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761章 无效证物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赵玉猛地打了一个冷颤,身体蓦然失去支撑之后,他重心一歪,直接朝地面摔去。不过,出于本能反应,他还是伸手抓住了桌子的边缘。

    然而,赵玉力大,那桌子跟着打了个趔趄,差一点儿跟着赵玉翻倒……

    咚……

    赵玉摔在了地上,桌子上的文件纸张漫天乱飞,犹如天女散花。

    “组长,组长……”旁边的曾可吓坏了,赶紧跑过来搀扶,“组长,怎么了这是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哦哦……”赵玉趴在冰冷的地板上,看到阳光照射到了自己的手指,这才恍然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闹了半天,他刚才只是做了一个噩梦而已。昨天晚上,他查看案情资料查看得太久,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睡梦中,他竟然梦到了那位曲萍组长!曲萍组长还是穿着那身干净明亮的警服,然后笔挺挺地站在赵玉面前,对她说了些什么……

    赵玉记不清,她说得都是什么了,可是看到曲萍组长的神情,应该是在谆谆教导着自己什么……

    可是,赵玉却是依旧顽劣,根本不听,而且还故意堵住耳朵气她……

    再然后,等到梦快醒的时候,赵玉就看到一片金光从曲组长身上散发而出,然后人就不见了……

    直到这时,赵玉才着急地大叫起来,可他扯开嗓子,却是根本喊不出声音,惊吓之下,这才赫然梦醒……

    曾可把赵玉从地上扶起,给他拉过一把椅子,说道:“你昨天熬得太累了,等着,我去给你倒杯水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赵玉抹去了额头上的汗水,心中不由得涌起一股深切的怀念之情。时隔这么久,他几乎快要忘记曲萍组长的样子了,可没想到,在睡梦中,曲组长容颜依旧,还是那样的正气浩然……

    他稳住心神,又用心地回忆了一下梦中的场景,可是,他真的记不起,曲萍组长到底在梦中跟他说什么了?

    曲组长……

    赵玉喃喃念叨了一下她的名字,不知道,自己为何会在这样一种时候,梦到她?

    昨晚,赵玉几乎把所有的案情资料,全都从头到尾的查看了一遍,他甚至把剧组拍摄的影片,也全都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如此一件惊天大案,案情资料自然琐碎繁杂,看得久了,眼都会花。赵玉亦是毫不例外,他本想从中获得什么灵感,可到头来却仍旧是一团乱麻。

    “来吧,喝口水!”曾可把水杯端过来,说道,“组长,你先休息休息,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,别太着急了!”

    赵玉咕噜噜喝了几口,脑中却还在用力地思考着。喝完之后,他忽然冲曾可问了一句:“曾可,关于这件案子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“我嘛……”曾可苦笑一声,说道,“基本上,组长怎么看我就怎么看喽!不过,我可以小小总结一下,您听听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哦?说!”

    “我认为,案子的关键就在郭一航身上!第一,如果凶手是郭一航,那么案子其实已经明朗了,只要抓到郭一航就可以真相大白!”曾可知道赵玉脾气,第一点说完,立刻又接上了第二点,“但是,如果凶手不是郭一航,那就肯定是凶手想利用郭一航栽赃嫁祸,掩盖真相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你……”赵玉想骂他一句,你的话跟没说一样。

    可是,曾可却快速地说道:“我知道,我们之前也是这样猜测的!但是,组长,我认为,如果是第二点的话,那么我们的案子就真的不好破了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人证有物证,从理论上来讲,不管郭一航在哪里,他都是本案的第一嫌疑人!”曾可言道,“所以,只要郭一航不出现,案子就没法破!所以,咱们仔细想一想,如果凶手已经把郭一航杀死,并且把尸体藏了起来,那么……只要找不到尸体,真正的凶手岂不就永远可以逍遥法外了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有道理!”赵玉点头说道,“所以,这个凶手非常聪明,而且对警方的侦破手段,还有司法程序也都十分了解!这个人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霎时间,赵玉又想起了高发财法医的推测,凶手下手干脆利索,要么杀过人,要么有过专业训练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永进岛上的这场杀人大案,又是一个职业杀手干的?亦或者……不是一个,而是和急速杀人案那样,是一个团伙?

    可是……杀人总得有动机,一个普通的拍电影的剧组,能得罪谁呢?不为钱,也不为色,干嘛要杀人?

