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707章 最恐怖的反击
    外国猛男死死地反压着赵玉的胳膊,试图用他的暴力强行将赵玉的胳膊拗断。

    然而,关键时刻,赵玉却是把头一低,然后点开了脑中的隐形易容器,将里面一个最最恐怖的鬼脸瞬间使用了出来!

    那鬼脸乃是一个弗兰肯斯坦和黑白无常的结合体,脸上不但打着恐怖的补丁,而且五官七窍全都往外流血,更厉害的,是他的舌头忽然变成一尺多长,而且还能动,真是要多惊悚有多惊悚!要多吓人有多吓人!

    变完鬼脸之后,赵玉唰地扭回头来,差点儿贴到外国猛男的脸上都,最恐怖的是,他那大长舌头竟然还在对方的脸上舔了那么一下!

    外国猛男本来正在一心一意地想把赵玉胳膊弄折,却哪里想到一眨眼的工夫,赵玉竟然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厉鬼!!!

    “啊!!?”

    纵然猛男能耐再大,也不可能禁得住这样的惊吓,登时吓得打了一个趔趄,坐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嚯哈哈哈哈……”赵玉也是第一次装鬼,没有什么经验,所以干脆学起了低级趣味的僵尸跳,一跳一跳地朝着外国猛男跳去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在那逐渐减弱的烟火照明棒的映照下,赵玉简直活脱脱就是一个来自地狱的恶鬼,联想到之前的种种不可思议,猛男哪里还有心思恋战,急忙拖着自己的瘸腿,往树林里面跑去。

    “哼,小样儿!”赵玉在心里说道,“看老子怎么玩儿死你!”

    那时间,赵玉本想再一次利用飞行器来个低空飞行,猛冲过去。他相信,只要他飞过去朝猛男腰上一抱,猛男必然得吓得休克!

    然而,就在赵玉准备起飞的时候,竟然一连发生了两件意外。

    第一个意外,是他的飞行器已经到了结束时间,不能使用了。如果想飞,必须再打开一个新的才行。

    而第二个意外则是致命的,当那外国猛男刚一冲进树林之后,林子里面竟然霍得响起一阵急促的枪声!

    砰……

    砰砰……

    随着枪声响起,但见刚才那个冲进林子的猛男,竟然又捂着胸口跑了出来,他不敢抬眼去看赵玉,只得踉跄着朝另一个方向的树林跑去。

    赵玉本想去追,却也被刚才的枪声惊到。不知道,是不是那外国猛男还有同伙?

    可是,既然有同伙的话,怎么又会冲着猛男开枪呢?

    不过,不管怎么样,赵玉没有武器防身,所以为了保险起见,他赶紧躲到了一棵树后,这才小心翼翼地扒头观瞧。

    结果,一看之下,赵玉登时傻了,但见从刚才开枪的林子里慌不迭地跑出一个人来,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——苏金妹!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苏金妹的手里还拿着一把手枪,她冲出来之后,双手架着手枪,紧张地瞄着外国猛男消失的方向。

    啊?

    赵玉一下蒙了圈,全然看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,急忙转过大树,伸手朝苏金妹示意道:“喂,金妹,你哪儿来的枪?这特么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然而,情急之下,赵玉竟然忘了自己现在是什么模样了!

    结果,他刚一露面,那苏金妹便吓得原跳起老高,竟然冲着赵玉开了枪。

    砰……

    幸好苏金妹的枪法也不咋滴,全都射到了空中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鬼啊……”

    开枪之后,苏金妹吓得转身就跑。可森林里一片漆黑,她根本忘了自己身后有棵大树,这慌不择路的一跑,脑袋正好撞在树上,把自己给撞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去!

    赵玉不可思议地抓了抓头发,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容貌不对,他赶紧关闭易容器,把自己又改回了本来面貌,这才忙不迭地跑到了苏金妹跟前。

    此刻,苏金妹被撞得晕晕乎乎,不能动弹。赵玉见她无碍,心里则担心那个外国猛男就此逃走。于是,他赶紧抢下了苏金妹的手枪,再度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谁知,他刚刚追了几步,便在地上发现了片片血迹。由此可见,苏金妹刚才开的拿几枪,应该是击中了他。

    赵玉也由此断定,此人应该跑不多远!

    果不其然,赵玉沿着血迹追踪下去,发现地上的血迹越来越浓,刚刚走了几十米出去,便赫然在一片树丛之下,看到了那个外国猛男。

    但见那猛男再也猛不起来了,就那样满身是血地躺在树丛之中,一动也不动。赵玉这才看到,他的胸口和脖颈底下,全都中了枪,人已经咽了气。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怎么……会这样?

    虽然,这个家伙的确是那个陷害了自己,以及杀害了韩德旺的凶手,可是,就这么被苏金妹给打死了,显然是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赵玉本想把他打个半死,然后逼他说出真相的,这下人都死了,很可能会断了线索。

    再者说,要万一无人机的内存卡上没有能够证明他们清白的证据,那岂不等于白白忙活了一场,非但证明不了自己的无辜,反而会越洗越黑?

    啧啧……

    这可怎么办?

    赵玉千算万算却怎么也算不到,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。无奈之下,他只得去翻动猛男的尸体,看看能不能找到有用的东西?

    没想到,猛男衣服没穿多少,身上装的东西却是很多。

    他的耳朵上塞着通讯联络器,赵玉知道,由于自己一直开着信号屏蔽仪,如果猛男还有同伙的话,他们之间应该是无法联系的。也就是说,他的同伙们,应该还不知道他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紧接着,赵玉又从死尸身上翻出了一个老式的翻盖手机、一把不知身牌子的汽车钥匙和一个好像手掌游戏机一样的装置。赵玉觉得,这个装置,应该就是那个无人机的遥控器……

    在翻看这些东西的时候,赵玉的脑子也在飞快地转动着,试图找出一个能够顺藤摸瓜,把敌人同伙找出来的方法。

    谁知,就在赵玉翻找死尸的时候,林子里面忽然传来了苏金妹带着哭腔的呼叫声:“赵玉、师父……赵玉……你……你在哪儿啊?呜呜呜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!”赵玉叹了口气,虽然苏金妹拖了自己的后腿,可她毕竟只是一个没有经验的小姑娘,这一切本不该是她所能经历的。她没有因此精神崩溃,便已经算是有够坚强了。

    听到苏金妹的呼唤,赵玉这才赶紧向她走去,跟这位小徒弟再次相遇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说什么了都?为什么不听话呢?”一见面,赵玉自然先要斥责一番,以显当师父的威严。

    然而,早已吓坏的苏金妹却直接扑到了赵玉怀里,哭了一个稀里哗啦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苏金妹痛哭流涕,赵玉这才收起了严肃地脸,问道:“你快说,你怎么跑这里来的?还有,你的枪……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谁知,苏金妹说得第一句话并不是自己有可能杀了人的事,反而是浑身战栗地向赵玉哭诉道:

    “师父啊,吓死我了,你不知道,我刚才……看见鬼了……呜呜呜……是真的鬼呢!而且,那个鬼,还穿着跟你差不多的衣服呢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