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728章 案发现场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”刑警队长窦自力说道,“我之前已经看过所有的凶杀现场,我感觉凶手应该是在一夜之间作的案,一个晚上杀掉了那么多人,必然得使用一些非常手段才行!”

    听到此话,吴秀敏忍不住用手捂嘴,在曾可耳朵边说了些什么。曾可听得是一边点头,一边摇头。

    虽然赵玉没有听见她在说什么,但他可以猜得出来,吴秀敏应该是和自己一样产生了一个疑问,既然凶手想要杀死这些人,那么……他为什么不直接下毒药呢?那样一来,不就省去了挨个杀人的麻烦了吗?

    “说实在的!”窦自力颓然地说道,“我上班这么多年,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惨烈的案发现场,而且……还这么怪异!”

    “怪异?”赵玉咬到了这个字眼,不明白窦自力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来吧,长官们,我领你们去看一下案发现场,”窦自力指了指码头深处,说道,“这件案子实在是……嗯……太让人费解了!嗯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窦自力浑身颤动,抓耳挠腮,显得极不自然,他手里还一直攥着那盒香烟,都快把香烟攥瘪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抽吧!”赵玉知道,这是窦自力的烟瘾犯了,此人必然是个烟鬼,一会儿不抽就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哎呦,谢谢,谢谢……不好意思……不好意思……”窦自力得到同意,这才急不可耐地点燃了一根香烟,叼到了嘴上。

    赵玉注意到,这位堂堂刑警队长大人抽的烟,竟然是只有三四块钱一包的红梅。由此看来,曲梁这个地方的工资待遇,还真是差强人意啊!

    难怪,上级要把特调组派过来主持侦破工作呢!

    联想到此,赵玉便没有再跟这位窦队长计较什么,当即带着吴秀敏和曾可随此人向码头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“接到报警之后,最先到达现场的,是沿海派出所的几位民警。他们刚把船开到码头,就看到了那两个已经吓得不成样子的幸存者!当时,两个人吓得卷缩一团,嘴里一直在不停地重复着三个字:‘都死了!’‘都死了……

    “而紧接着,民警们就看到了这第一具尸体……”

    没走几步,窦队长便停下脚步,指着一处画有白线的地方介绍道:“这里,就是他们发现第一具尸体的地方!这个人……是被烧死的,死得很惨!你们的法医同僚已经把尸体运走检验去了!

    “虽然烧得很惨,但两位幸存者还能辨认出来,被烧死的这个人是他们的剧务之一,负责服装道具,还有交通运输之类的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烧死的?

    赵玉跟曾可示意了一下,曾可急忙打开手机手电,朝地上的死亡现场照去。但见在地面之上,仍然能看到一些火烧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曾可只照了一下,便惊讶地说道,“组长,你看这火烧的痕迹,拖得那么长,说明死者在被火烧的时候,是有过挣扎的啊?”

    “对!”赵玉看了看白线,说道,“身上着了火,第一时间想到的,就是赶紧找水!这个人应该是想要跑到海边跳水的,但因为火势太大,没有跑到海边便已经被烧死了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也就是说……”窦自力点头道,“这个人是在别的地方被火烧到,然后自己跑到这里来的?可是,如果是下了安眠药的话,这个人应该就不能跑了吧?”

    赵玉三人全都没有说话,都在用心地深思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见无人搭理,窦自力只好自我解嘲地说道,“各位长官,这不过是刚刚开始,你们跟我来吧!后面还有呢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再次示意众人跟他而去。

    永进岛是无人荒岛,它的码头自然面积不大,而且基本都是很早以前的人们利用天然的地形修葺出来的,时至今日,早已是一片疮痍,颠簸难行。

    谁知,才刚刚走了几步,赵玉竟然感到有些热了。原来,虽然现在正值冬季,但永进岛所处位置濒临南海,岛上并不寒冷。

    赵玉可是从北方赶过来的,身上的棉服自然显得太过厚重,走了几步,他的身上便沁出了汗。

    沿着潮湿颠簸的码头来到岛上,他们第一眼就看到了更多的警方工作人员。放眼望去,最明显的,就是右手边几十米开外的数个帐篷。

    不用说,那些帐篷必然是拍摄剧组的临时搭建起来的基地,他们一共要在岛上拍摄半个多月,自然不能露宿荒岛。

    窦队长一面狠狠地嘬着烟卷,一面把赵玉等人带到了剧组的营帐之中。

    “第二名死者是被凶手割喉致死的!”窦队长一指其中的一面帐篷,说道,“当民警们赶到帐篷的时候,他们在帐篷门口看到了鲜血,进去一看,便看到了尸体!”

    说着,几人已经来到了帐篷门口,由于地面上仍然残留着醒目的血迹,赵玉等人并未进入帐篷,只是在门口用手电往里照了照。

    “死者已经确认出来了!”窦队长说道,“是……是剧组的男演员,名字叫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他挠着头,竟然想不起来了,急忙冲旁边的工作人员喊了一声,想要寻求帮助。

    “是那个谢昊吧?”曾可忽然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……”窦队长连连点头,看向曾可的眼神已然变得惊讶,“真不愧是领导小组啊,这都知道了?”

    曾可看了看赵玉,说道:“谢昊应该是这个剧组里面最有名气的一个了,他在好多主流电视剧里跑过龙套!这次剧组的投资和赞助,也基本都是他拉来的!”

    赵玉再一次歪头,认真地看了看帐篷里的案发现场,但见里面血迹斑驳,一片惨目。

    可是,赵玉也同时留意到,帐篷里的行李箱、行军凳以及睡袋等物品上,全都占有血迹,而且还有翻倒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窦队长,案发现场,没人动过吧?”看到如此情况,赵玉赶紧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有……您可千万别开玩笑,”窦队长紧张兮兮地说道,“我们这里虽然平时很少发生命案,但是基本的原则还是懂的!没人动过,没人动过,而且……当那两位民警看到帐篷里面的死人之后,他们全都吓坏了!

    “他们也没有枪,害怕那个杀人凶手还躲在岛上,便没有再往里面找,而是返回码头,去等待支援去了!”说完,他可能觉得有些不太好,便急忙补充道,“您也千万不要见怪,我们曲梁这种小地方,真的很少发生命案的!谁看到这种情况,也都会吓懵的!

    “跟您说实话吧,就是我们这些刑警们赶过来之后,也是被吓得不轻呢!”短短几分钟,窦自力竟然已经抽完了整整两根香烟,他满脸焦虑地说道,“我们……唉……我到现在还懵着呢,您说,无缘无故的,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