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751章 真实事件
    “喔喔喔……领导,领导,小心,小心呐……”灯塔之下,刚刚闻讯赶来的窦自力队长紧紧拉拽着赵玉劝阻道,“您这是要干什么?那灯塔已经是披萨斜塔了,随时都会坍塌的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曾可摸了摸脑门,纠正道,“是比萨斜塔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组长,你能跟我们说个明白吗?你到底发现什么了?难道,你怀疑灯塔里面有什么东西不成?”吴秀敏亦是皱眉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窦队长连忙摆手示意,“案发之后,我已经派人把灯塔搜索过了!两遍!”窦自力说道,“我们派的都是专业人员,里外搜了个遍,不可能落下什么的!警犬也来闻过了,没有什么发现啊?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,全都搜过了?”听到此话,赵玉问了一句,脚底下却并未停止他前往灯塔的脚步。

    “确定!千真万确!”窦队长发誓般地说道,“领导,要不这样,我明天天亮之后,再派人找一遍,连灯塔的地面都给挖开,好不好?但是,这大晚上的可真不行,这塔真的已经很危险了!万一您要是有个什么闪失,我们哪一个也担待不起呀!”

    谁知,窦队长话都说到这种份上,可赵玉非但没有停步的意思,反而加快了速度。

    “领导,领导……别……别啊……”窦自力用力地拉拽着赵玉,“这不是闹着玩儿的,会出人命的!”

    窦自力一劝,他手下的探员们亦是上前阻拦。然而,赵玉毕竟是大领导,他们不敢真的阻拦,赵玉伸手一扒,便将他们全都推开。

    “组长……”曾可也是吓坏了,他看了一眼黑漆漆的灯塔,赶紧冲上去拉住赵玉衣角,“组长,不行就明天吧,到时候光线还亮一些,这大晚上的能看到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领导,我们白天检查灯塔的时候拍了照片,你可以先看看照片,听我的,这个塔,登不得的!”窦自力还在努力地劝解着。

    说话时,赵玉已经迈步来到了灯塔的入口处,入口处长满了杂草,门早已没有了,只留下了一个黑洞洞、阴森森的洞口,看上去就让人心里发毛。

    “奶奶个熊!不对!”谁知,已经走到了门口,赵玉却忽然不进去了。

    原来,他执意要到灯塔里面查看,并不是因为他真的想要进去查看,而是为了验证副本奇遇的事情!

    之前,当他看到灯塔的时候,奇遇积分便会增加那么几点。可是,当他现在执意要到塔上查看之后,积分却不再增长了!

    积分不长,只能预示着一件事,塔里面根本没有赵玉需要的东西!如果他执意上去,并不会有什么收获。

    这一次,赵玉真的是有些犯懵了!案子这么扑朔迷离,却没想到副本奇遇竟然也跟着起哄。

    老大啊,赵玉在心里对奇遇系统吐槽道,你到底是怎么想的?看到灯塔就给加分,可进入灯塔却不加分,这是作何道理?

    想到此,赵玉只好无奈地退了回来,又抬头看向了灯塔,而且还抬着头转起了圈。可是,不管围着灯塔转多少圈,可奇遇积分始终毫无波动。

    接下来,不死心的赵玉还使用了一个隐形探测器外加一个隐形透视仪出来,又把灯塔好好地检查了一遍,可仍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啧啧……

    真是邪了门儿了……

    赵玉百思不得其解,众人更是看得大眼瞪小眼。完全不明白赵玉这般魔障所为何事?

    不过,在见到赵玉最终放弃了登塔之后,大家还是小小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领导,领导!这样吧行不?您已经没日没夜的工作了那么久了,”别看窦队长衣着邋遢,却是挺会来事儿,当即对赵玉献媚般地说道,“我们王局长已经在曲梁给各位领导订好了酒店,不如,今晚先好好休息休息吧!

