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754章 真的有关系
    就在赵玉和曾可乘坐警方快艇返回永进岛的途中,各路调查结果,如雪片一般传到了他们手上。

    只不过,其中有很多消息,已经对破案没有什么帮助了。比如,调查员通过走访得知,演员谢昊的确有在片场猥*亵女演员的癖好,有不少女演员深受其害,却又因为害怕丢人,最后只得选择了忍气吞声。

    另外,负责打探保险公司底细的探员也已经证实,高鹏没有说谎,安陆美保险公司的确已经破产,被海平洋保险公司收购了。

    而且,根据海平洋保险公司的收购文件细则来看,对于安陆美公司理赔方面,他们增加了很多限制性的条文,就算钱进等人纯属意外身亡,保险公司的赔付比例,也不可能完全按照原文件执行。

    更何况,6名受害者牵涉谋杀,据专业人士介绍,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真到法庭上去打官司,受害者一方根本不可能胜诉。

    所以,高鹏等人为了保险金而杀人的嫌疑,已经彻底排除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冉涛已经联合金海警方,把乔如雪夫妇的情况调查了一个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乔如雪夫妇近期都没有离开过金海,而且她丈夫的心脏搭桥手术也是千真万确,绝对做不了假。另外,他们的私人账户也干净得很,近期也没有跟可疑人员接触过,所以他们两个也已经基本被排除了嫌疑。

    警方的快艇速度超快,不到一个小时,他们便再一次回到了永进岛的指挥船上。

    到达的时候,窦队长急忙上前迎接,并且献媚般地告诉赵玉,自己已经又派人去搜索灯塔了,他可以保证连一只蚂蚁都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赵玉心思并不在这件事上,在看到窦队长之后,他便直言不讳地向窦队长询问起了灯塔的事情来,问窦自力知不知道,曾经在永进岛上发生的那起陈年旧案?

    忽听得赵玉提起这件事来,窦队长先是微微一愣,然后便揪着他那油腻腻的头发问道:“领导,您怎么会忽然问起这个?那可是很早很早以前的事情了,那时候我都还没出生呢!难道,这会跟案情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……你也知道了?”赵玉如此反问,已然表明了自己打破砂锅的立场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哦,”窦自力是聪明人,自然看出了赵玉的心思,便急忙点头说道,“我们曲梁是个小地方,平日里鲜有命案发生,在当年几乎是人人皆知的事情!而且,那件案子发生在孤岛之上,而且至今没有盖棺定论,所以虽然年代久远,但人们也经常会为此而津津乐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”赵玉点点头,道,“那你先把你知道的情况告诉我吧!”

    在赵玉和窦自力谈话的时候,曾可已经回到工作室,却做自己的工作去了。此时此刻,甲板上只有赵玉和窦自力两个人。

    窦队长先是遵命般地点了点头,然后便掏出一根廉价的香烟,放到嘴里点燃。

    “唉!”窦自力双手颓废般地压在栏杆上,意味深长地对赵玉说道,“我刚当警察的时候,曾有幸看到过那份卷宗,事情发生在80年代初,不是81年就是82年……

    “那时候,灯塔还在发挥着作用,有一对夫妻驻扎在永进岛上,负责看守灯塔。我……嗯,我忘了他们姓什么叫什么了!

    “当时,负责灯塔的单位叫做海事局。有一天,海事局接到那对夫妻的报告,说他们在永进岛上救助了一位失事渔船的船员,向他们申请协助。

    “海事局接到报告之后,便于事发后的第二天,开船到岛上接人。然而,他们刚一停船,便看到守塔人的妻子衣衫不整,且惊魂未定地冲到了船上,说那个船员不但强*暴了她,而且还残忍地杀害了她的丈夫!

    “海事局的人吓得不轻,可仰仗着人多,最终还是冲进房间,把那名船员制服了……”

    谁知,刚刚说到这里,窦自力的电话忽然响了。他看了一眼电话号码,急忙冲赵玉不好意思地示意了一下,然后便把脸背过去接听了电话。

    虽然他背着脸还捂着嘴,但赵玉就在他旁边,还是把窦自力的说话听了个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喂,乖女儿啊,怎么,想老爸了是吧?嘿嘿嘿……”窦自力憨憨地笑着,柔声细语地冲电话说道,“今天不行啊,老爸正在办案子呢!等案子完了,老爸陪你去看电影好不好?

    “嗯……开玩笑,那怎么行?我们有规定的,保密,保密……不行,就算是父女俩,也是绝对不行的,呵呵呵……”可能是对方生了气,窦自力连烟都顾不得抽上一口,急忙耐心规劝道,“乖女儿,老爸什么都能答应你,但这件事可是真不行啊!再说,我要是真允许了,你妈非得撕了我不可……”

    就这样,窦自力劝了好半天,这才终于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转回身的时候,他的脸上还洋溢着发自肺腑的甜蜜微笑,待看到赵玉之后,他这才红着脸解释道: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领导,我女儿。这小丫头就喜欢看我工作,非得吵着要到岛上来呢!”窦自力尴尬地笑道,“这不,我不同意,就跟我发小姐脾气了!呵呵呵……哎呦……”

    谁知,由于他一直忘了抽烟,烟灰不但积攒很厚,而且连烟头都快灭掉了。窦自力急忙抖了抖烟灰,然后贪婪地猛吸两口,竟是一下子就把火头抽到了烟蒂。

    看到窦自力的样子,赵玉也是有些哭笑不得,他见过的烟鬼多了,可像窦自力这样连红梅烟都能抽出中华感觉的,却并不多见。

    “唉!”窦自力将烟蒂丢进大海,叹了口气说道,“离婚了,所以不太敢惹小公主生气啊!还望领导莫怪莫怪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赵玉微微点头,可心里却说,就冲你这种自暴自弃的状态和邋遢模样,不离婚才怪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我们继续,继续……”窦自力毫不停滞地又掏出一根烟点上,然后才继续说道,“说到……对,说到船员被捉了!后来,警方从杀人凶器上提取到了那名船员的指纹,而船员身上沾有的血迹,也是属于死者的!还有,通过采集,也证实了守塔人妻子体内,有船员的精‘业’……于是,证据确凿之下,那名船员很快就被判处了死刑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窦自力自顾自地抽起了烟,仿佛他的话已经说完了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完了么?”赵玉问道,“后来呢?船员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死了!”窦自力说道,“但是,并不是执行的死刑,而是后来在服刑期间得了绝症,不治而亡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为什么没有执行死刑呢?”赵玉又问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好像……好像……”窦自力努力地回忆道,“那名船员在被捕之后,拒不承认吧?他一直坚称自己是冤枉的,没有杀人之类。再加上有律师运作什么的,反正死刑没有执行,而是判了死缓或是无期之类罢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赵玉想了想,又问,“那你知不知道,再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吗?那个守塔人的妻子,现在还活着吗?”

    “啊!?我的天……”窦自力好像意识到了什么,急忙颤抖着问道,“领导啊,您这是开玩笑了吧?难道您认为,眼前的杀人案,会跟几十年前的旧账有关?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组长,组长……”谁知,就在窦自力为此感到惊诧不已的时候,曾可却端着自己的手提电脑跑了出来,兴奋地对赵玉说道,“我查到了一个重要消息,当年那个被判死刑的船员叫做蔡项斌,而这个蔡项斌正是编剧蔡金达的亲叔叔!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