来就没指着你会轻易认罪,我们这才刚刚开始呢!下面我们再说说烟头的事儿吧!我们在案发现场附近发现了许多红梅牌的烟蒂,这可是窦队长经常抽的牌子呢!”

    “切,抽烟的人多了!”窦自力无奈,“也有可能是我丢在那里的啊?”

    “注意,烟头可以化验,所以,我们一定可以证实,烟头是你丢在那里的,只不过……”赵玉的眼神忽然变得凶恶,“它并不是你在案发之后丢在那里的!而是在案发之前!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