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752章 灯塔的故事
    莫名其妙……

    回到自己的房间,看着自己刚刚完成的奇遇积分与道具奖励,赵玉却生出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“艮离”卦,他自我感觉完成得非常糟糕,案子绕了一大圈,仍在原地踏步,对于什么新的朋友之类,也是无从谈起。

    可是,纵然如此,他的奇遇积分却仍然达到了130%,并且获得了一件特级道具隐形假死药!吃了这个药丸,人可以假死30分钟,任何仪器也查不出问题来。毫无疑问,这种药丸绝对是个非常厉害的宝贝。

    哒哒哒……

    赵玉用手指敲打着浴室的玻璃,脑中还在思考着这不和逻辑的系统奖励,明明自己的“艮离”卦表现并不好,可为什么,完成度还会如此之高呢?还奖励了一件特级道具给我,这……

    难道……真的是因为,《灯塔》的剧情?剧情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,那会不会,这场孤岛杀戮,会跟这次真实事件有关呢?

    可是……如果跟剧情有关,那么……那些留在死者身上的线索怎么说?真正的凶手,又是谁?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赵玉重重地呼了口气,已然感觉到了深深的疲惫。看来,自己不能再固执地坚持下去了,必须好好休息休息才行。他打定主意,明天一早,就从《灯塔》的故事原型入手,看看能不能查出什么新的线索来?

    想到此,赵玉草草结束了洗澡,然后倒头便睡。

    这一晚,思绪纷杂的他,注定会做一些乱七八糟的梦。在梦里,他梦见了灯塔上的那对守塔夫妻;梦见了郭一航,也梦见了被冤枉成杀人凶手的海员,被执行了死刑……

    梦着梦着,他又不可避免地梦到了苗英,苗英已经从国外回来,和自己合体一处,并肩破案,把黄皮笔记本上的大型悬案,全都侦破……

    当然,在梦里面,也少不了一些激情戏,除了和苗英啪啪啪外,他还梦见了小徒弟苏金妹又钻进了自己的被窝;最让他意外的是,他居然还梦到了那个女演员李倩。

    李倩有着一种诱人的成熟气质,赵玉梦到她穿着一身简露透的晚礼服和自己共进晚餐,吃着吃着,厨子张勇还给他俩端上了一盘烤乳猪来……

    虽然梦境不断,但赵玉毕竟是睡着了,并且一直睡到了第二天的早晨八点。

    哦呀……

    在柔软的床铺上,他用力地伸了一个懒腰,这才感觉精神与体力又恢复到了满格状态。

    不过,拉开窗帘,却并没有看到期待中的明媚阳光。今天的天阴沉得很,天色昏黄,一片凄冷。

    开卦……

    天灵灵地灵灵,赵玉作揖抱拳,心里说话,系统老大啊,今天能不能把案子结了,全看你的了啊!

    说完,他用心念一点,终于打开了新的一卦。

    结果,当他看到今天开出的卦文之后,他不得不当即骂了六个字出来:“我去,奶奶个熊!”

    真是邪门儿还在继续,今天,他竟然又开出了一个“艮离”卦来,和昨天的一模一样!

    老大啊,你这是搞什么?

    “艮”卦虽然很好,但后面那个“离”卦是什么鬼?你今天要是直接来个“坤艮”卦,或是“乾艮”卦,那咱不就结案大吉了吗?

    6条人命啊,快点儿把凶手找出来,将他绳之于法,难道不好吗?

