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763章 吴姐有危险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……”曾可一面念叨着,一面继续敲击键盘,努力地寻找窦自力的信息。

    原来,别看窦自力邋邋遢遢的,可在工作方面却是一个劳模般的人物。

    曲梁这种地方虽鲜有罪案发生,可渔民之间的冲突却是不少,就像赵玉昨天经历的殴斗事件那样,渔民们生性直爽,脾气暴躁,一言不合就会干仗。

    而窦自力正是处理这种纠纷的行家,在当地渔民心中有着很高的地位,一般只要他出马,全都能轻松解决。

    但其实,处理民事纠纷,根本都不是他们刑警该干的事。也正因为如此,窦自力深得当地领导器重,这才一步步走到了刑警队长的位置。

    不过,恰恰因为窦自力的能力超强,所以赵玉才会对他更加怀疑。因为就孤岛杀人案来看,普通人绝难做到。

    “如果……如果真是窦自力的话……”曾可兢兢战战地说,“一个烟头,一个小小的烟头竟然能找出凶手,组长啊,我感觉你就要出大名了,这简直就是福尔摩斯在世啊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曾可的恭维,赵玉却仍在深深地思考着案情。其实,曾可说的烟头不过是个小小的引子罢了,早在烟头之前,赵玉便已经隐隐有所察觉。而且,他最后之所以能把视线转移到窦自力身上来,除了烟头之外,还有系统卦文的功劳。

    因为,连续三天开出的“艮离”卦,不得不让他有所觉悟。离代表朋友,可是这三天之内,能够称得上朋友的,显然只有窦自力一个!

    可是,虽然称得上朋友,可自己与他没有深交,可系统依然用离卦来表示,难道……这里面会有所暗指?

    “组长,如果窦自力真的是守塔人夫妇的孩子,”曾可一面查找信息,一面猜测,“那会不会,他是被窦家庄这对夫妇领养的?可是……如果是领养的话,他当时那么小,又怎么可能知道自己的身世呢?我吧,还是感觉,为了报复侮辱自己父母的人,就动手把人杀了,还是太勉强了些,除非这个人心理有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曾可故意看了看赵玉,可赵玉仍然对着电脑屏幕发呆,而且表情显得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怎……怎么了,组长?”曾可弱弱地问道,“你不会是,又想到什么邪门的东西了吧?”

    “啧啧……”赵玉用力地砸了咂嘴,紧锁着眉头说道,“虽然牵强,但不是不可能……窦自力挺直腰板,收起头发,戴上棒球帽,换上郭一航的衣服,外貌和体型也都基本一致……

    “他当了那么多年的刑警队长,连捅数刀,却不致命也是可以做到!天那么黑,康乐明被刺的时候又惊慌失措,很容易把他当成郭一航……”

    “喔……”曾可简直看傻了眼,嘴巴都张开了老大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谁知,赵玉紧接着一个大转折,却顿时把曾可打回了原形,“可是,还有一点,却没办法解释得通啊!”

    “哪……哪一点?”曾可忙问。

    “其他的事情都能解释,可是……如果凶手是窦自力的话,”赵玉紧皱眉头说道,“他怎么也是个局外人,就算他提前调查过这些剧组人员,却也没有可能,会知道乔如雪的事情吧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也是……”曾可恍然大悟,“这么一来,就没有办法解释,凶手在死者身上留下线索的事情了!嗯……”曾可眼珠一转,猜道,“是不是,他抓住了蔡金达,逼蔡金达说的?嗯……算了……不对,根本毫不相关……窦自力怎么会问这么毫不相关的问题?”

    曾可摇头,赵玉亦是大皱其眉。如果窦自力是冲着蔡金达报仇来的,他根本没可能知道乔如雪的事情,毕竟像头孢呋辛那样的细节,甚至连乔如雪本人都不知道呢!

    这……怎么都解释不通……

    难道……凶手不是窦自力,亦或者……留下那些线索的,另有其人?

    “嗯……不管怎么说……”赵玉咬牙说道,“我们还得好好查查窦自力的事!目前。我们所有的猜测全都建立在他是守塔人夫妇孩子的基础上,如果不是,等于咱俩全都在这里想入非非了!”

    曾可撅了撅嘴,心里说话,貌似想入非非的,只有组长你自己一个吧?

