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755章 悬疑变恐怖
    “亲叔叔?蔡项斌?这……”窦自力已然惊诧得不行,急忙向赵玉问道,“领导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?我已经糊涂了!”

    “果然有关系!”赵玉答应一声,却是紧锁眉头。

    “亲的不能再亲的亲叔叔,”曾可说道,“蔡金达的父亲,就是蔡项斌的亲哥哥!他们家弟兄4个,蔡项斌是最小的一个,蔡金达的父亲行二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窦自力似乎回过神来,急忙说道,“难道……你们认为,蔡金达才是真凶?可是……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是啊?虽然有关系,但还是解释不通的!”曾可亦是摇头说道,“我觉得,既然是蔡金达一手策划了这场电影拍摄,说明他想要变相的为自己叔叔平反,用电影的力量去呼吁他叔叔的无辜。但是,那样一来,他就更没有理由去杀人了啊?”

    的确,赵玉也是觉得,就算蔡金达和当年的船员有关系,却还是没有杀人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这件案子,真的跟那桩陈年旧案有关!?”窦自力瞪大眼睛,紧张兮兮地问道,“可是……那些被杀死的剧组人员,和……和船员的死,还有什么关系吗?蔡金达杀他们做什么?而且,当年那桩旧案的当事人,已经一个都不在了,这听上去……实在太勉强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,你说什么?都不在了?”赵玉意外。

    “可不呗?”窦自力赶紧回答道,“守塔人当年就死了,船员后来得了绝症,死在了监狱!而守塔人的妻子,也在出事没多久之后,便莫名其妙的死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她也死了?”赵玉急急追问,“什么叫莫名其妙的死了呢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这个嘛……我可就真不知道了!”窦自力惶恐不安地说道,“我也是听老人们说的,说那件事出了没多久,守塔人的妻子也死了,而且……还传得特别邪乎!说她最后就死在了永进岛上,还有人给她修了座坟呢!”

    “我去……”曾可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,喃喃叹道,“本来是个悬疑故事,怎么又变成恐怖故事了还?”

    “咳,别提了!人们的创造力可是不容小觑的,几十年下来,什么版本都有!”窦队长亦是一脸苦大仇深地说道,“最早的时候,有人声称在岛上看到了守塔人妻子的坟,不但有坟,而且还有墓碑!但是后来,先是墓碑没有了,又过了多少年,坟也不见了!

    “另外,像什么……有人在岛上看到过长头发的女人啦,听到女人的哭泣啦之类的说法,那就更加不胜枚举了!”

    咕噜……

    曾可咽了口唾沫,显然也是被窦自力的话给吓到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相信,见鬼之类的说法应该都是纯属造谣!”窦自力继续说道,“不过,不能忽略的事实却是,守塔人的妻子是真的不见了!后来,再也没有人见过她。

    “要知道,我们曲梁这种小地方,一旦有什么新鲜事,恐怕早就传开了。所以,守塔人的妻子多半是真的不在人世了!”

    “哎呀……”曾可长长地叹了口气,说道,“这件大案一出,可是又给了人们更大的谈资啊!一旦人们把凶案和守塔人妻子的鬼魂联系起来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?”谁知,听到曾可的感叹,赵玉却忽然蹦出一个奇特的念头来,当即忍不住向窦自力问道,“窦队长,我之前好像听说过,你们政府有意思开发永进岛,那么……会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!组长,你不会是想说,有人为了阻止开发岛屿,而杀了6个人吧?”曾可摇头道,“把岛屿有鬼的传说无限扩大,不再让人踏足该岛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,那……又是何苦呢?”窦自力摇头。

    “除非……”曾可神秘一笑,“岛上隐藏着什么大秘密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哦……那,就不对了……”赵玉摇头说道,“正是因为杀了人,警方会更加仔细地搜索岛屿的,如果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,岂不反而会暴露出来?啧啧……看来,这条思路,还是不对!”