    赵玉起来的时候,吴秀敏和曾可也早已起床多时,三人便一起来到餐厅吃早餐。

    曲梁是个小地方,整个市区都没有一所像样的豪华酒店。他们现在居住的地方叫做曲梁宾馆,乃是当地最好的一家宾馆,虽然名曰4星,可貌似连3星的标准都够不上。

    不过,王成刚局长想得挺周到,一大早便派人买来了当地的特色小吃,和一些地方风味的小糕点,用来招待他们。

    “组长,”吴秀敏一面品尝着风味小吃,一面对赵玉问道,“没事了吧?昨天晚上,你的状态很像急性疲劳综合症,这样下去可不好,要是转成了慢性的,会对健康造成很大影响。我认识几个不错的医生,不如,等案子结了,你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看着吴秀敏认真的样子,赵玉也是不好发作,只得端起碗来喝稀饭。

    “组长,你昨天跟我说完之后,我可是想了一宿呢!”这时,曾可放下碗筷,说道,“你是不是觉得,案子跟故事剧情有关呢?可是,我思来想去,总感觉对不上啊?”

    “什么?故事剧情?”吴秀敏一愣,“什么意思?怎么又扯到故事剧情上去了?”

    “组长,”曾可又道,“总不可能,故事里面的原型人物突然出现,看到剧组在拍摄自己的故事,然后一气之下,把人都杀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的老天奶奶!”吴秀敏咋舌之下,蛋糕都掉在了桌子上,“曾可,你还做着白日梦不成?这都哪儿跟哪儿啊?如果主人公还活着,现在都是老头老太了,要杀6个大活人,可能吗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不是迷晕的吗?”曾可怯怯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傻瓜,厨子张勇被人抬到了花园活埋,70多岁的老人能抬得动?”吴秀敏摇头,“而且,这种想法就够奇幻的,故事原型?原型的话,又怎么可能知道剧组的那么多隐秘?根本八竿子都打不着!”

    “对啊,组长!”曾可转而面对赵玉说道,“我就是这个意思,我也觉得,杀人事件绝对跟剧情无关的!”

    “别着急,别着急……”赵玉自顾自地把稀饭喝干净,然后掏出手机,给一个人打去了电话。

    谁知,他的电话竟然直接打给了那个李倩:“喂,美女,昨晚睡得咋样啊?”

    “是你?警官,你这是……”李倩很明显想不到,赵玉会给她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别误会,”赵玉猥琐地说道,“我可不是想泡你,我只是想跟你扫听点儿事,我问你,既然你是女主角,那你肯定对剧情非常了解了,是吧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嗯……”李倩明显有些发蒙,嗯了半天才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“那么……”赵玉说道,“你在剧中扮演的,就是那个守塔人的妻子了?”

    “是,是的,警官……怎么了?你这么说话,叫我好没底……”李倩道出了实话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”赵玉阴阳怪气地笑了笑,问道,“不要惊慌,我主要是想问你一下,这个剧本真的是蔡金达自己写的吗?而且,还是根据什么真实事件改编?”

    “对,这一点我可以肯定,本子都是蔡编剧自己写的,他为了这个本子,已经准备了两年。虽然是小成本制作,但一直盼着能靠它打一个翻身仗!”李倩认真地回答道,“而且,您说得没错,这个故事,的确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!而且……而且……故事的原型就发生在永进岛上,那个灯塔,也是当初的灯塔!”

    “啊?”听到这里,赵玉忽然冒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警官,我以为,你们得比我们知道的清楚呢!”李倩又道,“恐怕,曲梁海边当地的老人们,全都听说过这个故事,到现在,人们还为此津津乐道呢!谁也不知道,那名船员,到底是不是真的被冤枉的?谁也不知道,凶手到底是船员,还是守塔人的妻子!

    “蔡金达也比较老辣,他虽然引用了这个故事,”李倩继续说道,“却也并没有在剧中给出答案,只是拍摄了三种可能发生的场景,然后留下一个悬念,引人深思,让观众自己去感受!

    “这片子既不是伪纪录片,也不是纯粹的故事片,从某种理念上讲,蔡金达的剧本开创了一种新的剧情模式,所以……”说到这里,李倩忍不住一阵失落,“要不是出了凶杀案,说不定,等片子拍出来,我也能出点儿小名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