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719章 歪打正着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的头发……变长了!?”赵玉把苗英从地上扶起,帮她擦了擦眼泪,左手却紧紧拉住苗英的胳膊,生怕她会跑了似的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多少遍,让你不要疏于练习,不要疏于练习,”苗英却鼓着鼻子教训道,“你看你都退步成什么样子了?刚才我只是勒住了你的脖子,要是我拿着刀子捅你一刀呢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听到此话,赵玉连忙指着那个面具,答非所问地说道,“你的品位也是越来越差了,你戴个毛利人的面具做什么?反差太大了知道不,其实,我早就知道是你了!”

    “转移话题吧你就!”苗英擦了一把眼泪,嗔怪道,“自从我走以后,我看你是一次也没有训练过吧?你看你都弱成什么样子了?还是那些下三滥的招数,还是那个混蛋癌晚期患者,你这样……怎么能让我放心呢?”

    “老大,是你转移话题好不好?你最后可是被我给打败了吧?”赵玉不服。

    “你看不出来,那是我在让着你吗?”苗英嘴硬,“要不是我手下留情,你早就输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让着我?你好好看看那个衣架,砸折了都!这是让着我吗?还有……”赵玉一指自己的脑袋,“你擂我太阳穴的那一拳,我可没看出手下留情的意思来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还嘴硬?臭流氓!”

    苗英扬起手臂作势欲打,赵玉却臭不要脸地主动把脸贴了上去,陶醉般地说道:“哎呀……已经很久没有人管我喊过臭流氓了,太舒服了,太亲切了,也只有我家喵喵骂出来得最好听啊!”

    “你!?唉!”苗英又好气又好笑地叹了口气,“真是狗改不了吃那个……臭流氓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呦……你快打我几下吧,我受不了了……”赵玉越胖越喘地说道,“我想死你的拳头了!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苗英毫不犹豫地张开拳头直接瞄向了赵玉的面门,耳听得拳风劲猛,赵玉却惬意地倏闭上了眼,还做出了一副享受的德行!

    苗英当然不可能狠心下手,拳头在离赵玉鼻梁.5毫米的地方赫然停住。赵玉睁开眼睛一看,立刻双手齐上,将苗英第二次抱到了怀里。

    随后,他转身一倒,二人便一起摔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英英啊,其实,我不是疏于练习,而是……我一直在不停地查案子,根本没有时间啊!”赵玉揽着亲爱的苗英,一面用手轻轻抚摸她的脸庞,一面做出了解释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了,你去了特调组,还当上组长,还侦破了一件大案子!”苗英亦是深情地望着赵玉说道,“可惜啊,我最终还是没能跟你一起!真是令人羡慕啊!”

    “对了!”话题说到这里,赵玉急忙抓住苗英的双手,急切地问道,“你快告诉我,你到底出了什么事情?为什么非要离开我?为什么又大老远地跑到了新西兰?这到底是为什么?在兰丁岛上,你到底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谁知,赵玉还没有完全问完,苗英却猛地扑了过来,在赵玉的嘴上狠狠吻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苗英的动情,一下勾起了赵玉那隐忍了许久的相思之痛,开始激烈迎合,二人痛痛快快地拥吻了许久,然后便水到渠成般地进入到了下一环节……

    赵玉当然知道,既然苗英能够出现在自己的房间之内,说明她和大使馆的关系肯定不一般。

    既然衣架也砸了,台灯也碎了,cd机里的《铁血丹心》也用最大的音量播放了,可是,除了刚才有人过来喊他吃饭之外,使馆的人竟然毫无反应,这无疑说明,他们应该知道,现在房间里正在发生什么了吧?

    所以,赵玉也是彻底放松,毫无保留,把一腔热血全都奉献了出来!

    大使馆濒临惠灵顿海边,在赵玉房间外的房檐上本来停着好几只休息的海鸟。可房间内猛然响起的剧烈颤动,却把他们全都惊得飞走了……

    一直到晚上八点多钟,房间内的异常响动这才终于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苗英一手端着一杯红酒,另一手端着酒杯,给自己斟了小半杯红酒。

    “这是79年的白沙威浓!”苗英品了一口,说道,“为了招呼你,我爸特意要我给你捎过来的!”

    “啊?”赵玉一愣,急忙说道,“老丈人给的啊?这么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……尝尝吧!”

    苗英把手里的酒杯递给赵玉。谁知,赵玉因为激动,并没接过酒杯,而是伸手抓起酒瓶,来了个对瓶吹!

    咕噜噜……

    几口酒下肚,赵玉哦地吐了吐舌头,咂嘴说道:“这酒……还真特么好喝!替我谢谢老丈人吧!”

    “混蛋,混蛋!”苗英娇嗔地拍了拍赵玉肩膀,“暴殄天物啊你,这种酒世界上也超不过一百瓶去了!要是被我老爸知道,你……唉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啦,亲爱的,你赶紧告诉我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吧!”赵玉终于想起正事来,说道,“这样,作为交换,你告诉我你的秘密,我就把无头女尸案的侦破过程告诉你!”

    “什么!?”一听此话,苗英的眼睛里登时放起了光,“不……不是药厂杀人案吗?怎么……无头女尸……天呐!这不是黄皮本上的案件吗?你可别告诉我,在我不在的时候,你把它也给破了!这才……这才多长时间啊?”

    “活该……”赵玉直言不讳地说道,“谁叫你狠心地离我而去呢?我要是再找不到你,恐怕剩下的案子,也就全都被我拿下了吧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快告诉我,凶手到底是谁!?”苗英急忙像个小孩子一般,拉拽着赵玉的胳膊央求,可是,待看到赵玉缄口不语之后,她这才撅了撅嘴,说道,“好吧,我先说,我先说行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!”赵玉又仰脖喝了几口红酒,然后才满意地做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来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从哪儿说起呢?”苗英看着酒瓶说道,“嗯……从我上次回家开始吧!当初,我已经把咱们两个的事情告诉给我老爸和老妈了,这么说吧,你可别生气啊,当他们了解了你的情况之后,如果按照1分满分的话,我老爸给你打了一个19.5分,我老妈则给你打了11.5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去……你爸妈是当会计的吗?小数点儿用得挺好啊?”赵玉无奈地吐了吐舌头,又仰脖喝了一口红酒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不过嘛!”苗英转而说道,“当前几天,他们得知那个装在旅行箱里的资料,是被你得到的之后,这个分数已经发生了惊天大逆转了!要不然,我老爸也不会特意嘱咐我,给你捎这瓶红酒了!你知道吗?澳洲有个游艇大亨,曾经出2万美金买这瓶酒,我爸都没舍得卖呢!”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之后,赵玉差点儿没把嘴里的酒吐到苗英脸上!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也真够执着的!”然而,苗英并不在意什么红酒,而是心情激动地说道,“你这个大傻瓜!因为一张照片,你竟然跑了这么老远过来找我!是不是傻?我不是说过,让你忘了我吗?”

    “那么……”赵玉伸手揽住了苗英的玉颈,郑重地反问了一句,“你忘得了我吗?”

    赵玉话音未落,苗英的眼眶再度湿润,她轻轻地抚摸着赵玉的手,说道:“其实,这一切都是我从来没有想过,也从来不希望的!

    “赵玉,我是身不由己,而你却是歪打正着,你可能还不知道,你在兰丁岛上的一场暗战,已经改变了整个格局!现在一切都不同了,所以……我今天才能冒险过来见你!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