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750章 什么指示?
    “组长,我不太明白,咱们在这里站了半天了,您到底在看什么呢?”老旧的灯塔之下,曾可好奇地问了赵玉一句。

    赵玉看了看表,此时,距离副本奇遇发生的时间,还有十几分钟的样子,他今天到的有些早了。

    由于已经过了两天时间,此处再无警员值守,唯有黄色的警戒线,和编剧蔡金达的遇害白线还依然保留在现场。

    编剧蔡金达被杀害的地方,位于灯塔南面的正下方。凶手用一块巨大且沉重的石头,直接击中他的头部,致使其当场死亡。

    在众多的死者之中,除了被火烧死的许友以外,就要数他死得最为惨烈了,已然是面目全非,不得样子。

    鉴证科测量过,那块形状不规则的石头重达25公斤,乃是一块从灯塔上面脱落下来的水泥石块。

    通过死者头部遭受重击的情况,高法医精密的计算出,凶手乃是从距离地面1.6至1.8米之间,将石块砸下的!而且,在砸下的过程中,凶手双臂发力,使石头产生了强大的破坏力。

    虽然凶手只砸了一下,但蔡金达已然是必死无疑!

    仔细地观察完地上的现场,赵玉又抬起头,向着灯塔高处望去。今夜月色微明,他甚至没有打开手电,也能够看出灯塔的大致轮廓。

    由于遭受了日久年深的海风侵蚀,塔身上污渍斑驳,破损严重,随时都有倒塌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啧啧……我吧……”望着高高的灯塔,赵玉喃喃自语般地说道,“我在琢磨,这件事是不是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!”

    “哦?组长又有好点子了?”曾可兴奋问道,“什么可能呢?”

    “如果……郭一航、高鹏还有乔如雪夫妇的推断全都不成立,那么……会否还有另一种可以说得通的解释呢?”赵玉沉思一秒,言道,“我吧,老是有那么一种奇怪的感觉,这件案子,实在是……太古怪了!”

    “古怪?哪里古怪了?”曾可忙问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比如……嗯……比如吧……”谁知,赵玉一连说了好几个比如,却一个理由也没说出来,最后干脆说道,“咳!我就是觉得……太特么古怪了!”

    “老大,你好像……已经说了一遍了!”曾可脑门涌起黑线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啊,杀人,用不同的方式杀人,然后……给死者留下线索,留下活口,留下证人,让我们认为凶手是郭一航,郭一航又失踪了!然后,我们又去查乔如雪和她老公,可也查不出什么问题……难道……这特么还不古怪吗?”

    “组长,你……到底想要说什么啊?”吴秀敏亦是亮出了白眼珠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赵玉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,道,“这么跟你们说吧!我认为,案子之所以这么古怪,有可能,这并不是一场有预谋的杀戮!没准儿,这起案子,可能是一起意外事件!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组长,你的思维好复杂啊!”曾可摆出了一脸的假崇拜表情。

    “也好跳跃!”吴秀敏讪讪地跟了一句,然后说道,“饮用水里下药、用不同的方式把人杀掉、在死者身上留下线索、从容不迫地留下一个活口康乐明、给李倩来个上吊、张勇来个活埋……你却说……这是什么意外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……”赵玉急忙解释,“我说的是,可能是由一起意外事件引起来的!”

    “老大,”曾可凌乱地问道,“你的意思,是剧组不小心死了个人,然后……大家一看,死一个也是死,然后干脆多死几个?要不就是……自相残杀?”

    “你怀疑李倩和张勇吗?”吴秀敏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!”赵玉否定,然后费力地解释道,“你们先别打岔,让我接着说。我的意思是,凶手有可能只是想要杀掉剧组的某一个人,可是,当他杀死这个人之后,场面却忽然失控了,所以,他不得不杀死更多的人!”

    “哇!好莱坞有个大片……”曾可急不可耐地附和道,“一个狙击手杀死了五个无辜受害者,警察以为他是变态杀手,却没想到,五个人里面,只有一个才是狙击手想要打死的!”

    “奶奶个熊,还让不让我说话了?让不让?”赵玉抬手掐了曾可一下,眼珠子瞪得老大,吓得曾可连忙蜷缩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……其实是……”赵玉像拎小鸡一般把曾可拎起,然后重重地说道,“场面失控之后,凶手迫不得已,需要把知情人全都杀掉,所以才搞成了咱们现在看到的这个样子!

    “又是变换杀人方式,又是留下线索……他之所以玩儿了那么多花样出来,其实……他不过是想隐瞒那个最初的杀人动机而已!”赵玉激动地说道,“所以,我们需要把那个最原始的动机找出来,才能真正解开这个谜团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赵玉这一番惊天大推论,曾可和吴秀敏被震得张口结舌,不知所以。

    “行了,可以说话了!”赵玉这才示意道,“你们可以想办法来推翻我了!”

    “组长,我只有一个地方不太明白,”曾可弱弱地举手问道,“您说得这么好,说得这么透彻,可说了半天,真凶到底是谁呢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这个……这个嘛……”赵玉顿时有种想把曾可掐死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至少有一点是必须的!”吴秀敏却是沉着冷静地分析道,“这个凶手,一定是知晓剧组内幕的!他至少要了解这些人和乔如雪的恩怨纠葛才行。所以,凶手,肯定也是他们内部的人!”

    “对!”赵玉急忙点头,“秦好使用头孢呋辛陷害乔如雪的事情,连乔如雪本人都不知道!所以,这个凶手,必然是一个在剧组,或影视公司里有一定影响力的人!”

    “哎呀,那可就得慢慢查了,”曾可言道,“影视公司有那么多领导,谁知道是哪一个呢?”

    “也有可能,是同在一个剧组,却已经离开永进岛的某个人!”吴秀敏猜测,“这个人已经对岛屿的地形有所了解了!”

    “不要着急,不要着急!”看着副本奇遇已经进入了倒计时,赵玉胸有成竹地对二人说道,“相信我,见证奇迹的时刻,就要到来了!嚯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赵玉狂笑之时,时间已经来到了副本奇遇的发生时刻,他赶紧闭上嘴,用心地观察着四周,以期有个应付突发事件的准备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一秒、两秒、三秒……

    随着时间滴答滴答地流走,赵玉的脸色,渐渐由红光满面变成了一片青灰……

    看到赵玉如此神秘,曾可和吴秀敏亦是屏气凝神,连大气都不敢出,就那样认真地看着赵玉,渐渐地,他们的眼神里,也已经显露出了看神经病一般的味道……

    呼……呼……

    海面上适时地吹来一阵小凉风,几片树叶被吹得从赵玉耳边滑落,给他的尴尬镜头,陡添几分呼应。

    再往下,一分钟、两分钟、三分钟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一过,赵玉终于沉不住气了,一面骂着奶奶熊,一面重新打开手机地图,与自己脑中的奇遇地点进行比对。

    然而,时间、地点以及高度,全都丝毫不差,副本奇遇明明已经发生了啊?可为什么,却是毫无反应呢?

    这……差……差哪儿呢?

    哎?

    谁知,就在赵玉快要发作的时候,他忽然发现,自己的奇遇积分,竟然莫名其妙地增加了5点。

    哎?

    什么情况啊这是?

    赵玉赶紧又把四周好好观察了一番。结果,当他眼睛再一次瞅向了灯塔之后,积分栏竟然又增加了5点。

    啊?

    哦……

    这一次,赵玉终于有所领悟。他双眼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古老灯塔,心里说道,难道……今天的副本奇遇,指的就是它!!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