    “嗯,所以,咱们还是接着挖掘那桩陈年旧案吧!”曾可说道,“也说不定,是有人想要阻止剧组拍摄这部影片呢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窦自力面色难堪地说道,“警官啊,为了阻止拍摄电影,也不至于杀害6条人命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只是说说而已……”曾可拍了拍手里的电脑,说道,“不过,既然已经查到这里,那就肯定不能放弃喽……”

    曾可说完这句,三人的对话这才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赵玉返回办公室后,又开始在白板上添加起新的内容。这是他长期以来养成的一个习惯,所有的资料,他都要自己亲手添加上去。这样做,更有利于他加深印象,掌握案情中的每一个细节。

    曾可自然在一旁打下手,将他收到的各路调查信息汇总,一一念给赵玉听,而赵玉则在其中分析出有用的信息,往白板上添加。

    一转眼,又到了中午饭时的时候。王成岗局长又像昨天一样,亲自给他们送来了海参炒饭。这一次,他们吸取了经验教训,特意使用了保温箱,饭菜送过来的时候终于不再冰凉。

    谁知,赵玉正想吃口热饭,可电话却偏偏响了。给他打来电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那位高发财法医。

    “赵组长,”高法医还是一如既往的泰然自若,“接到你的指示,我们已经专门检验比对过了,不但许友和蔡金达都是本人无疑,其他死者也全都验明了正身,绝对不会存在调包的情况的!”

    “哦,辛苦了!”赵玉感谢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,接下来,说一点个人看法吧……”高法医平静地说道,“从死者的状况来看,凶手应该是一个非常有经验的老手!就算他之前没有杀过人,至少也应该有过练习!而且,此人的心理素质极好,下手精准干脆,毫不手软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赵玉静静地听着,他也非常同意高法医的判断。通过现场,他也觉得,凶手的目的应该非常明确,所以下手才会如此犀利!

    可是,不知为什么,关于凶手,他却总觉得好像缺少些什么似的。只不过,到底缺少什么,他却始终没有想通。

    借着这个机会,赵玉又和高法医交流了一下案情,把自己目前掌握的线索和调查方向全都告诉给了他。

    高发财听后,并没有给出确切的态度,只是站在法医的角度告诉赵玉,如果能够得到那三个人,或是他们的直系亲属的dna ,他就可以和死者还有嫌疑人进行比对,看看他们之间有无血缘关系了。

    “嗯!”赵玉同意,“我会派人去获取的,一旦获得,会马上给你送过去!”

    “哦,对了,还有一件事……”临挂电话之前,高法医又对赵玉说道,“赵组长,之前送过来化验的部分证物,我们已经提取完毕,我已经派学生们给你送回去了!

    “那里面有很多手机、摄像机之类的影像资料。”高法医郑重说道,“你知道规矩,我们鉴证科有分工的,而且人手有限。所以,那些影像资料,还是你们来处理最为合适,说不定对案情也有帮助的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赵玉点头之间,这才猛地想起,自己还有这么重要的证物没有见到呢!

    其实,对于这一次孤岛杀人案来讲,赵玉一直觉得十分别扭。

    以前办案,赵玉要么能在第一时间到达现场,要么案情没有那么紧急;而且,调查案情和法医鉴证全都在同一个地方处理,所以手头上全都有第一手资料,基本是要什么有什么。

    可眼前的案子却是个例外,由于他到场较晚,法医们都已经把死者和证物取走了,他们根本没有看到第一现场。

    而之后,又因为曲梁办案条件落后,法医们去了较远的朝海市,而自己则留在了永进岛外的船上指挥。如此一来,这才让赵玉错过了不少东西。

    “那么……证物是交送给曲梁警局,还是直接给你们送到船上去呢?”高法医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还是送到船上来吧,这里设备比较齐全,我们在这里查看就是了!”赵玉嘱咐道,“老高,告诉你的学生,千万要注意安全啊!”

    “放心,这一点我是专业的!朝海警局已经调派了专车护送,确保万无一失!”高发财肯定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嗯,那就好……”挂掉电话之后,赵玉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丝小小的忐忑。不知道,自己能不能从这些视频中,找到些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