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762章 毛骨悚然的推论
    “不会吧?组长,你吓着我了,真的吓着我了,鸡皮疙瘩出来了都!”曾可表情难堪地说道,“这怎么可能呢?你竟然怀疑……窦队长?这……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让你查你就查,哪儿那么多废话!”赵玉黑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嘘……嘘……”谁知,曾可忽然嘘了一声,然后惊疑不定地指了指周围。

    赵玉明白,他的意思是,如果真的怀疑窦自力有问题,那办公室里会不会被人安装了窃听器?

    “放心吧!”在案发之前,赵玉早已启动了为期9天的隐形探测器,如果屋里有窃听装置的话,他早就会起疑心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查,我查……不过……”曾可坐在电脑跟前,歪头说道,“你的话还是有点儿过了,天底下还从没出过这样的事情,凶手会是调查案件的主管刑警?怎么可能?根本就没有动机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怀疑,怀疑而已!”赵玉终于道出了实情,“我只是觉得,窦自力身上有古怪,可没说他一定就是凶手,也或许……他可能知道些什么,而没有告诉我们呢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曾可一面敲击着电脑,一面疑惑地问,“窦队长哪里有古怪了?我怎么没看出来?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在那包无效证物里面看到了很多烟蒂,”赵玉琢磨着说道,“其中,有很多都是红梅牌的,窦自力抽的就是这种烟!里面新的旧的都有!别忘了,那些烟蒂可都是从案发现场附近找到的!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哪又能说明什么?”曾可反对,“你都看到了,窦队长是个烟鬼嘛!岛上有他的烟头,纯属正常啊?而且,抽红梅烟的人多了去了,也不见得都是他抽得啊?”

    “曾可,我记得上明确要求过这一点,案发现场不允许抽烟!”赵玉说道,“窦自力身为刑警队长,怎么会随便在现场丢烟头呢?所以,我觉得这些红梅烟头,很不合理!”

    “组长,你是不是多虑了……”曾可看到赵玉的精神状态不太稳定,担心地问了一句,“只是烟头而已,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有新的和旧的?烟的种类多了,可证物袋里面,差不多全都是红梅!”赵玉不客气地打断曾可道,“我怀疑,窦自力很可能经常到永进岛上来,没准儿,在案发时间,他也到过现场!”

    “别……别……您可是专业的,您应该知道,这不过是口头推论而已!”曾可有些惊慌失措,忙说,“既然您起了怀疑,那刚才就应该留下那包烟蒂,然后检测一下,不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我靠,你傻还是我傻?”赵玉瞪眼,“拿着烟蒂去检测,岂不一下就让窦自力知道了?我跟你说,如果窦自力真的贼喊捉贼,参与了这场谋杀,那咱们几个现在全都有危险了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的天……”曾可楞了一下,赶紧低头拼命敲击键盘,不一会儿便把窦自力的个人档案调了出来,“窦自力,原名窦海生,云岩市胜利县窦家庄人,现居住在曲梁北院街123号。家庭情况……嗯……父母双亡,结过一次婚,育有一女,判给了前妻冯欣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慢点儿,念慢点儿……”赵玉一面说着,一面来到电脑前紧张地查看。

    “个人履历,哇……原来,窦队长当过兵啊……”曾可指着其中一条说道,“还是侦察兵,我去,还是个连长!还得过那么多荣誉勋章……”说着,曾可抬头看了赵玉一眼,“你看他那邋邋遢遢的模样,竟然还当过兵!”

    侦查兵?

    刹那间,赵玉想起昨天窦自力在沙滩上夺剪刀摔人的情形来。虽然只做了一个动作,但赵玉可以看出,窦自力的身手绝对不凡。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曾可惊疑不定地问道,“警察当过兵也是很正常的事情,您不能因为这个就怀疑他吧?”

    “曾可,”赵玉开口叫住了他,言道,“我们不妨设想一下,如果凶手真是窦自力的话,会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赵玉只说了一句,曾可便乖乖地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,就是现在这种情况呢?”赵玉双手抱肩,若有所思,“我们查来查去,却毫无头绪,脑子里还得时刻想着那个郭一航?你不觉得,正是因为这件案子太没有头绪了,我才会怀疑窦自力的吗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这……可是……”曾可拧着眉毛认真思考,终于想到一条至关重要的反驳理由,“组长,说一千道一万,还得说一下杀人动机啊?如果是窦自力,干嘛要杀人?”

    “你看……”赵玉伸手指了一下电脑屏幕,说道,“窦自力今年34岁,你算一下,他出生的那一年,是不是正好是灯塔杀人案发生的那一年?”

    “啊!?”听到赵玉的话,曾可差点儿没从椅子上摔下来,他震惊地抓着头发,颤抖着说道,“别别别……不带这么玩儿的!福尔摩斯里面,也没有这样的……这样的事儿啊?哎呦,我的小心脏,跟听鬼故事似的好像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窦自力是守塔人夫妇的孩子,那么……他就有了杀人的理由!”赵玉说道,“蔡金达到岛上来拍这部电影,摆明了就是对他父母的一种侮辱!尤其是他的母亲!所以,他想趁机杀掉蔡金达,可在杀人过程中却出现了意外,所以,他才下了如此重手,又杀了别的人!

    “窦自力当过侦察兵,又是个经验丰富的刑警队长,”赵玉仿佛魔障一般讲述着自己的猜测,“所以他不但知道怎么杀人,也知道该怎样误导警方,排除自己的嫌疑!他清楚地知道,案子发生之后,他会是主管刑警,所以,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!这才叫真正的天衣无缝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不过……可是……但可是……”曾可被赵玉说得哑口无言,甚至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“采用不同的死亡方式,不同的死亡地点,然后又留下活口,这些都是他故意安排下的,”赵玉还在继续着自己的疯狂推论,“为的,就是混淆警方的视线,让咱们把所有的精力,全都转移到郭一航身上去!正如咱们之前说过的那样,只要郭一航找不到,案子就很有可能最终写到黄皮本上去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可是……可但是……我还是觉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记得,”赵玉却不由分说般地继续道,“咱们第一天查看现场的时候,我本来在灯塔下面提到了剧组在拍什么剧情的事吗?当时,是窦自力主动打断的我们!那么……他为什么打断,是不是不想让我们把注意力转移到剧情上去?

    “还有,再后来,当窦自力向我们亲口讲述当年灯塔事件的时候,他前半截一直说得挺流利的。可到了后半截,说到人们怀疑刘彩云才是杀人真凶的情节上,他却寥寥数言带过,还说自己也都是道听途说。你们当时没有看到,他的脸色根本不对劲儿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等一下,组长!”曾可终于打出了一个暂停的手势,然后指着电脑对赵玉说道,“这里写得很清楚,窦自力是窦家庄人士,父母双亡,他的父亲不是守塔人,母亲也不是刘彩云啊?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”赵玉用手指一戳屏幕,“这才是接下来,我们真正要寻找的真相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