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744章 古怪侦探的大结论
    “许友就是在这个地方被烧死的!你们两个确定吗?”赵玉指着码头上的白线,对李倩和张勇问道。

    二人齐刷刷地点了点头,李倩说道:“昨天,我们两个吓坏了!先是看到钱进被吊死,然后又看到谢昊被人切断了脖子,我们吓得脑袋一片空白,就想着快点儿离开小岛,所以就往码头上跑,然后就在这里看到了许友被烧焦的尸体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赵玉吃掉了最后一口油条,用纸巾抹了抹嘴,说道,“你们两个能够确定,那个被烧死的,一定就是许友吗?”

    谁知,赵玉问完之后,李倩点头,张勇摇头,窦自力却是直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我认得许友的衣服,他衣服没有完全烧焦,而且看身材体型,也是一模一样的的!”李倩如是说。

    “我太害怕了,没敢仔细看!”张勇坦言。

    “领导,你……不会以为被烧死的不是许友吧?”窦自力挠头,“你们不是有专业的法医吗?这还能搞错不成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赵玉把吸管插入豆浆,深深地吸了一口。豆浆已经凉透了,但赵玉还是很认真地喝了许多。

    此时间,赵玉一句话也没有说,在思忖了几分钟之后,他忽然指着窦队长找来的一位小警员,说道:“你,趴在地上,让我看看!”

    “啊?什么?”众人一愣,小警员更甚。

    赵玉则打开了案发现场的照片,示意道:“受累,摆个和许友一模一样的姿势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在众人的注视之下,那小警员明白过来,这才兢兢战战地趴在了地上的白线之内。

    “啧啧……”赵玉咂了咂嘴,先是用力地点了点头,然后打了一个响指,竟是自顾自地朝小岛中央走去了。

    哎?

    窦队长抓了抓头发,有点儿跟不上赵玉的节奏。李倩和张勇则快步跟上,其他警员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那位爬在地上的小警员尴尬了一下,急忙起身掸了掸土,也紧跑着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赵玉一言不发地走在前头,在他身后,却跟着好一大帮人。这种场面,看上去甚至有些滑稽。

    下一站,赵玉来到了剧组的营地之中,这儿瞅瞅那儿看看的,既有几分走马观花之意,又有几分认真凝重之色。直看得众人眉头直皱,不知道这位侦探老大到底想要干什么?

    这时,当赵玉来到演员谢昊死亡的帐篷里之后,他又招呼了另一个小警员过来。谁知,小警员刚往前迈了一步,便蓦地被赵玉制住了!

    紧接着,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之中,赵玉右手化刀,直接从小警员脖子上比划了一下。

    别说,这位小警员还挺配合,赵玉一比划,他便直接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对!”赵玉打开案发现场的图片,指挥道,“刀子割破了左半边的动脉和喉咙,你先死不了,得用手捂着,挣扎!”

    “啊?”小警员一愣,然后便按照赵玉的提示开始执行动作。

    “这边儿,过来一点儿,掀翻了行军椅……”赵玉就像导演一般地指挥着,“那边……那边从睡袋上抹了一把……然后摔在了地上……往外爬……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“死了”,小警员便趴在地上再也不动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这时,窦队长皱眉问了一句,“赵组长啊,死者生前不是服用了麻醉药吗?被割了脖子,他为何还能挣扎呢?”

    “嘘……”谁知,赵玉却神秘地冲他嘘了一声。然后,他又像之前那样,再不说话了,只是站在原地,用心思索着什么。

    数分钟之后,赵玉又领着众人来到了那棵依然挂着上吊绳的树下。结果,一看到上吊绳,众警员便齐刷刷地往后急退。

    开玩笑,为了调查案情,总不能真的上吊一个大活人吧?

    不过还好,赵玉并未真的找人上吊给他看,而是自己在树下比划了半天,好像把自己当成了凶手似的,正在费力地从树干上打绳结之类。

    再往下,他又依次查看了其他案发现场,并且全都做出了异常古怪的动作。期间,他偶尔会向李倩和张勇询问一些情况,但基本话说得不多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次,赵玉从营地出来之后,并没有去往灯塔,而是沿着一条杂草丛生的小路,直接朝防风林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经过昨天的搜寻之后,警方基本根据地上滴落的血迹,把康乐明被凶手刺杀后的行动路线还原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晚,康乐明正是沿着这条小路,逃往防风林的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赵玉也是神经依然,他拿着一根木棍来回比划着,好像放羊一样,也不知到底想要干什么?

    沿途之中,那位窦队长几次张嘴,却最终欲言又止,没有作声。

    终于,当赵玉找到了康乐明倒下的地方之后,这才终于停住了脚。此时,他看了看表,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小时!

    “领导,领导!”这时,一位机灵的小警员急忙自告奋勇地说道,“这一次,我来躺吧!”

    说着,他便拍了拍衣服,直接躺在康乐明被刺倒的地方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次,赵玉并没有用手中的木棍做什么捅刺动作,而是再一次陷入到了深思之中。

    谁知,深思了十秒不到,赵玉的手机响了,电话是吴秀敏打过来的:

    “组长,你猜对了!康乐明的确知道很多关于乔如雪的事情,”吴秀敏话音激动地说道,“第一,乔如雪的确是他介绍给钱进导演认识,并且由此加入冠军影业公司的;

    “第二,摄影师张成功的确偷拍过乔如雪,只是不知道具体拍的什么?

    “第三,关于《疯狂女快递》的事情,也的确和乔如雪有关系。虽然公司高层讳莫如深,但是康乐明还是听说过,钱进的确安排过乔如雪与投资方接触,这里面肯定存在不正当交易。

    “第四,张美微虽然是新人,却是带着官帽来的,她的背景和政界高层有关,公司不敢不让她当女主角!

    “所以,钱进极有可能联合化妆师给乔如雪下绊,让乔如雪过敏症发作,错过了《疯狂女快递》的档期,把她踢出局!

    “还有,我查看过乔如雪的病历记录。当初,她错过档期的时候,曾经去医院看过病,为此还住了院。

    “病例上写得很清楚,她面部红肿、刺痛、皮疹,这是很明显的皮肤过敏症状!而且又只发作在面部,所以极有可能跟化妆有关系!”说到此,吴秀敏极为郑重地说道,“组长,由此可见,凶手留下的线索并不是空穴来风,他所揭露的事情,应该都是真的!

    “哦,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告诉你,曾可已经通过南江影视学校的同学证实,郭一航和乔如雪在上学的时候,的确处过对象!

    “所以,郭一航应该就是真凶无疑!”

    “不!!!”谁知,在吴秀敏话音刚落之际,赵玉却忽然斩钉截铁地大声说道,“你说错了,吴姐!我已经勘察完了部分现场,我现在可以非常肯定两件事情:第一,凶手不止一人!第二,凶手绝对不是郭一航!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