    “组长,我看你又添加了不少东西呢!”曾可指着白板上一些被红笔圈起来的地方问道,“你认为这都是重要的资料吗?”说着,曾可仔细看了一眼,还念出了声,“郭一航有心肌炎……康乐明说他们的快艇快没油了,只能开回陆地,不能开太远……还有,这是什么?地图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康乐明被刺的防风林!”赵玉说道,“在所有受害者之中,只有康乐明跑得最远,凶手明明可以在任意的地方解决他的,却偏偏要他跑了那么远出去,我想知道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那这个呢?”曾可又指着白板问道,“卖鱼的小女孩,又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我还没有想好……”赵玉随口解释道,“可能,我觉得……她卖鱼的地方距离凶手丢弃快艇的地方比较近,所以随便问一下吧!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不过,窦队长的人不是已经都查过了吗?”曾可提醒道,“早晨出海的渔船,岸边的商贩,他们全都拉网式的排查过了!我看,要想找到开快艇的人,真的够呛了!他们曲梁海边都是大片监控盲区,而且又是大半夜的……”

    曾可还没说完,办公室外面忽然响起了王成岗局长的招呼声,二人闻声推门出去,但见王局长又给他们送早点来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赵组长啊,”王局长满脸堆笑地说道,“豆浆油条,不知合不合胃口啊?还有……还有我们当地的海鲜小菜,您快来尝尝吧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王局长带人把盛有早点的保温箱抬上船的时候,正有另外一组警员,从甲板上往下抬东西,那些东西被分装在许多个大纸箱子里面。

    不料,船头窄小,当两组人擦肩而过的时候,某警员一不小心没有拖住底,有许多东西从箱子里哗啦啦地掉了出来。掉出来的东西全都装在一个个透明的证物袋里,登时洒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哎呦,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!”几位警员赶紧低头去捡。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小心点!”王局长和蔼地叮嘱了一句,然后先把保温箱抬向了赵玉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赵玉看了一眼那些掉落在地的东西,由于东西装在证物袋里面,所以他好奇地问了一句:“这些……都是什么东西啊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正在捡拾的警员赶紧起身打了个敬礼,然后回答道,“报告领导,这里面装的,都是我们从案发现场附近搜索到的无效证物,窦队长让我们先抬回曲梁警局,然后慢慢处理。”

    无效证物?

    赵玉低头仔细一看,登时明白了。但见那些证物袋里面装着的,都是像瓶盖、烟盒、食品袋之类的垃圾。这些东西显然不能成为重要证物,所以被称为无效证物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名为无效,但是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,这些东西还是要被送回警局,由鉴证科一一查验的。鉴证人员会一个不落地仔细检查,看看上面有无血迹,亦或指纹之类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赵玉呼了口气,竟然蹲下身,伸手捡起了其中一个袋子。

    “别别别,太脏了,您是大领导,怎么能让您捡呢?”旁边的警员赶紧劝阻,可赵玉却已经把那个袋子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但见袋子里面装着的,全都是抽剩下的烟蒂,有的已经很脏,脏得几乎快看不出样子。

    看着袋子里的烟蒂,赵玉似乎是将思绪停留在了某个念头上,这一看之下就是好几十秒。

    此时间,警员们早已把其他证物收拾完毕,就差赵玉手中的袋子。可是,看到赵玉全神贯注的样子,他们也不好打扰,只得站在那里耐心等待。

    “组……组长……”曾可等了一会儿,有点儿看不下去,便上前小声地问了一句,“怎么了,您又什么发现吗?”

    “哦?”谁知,赵玉竟然打了一个激灵,仿佛被曾可吓到了似的,愣了片刻之后,这才摇头说道,“没……没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赵玉这才将那包烟蒂丢进了证物箱,然后转身回到办公室里去了。可是,在行进的途中,赵玉明显心里有事,似乎一直在思考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”这时,王局长放好东西,从办公室出来说道,“赵组长,您先用着,我得先回去解决一下昨天码头纠纷的那件事了!小窦一个人在那里顶着,我担心他应付不来!”

    说完,王局长便急促促地带着人下了船。

    “来吧,豆浆油条,我的最爱!”回到办公室后,曾可迫不及待地打开箱子,准备享用早餐。

    谁知,赵玉却忽然伸手抓住了他,然后疑虑重重地说了一句:“曾可,如果我说……案子是内部人做的呢?你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“什么?内部人?什么内部人?”曾可一愣。

    “奶奶个熊的!”赵玉眼珠一转,重重地拍了曾可肩膀一下,说道,“你现在……马上给我查查那个窦自力!我要知道,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鬼!!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