    “您放心,岛上的事情,还有缉拿嫌疑犯的事情,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的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听了此话,赵玉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长期的侦破工作,让赵玉深深地领悟了一个道理,人在疲惫的情况下,很难将精力集中起来,如果执意消耗下去,非但对破案毫无帮助,反而会使自己更加疲惫。

    所以,要想把案子侦破,自己必须得保持精力充沛才行。

    此刻,已经过了黄金24小时,案子已经呈现出一种焦灼形态,赵玉也没有再一次连夜作战的必要,倒不如先去养足精神。

    想到此,赵玉便同意了窦队长的提议,在回到码头之后,三个人坐上一艘警方快艇,前往曲梁市里去了。

    三个人真的已经是疲惫至极,纵然快艇颠簸,他们却还是困顿地小睡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窦队长为他们安排了专车接送,回到曲梁码头之后,便将三人送至酒店安顿。

    本来,赵玉还想请曾可和吴秀敏吃顿宵夜,可是看着二人疲惫的样子,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三个人的房间毗邻,上楼之后,吴秀敏率先打开自己的房间,和两位男士道过晚安,进屋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第二间是赵玉的,赵玉也打开门进了屋。

    最后一间是曾可的,曾可来到门前,疲惫地打了一个哈欠,正准备掏房卡开门。谁知,赵玉却又忽的从他自己的屋里钻了出来,然后竟然激动地给曾可来了个门咚!

    “我去!”曾可吓了一跳,眼神中甚至出现了恐惧,“组……组长……你要干吗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对!”赵玉拍了拍门,然后神经兮兮地抓住曾可的衣领说道,“曾可,我好像……明白点儿什么东西出来了!”

    “组……组长,你又明白什么了?”曾可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“灯塔!”赵玉兴奋地瞪着眼睛说道,“灯塔啊!我以为,是灯塔里面有问题呢!但其实……不是!”

    “不是里面,难道是外面?”曾可轻轻地拉开了赵玉的手,这才终于卸掉了那股强大的压迫力。

    “不!也不是外面!”赵玉摇头,“而是……灯塔本身!”

    “本身?”曾可皱眉,“组长,你要不……先歇歇吧今天……你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可能,忽略了一个问题!”赵玉却魔障一般地问道,“曾可,你快点儿告诉我,既然剧组拍摄的电影名字叫做《灯塔》,那么……电影到底讲了一个什么故事?”

    “故事?哎?我没有跟你讲过吗?”曾可意外地说道,“我早就把资料发给你了,嗯……那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,说在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,有一对夫妻在海岛上看守灯塔。

    “然后,有一天,两口子从海上救助了一名遭遇海难的年轻船员。可是,获救的船员却恩将仇报,看上了守塔人年轻貌美的妻子,不但将其强*暴,而且还残忍地杀害了守塔人!”

    “哦?竟然……这样?”赵玉若有所思,似乎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可是,这个电影最独特的地方在于,他一共给观众演出了三个平行的剧本!”曾可又道,“刚才是第一个,而第二个和第三个却全都出现了引人深思的逆转,这种拍摄手法的确挺高明的!”

    “逆转?怎么逆转?”赵玉忙问。

    “第二遍,故事发生了改变,并不是获救船员恩将仇报,而是守塔人那方面能力不行,他的妻子因为寂寞难耐,看上了这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,然后背着自己的老公主动勾引的他!可不料被守塔人发现,双方发生了争执,结果小伙子失手杀死了守塔人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第三个呢?”赵玉感觉自己的心跳正在加速。

    “第三遍就更绝了!”曾可介绍道,“杀人凶手不是年轻船员,而是守塔人的妻子!原来,守塔人有虐*待倾向,经常对妻子毒打施虐。可小岛之上,只有他们两个人,面对这种家暴,妻子根本避无可避,几近绝望。

    “然而,当这位年轻船员到来之后,妻子却终于找到了摆脱虐*待的机会,她先是杀死了丈夫,然后又去引诱船员与自己发生关系!

    “等到警方到来之后,第一幕剧情便上演了,妻子一口咬定,是船员残忍地杀害了自己的丈夫,并且还强*暴了她!

    “船员百口莫辩,只得被警方逮捕,并且最终被判处了——死刑!!!”

    “啊?”说到这里,赵玉感觉血液都好似沸腾了一般,难道……案子的重点,会在这里吗?

    “组长,再告诉你一个更厉害的!”曾可又道,“虽然剧本是蔡金达编写的,但是在他们的电影策划书上,却明明白白地写着,该剧——根据真实事件——改编!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