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769章 刘彩云是谁?
    “嚯哈哈……”赵玉狂笑三声,春风得意地说道,“窦队长啊,这下……你还有什么话好说?”

    其实,赵玉的狂笑并非做作,而是有着鲜明目的的,这叫做先声夺人,先从气势上把对方压倒,后面的事情才好办。

    在以前混江湖的时候,赵玉可是深谙此道,屡试不爽。

    “赵组长,我不明白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窦自力沉着脸说,“你没看到吗?李倩正拿枪对着我呢!她可是嫌疑犯啊!还有,张勇驾船逃跑,很明显他们两个才是真凶!”

    “呸!”李倩呸了一声,悲声大放,泪如泉涌,“你还狡辩?你这个杀人犯!!!”

    “长……长官……”这时,几位警员已经懵得不行,急忙向赵玉询问,“这…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我们到底是哪一拨儿的?”

    “大波儿得呗!”赵玉冷笑一声,冲窦自力说道,“窦队长,先说正事儿,把枪扔了!缴枪不杀,否则死啦死啦滴油!”

    “喂,你们还看不明白吗?”曾可一面用枪指着窦自力,一面对警员们解释道,“你们的窦队长才是孤岛杀人案的真凶!”

    “什么!?不会吧……”众警员闻言差点儿栽倒在地,一个个脸如茄子一般。

    “哼!”赵玉用手指示意了一下窦自力腰间的手枪说道,“没想到吧窦队长,老子略施小计,就让你原形毕露了!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!放开我!没看到吗?快艇是我自己开回来的,你们领导让我这么做的!我只有这样才能回家!”这时,甲板上传来一阵吵吵,但见刚才把快艇开走的张勇已经被另外两名警员抓了回来,其中一名警员正是之前落水的那位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放开他,放开他吧!他说得没错,这一切……都是我安排的!”赵玉冲两名警员打了个响指。

    “听见了吗?听见了吗?”张勇忙不迭地说道,“要不然,我傻啊,我抢警察的快艇,闲死得慢吗我?”

    “啊!?怎么回事?”当三人来到办公室门口,看到里面的奇怪场景之后,全都不约而同的啊了一声,然后齐刷刷愣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“快!枪!”曾可用手枪点了点窦自力,“拿过来!你懂规矩的!”

    “张勇逃跑也是演戏?”窦自力无奈地摇了摇头,这才解开枪套,用两根手指把枪捏了出来,丢在了赵玉脚边。

    “窦队长……你……怎么……”几位警员还是不能相信眼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赵组长!”窦自力一脸无奈地说道,“我真的很不明白,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我跟那些死者无冤无仇的,根本都不认识,我怎么又变成凶手了?这简直就是荒天下之大谬啊!”

    “喔?还挺会拽词儿的,文采不错,真给我们警察长脸啊!”赵玉捡起窦自力的手枪,轻描淡写地说道,“行了,你知道规矩,既然我们决定阴你,就已经掌握了十足的证据!所以,还是别浪费时间了,是我说还是你说?”

    “别这样好不好?”窦自力冷冷摇头,满脸不屑,“我犯了什么错?你们该不会是破不了案,拿我们这些下属当撒气筒吧?”

    “啊?”众警员毕竟都是窦自力的同事,听到他如此说话,全都惊疑不定地看向了赵玉,最外面的一个则赶紧抄起手机,给王成岗局长打电话去了。

    “还狡辩,有用吗?”曾可见窦自力没有了武器,这才放下胳膊,说道,“如果你心里没鬼,你为什么不跟着我们去追犯人,却要留在办公室里呢?”

    “警官,我不是犯人,不是啊!”张勇辩解。

    “比喻,比喻!”赵玉澄清。

    “对!”李倩却依然用枪指着窦自力,激动地说道,“我亲眼看到,他想销毁谢昊的那张内存卡!我全都录下来了!他不是从正门进来的,而是从阳台绕过来的,为的,就是躲开摄像头!凶手,就是他!!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窦自力摊开双手冷笑,“拜托,你说清楚点儿好不好?内存卡这不好好地在这里了吗?还是,让我来告诉你是怎么回事吧!”窦自力收起笑容说道,“我刚才看到张勇逃跑,就去到驾驶室呼叫总部去了!

    “可驾驶室没有人,我也不会呼救,就想着打电话!”窦自力已经恢复了镇静,说得极为自然,“所以,我去到了栏杆边!可是,我正要打电话,却忽然看到特调组办公室里闪过了一个人影,我担心有人想趁火打劫,所以就飞快地跳过栏杆,从阳台那边跑了进来!

    “你刚才看到我去动内存卡,是因为我担心内存卡会被别人动过,那是上去查看呢!却没想到,竟然遇到了这么一出……”窦自力狠厉地指着李倩说道,“而你呢?你又拿摄像机,又拿手枪的,你是什么意思?要我看,你就是那个黑影,真正想要销毁内存卡的人是你才对!要不是我突然赶到,恐怕内存卡早就被你毁于一旦了!”

    “你!”李倩激动得浑身颤抖,歇斯底里地吼道,“你血口喷人!”

    “赵组长!”窦自力面向赵玉,重重说道,“我理解您的心情,案子出在我的地头上,我也想快点儿把案子破了!可是,你们这种做法,实在太让人寒心了吧?不能因为是领导,就可以乱来!”

    “哇!厉害,厉害,厉害啊?”听到窦自力的话,赵玉竟是情不自禁地鼓起了掌,“窦队长果然机智,这样被动的情况下都能被你翻盘,真是了不起,佩服佩服!嚯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领导……领导……”一位年长的警员赶紧向赵玉劝解,“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?我们窦队长是查案的主管刑警,他怎么可能是杀人凶手呢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哪有自己查自己的道理?”另一个附和。

    “傻啊你们?就因为自己查自己,才能让他蒙混过关呢!”曾可着急辩解。

    “可是,杀人总得需要一个理由,窦队长……怎么会?”老警员还是不信。

    “呵呵,”赵玉先向李倩点了点头,示意她放下手枪,然后才笑着对众人说道,“好吧,既然窦队长不肯坦白从宽,那就由本组长亲自为大家揭晓答案吧!各位,见证奇迹的时刻,就要到了!”

    说着,赵玉打开自己的手机,从里面调出了两张照片来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大家都看看啊!”赵玉把手机举给那些警员们看,“还记得几十年前的永进岛灯塔杀人案吗?这第一张照片上的人,就是当年灯塔案的当事人刘彩云!”

    听到刘彩云的名字之后,赵玉本以为众人得好好震惊一下,可没想到,大家还是大眼瞪着小眼,没有什么特殊反应。

    而已经恢复了镇定的窦自力亦是早有心理准备,当刘彩云的名字出口之后,他亦是毫无波动。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这第二张照片上的人,我好像认识啊!”那位老警员看着手机说道,“这个人,不就是窦队长的妈妈吗?是阿姨啊?这……”

    众警员这才将目光看向了窦自力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才看出来啊你?”赵玉打了一个响指,朗声说道,“我们已经派专业的鉴证人员比对过了,你们猜怎么着?窦自力队长的老妈,就是刘彩云!!!”

    “哇!”这一下,警员们终于发出了预料中的惊呼,那位落水的小警员急忙向赵玉问道,“领导,领导,刘彩云是谁啊?”

    我倒……

    听到此话,赵玉差点儿没把手机扔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