    就在此时,赵玉的手机适时响起,电话是吴秀敏打过来的:

    “组长,我起了个大早,到你说的渔船市场打听过了,小女孩一家的资料全部搞定,给你发过去了哦……”吴秀敏说道,“不过,我看了一遍,应该没有什么问题,你们再看看吧!”

    说话间,曾可的笔记本上滴滴一闪,吴秀敏查到的资料,便已经送达到位。

    “那么……”吴秀敏又道,“我还继续昨天的那条线不?去寻找守塔人夫妇的直系亲属?”

    “好,”赵玉忙说,“抓紧一下,这条线真的非常重要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吴秀敏挂掉电话,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“如果吴姐能够找到守塔人的直系亲属,”曾可点头说道,“那我们就能够和窦自力比对一下了!万能的dna啊,到时候,就全都能搞清楚了!”

    “对,”赵玉点头,“不过,窦家庄也得有人去一趟才行,而且,必须是咱们自己人!嗯……我得给冉涛打个电话,看看他到哪儿了?”

    说着话,赵玉掏出手机,给冉涛打电话去了。而曾可却打开吴秀敏发过来的资料,认真查看起来。

    “哇,搞什么嘛!”看到小女孩的资料之后,曾可不禁眉头一皱,“明明告诉我是目击者,怎么又变成调查对象了?一个卖鱼的小女孩,这有什么可调查的?”

    十分钟之后,赵玉终于打电话回到了曾可跟前,问道:“吴秀敏的资料呢?我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哇,组长,你怎么打电话打了那么久?”曾可一面把资料给赵玉查看,一面幸灾乐祸般地说道,“是不是,冉涛还在金海跟乔如雪打得火热呢?要换成我,骂他一个小时都不多!”

    “奶奶个熊,闪开!”赵玉没好气地骂了一句,直接把曾可辇到了一边,然后认真仔细地查看起小女孩的资料来。

    虽然过了这么长时间,可赵玉仍然坚信,副本奇遇开在小女孩的鱼摊上,应该是另有原因才对。

    别忘了,前天的副本奇遇指向了灯塔,很明显是提示他,案情跟有关!所以,在这个卖鱼的小女孩身上,也说不定藏着什么线索。

    不过,在认真查看了一遍之后,和吴秀敏、曾可一样,赵玉也没有看出什么明显的毛病来。只不过,他没有想到的是,小女孩的父亲是个普通渔民,可母亲却是一个小偷!而且,因为入室盗窃,她母亲正在坐牢。

    小偷!?

    赫然间,赵玉竟是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崔丽珠来。崔丽珠至今仍在百灵警局接受审查,而赵玉为其申请的假释令还迟迟未有结果。不过,既然焦处长已经答应了自己,想必用不了多久,崔丽珠就可以成为他们特调组的临时组员了。

    唉!

    多个人多个帮手,如果眼前这件事情有这个女飞贼帮忙,或许自己会更加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查!”曾可看到赵玉盯着小偷俩字若有所思,便以为是赵玉想要他细查一下,于是,他将手探到键盘上,咔咔几下,便把小女孩母亲的资料调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但见屏幕上显示着,小女孩母亲因为入室盗窃而被判入狱七年监禁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赵玉回忆了一下,说道,“入室盗窃而已,什么时候,判得这么重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啊,你看,这里写着呢!”曾可指道,“此人用事先准备好的迷药,将富商一家迷晕,然后实施的盗窃,由于对人身造成了威胁与伤害,所以才从重判刑的!”

    “迷药,什么迷药?”赵玉扭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吧!等一下……”曾可慢慢地往座位上蹭了蹭,把赵玉挤了出去,这才咔咔咔地一通猛敲,很快便调出了警方的官方档案。

    结果,当二人齐刷刷地瞅到档案资料之后,竟然全都傻傻地愣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但见在迷药一栏上清清楚楚地写着,罪犯使用的是二甲噻丁与苯二氮卓类的混合镇静剂,用量过度的话,甚至会引起受害者死亡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迷药的成分……”曾可说话已经不利索了,“和孤岛杀人案的迷药一样啊!”

    “曾可,快特么看看,是谁抓的她?”

    随着赵玉提醒,曾可轻轻一点,档案中,便赫然弹出了一个人的名字“窦-自-力”!!!

    “组……组长……坏了!”曾可噌地冒出一身冷汗,急急忙提醒赵玉,“这信息既然是吴姐查出来的,那……吴姐她……会不会……有危险!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