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677章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
    “阿弥陀佛……”进入餐厅,赵玉抖了抖棉服上的雪片,先在心里默默祈祷道,“系统老大啊,做系统要讲道义,无头女尸案已经了结了,你可要注意分寸,千万别再给我来什么案情大逆转之类!我真的已经精疲力尽了,倒不如……安排几个小妹妹,来个英雄救美之类,让老子轻松轻松最好,懂了么……”

    祈祷之间,赵玉迈步来到了餐厅,但见这里装修豪华,档次高雅,吃饭的餐桌,都用一个个红色高靠背沙发围起了隔断,是一种半开放式的包间。

    服务员热情地接待了赵玉,但赵玉并不是来吃饭的,他按照手机上的定位指示,找到了一张无人的四人餐桌,然后谎称自己等人,便自顾自地坐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此时,距离奇遇发生还有些时间,赵玉觉得这么干坐着也不合适,便干脆让服务员给他上了一壶免费的茶水。

    晚宴的时候,虽然喝的是香槟酒,但赵玉左敬一个,右敬一个的,也没少喝。再加上连日来未曾好好休息,此刻只感觉身心疲惫,喝了几口水,便疲倦地倚靠在沙发上,开始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可是,这种餐桌隔断挡不住那种没有素质的食客,他们大声吆喝,互相呛酒,有的还哈哈大笑,吵得赵玉无法安心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赵玉只好把耳机掏出来,在手机上播放了几首音乐。不知是巧合还是怎么的,手机打开的第一首歌,便是一首很久以前的老歌,名字叫做《大哥》。

    这首歌充满了江湖气息,深得赵玉喜欢,歌词早已背的滚瓜烂熟。于是,熟悉的音乐甫一响起,他便跟着轻声哼唱起来:

    “我不做大哥好多年,我不爱冰冷的床沿……”

    唉!

    哼着歌曲,赵玉的思绪不可避免地又飞回到了无头女尸案之中。毫无疑问,凶手李飞也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大哥啊,只不过,他这个大哥却做得很无奈,很憋屈!

    按道理讲,他对自己的师弟师妹们也算是有情有义了。可是,面对着人生的十字路口,他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做出了错误的选择,最终导致了他一辈子的不幸,以及那罪恶的一生。

    那么……他有的选吗?

    赵玉认真思考着前因后果,发现李飞生在贼窝,自小受到师娘的非人虐待,这已经注定了他的心里会产生畸形,为他以后犯下的罪恶种下了恶果。

    生长在那种灰暗的时代,李飞不可能再说什么健康成长,他根本没得可选!所以到头来,这件案子还是和银行存尸案那样,根本得不到一个公正客观的评判,在案子里面,只有法律,没有人情。

    他和裘新阳的结果都是一样的,只要是害了人命的罪犯,终将逃不过法律的制裁!

    面对这种惨痛的罪案,人们唯一可以做的,就是祈盼着社会的进步,能够摒除这种黑暗与不幸,让所有的孩子都能健康成长……

    叮铃铃……

    谁知,就在赵玉听着歌,思考案情的时候,从他前面的隔断里,忽然传来一声叮铃铃的脆响。

    赵玉赶紧摘掉耳机,抬眼一看,但见有人不小心摔了一个酒瓶,那酒瓶没有摔碎,而是陀螺一样地从地面上打起了转。

    随后,但见一个留着长头发的女人出现在赵玉眼前,那女人应该也是醉了,她弯下腰,抓了好几次,才把旋转的酒瓶抓牢,重新拎回了桌面。

    不会吧?

    虽然那女人只给了赵玉一个侧脸,但赵玉却感觉异常眼熟。哦……他猛地想起了自己的副本奇遇,难道,这次奇遇是因为——她!?

    想到此,赵玉小心翼翼地走出隔断,从侧面认真仔细地看了一下那个女人,这一次,他看得再清楚不过!

    这个女人,正是宝石专案组的——邬芳芳!!!

    竟然会在这里遇见她!?

    巧!

    巧吗?

    有了副本奇遇,赵玉自然觉不出什么巧合来,这家餐馆距离百灵警局仅仅一步之遥,邬芳芳出现在这里,也属正常。

    乍一看到这个脾气火爆的女人,赵玉最先想起二人之间的恩怨来,当然是想要趁机搞她一下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转念一想,却又让他放弃了。

    如今,赵玉已经知道了她的经历,对她的感觉已不像之前那样势同水火了。

    仔细想一想,这个女人似乎也挺让人佩服的,敢作敢为,敢爱敢恨,就是脾气实在太臭了些。

    其实,这一次双案共破,在某一层面上来讲,赵玉也算是帮了这女人一个大忙的。因为,毕竟他们两个都有找到宝石的限期令在身,如今宝石已经被找到了,那么刑事厅想要找借口把邬芳芳打回原籍的事情,也只能泡了汤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限期令不在,但邬芳芳的地位仍然变得十分微妙,她的前途显然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。

    宝石找到,宝石专案组势必会就地解散,那么……既然刑事厅不能把邬芳芳打回原籍,那就要找另外的事情给她干!

    可是,不管以后干什么,因为有前科在身,邬芳芳都必然会处处受制,处处遭受排挤。所以,她现在的处境并不乐观。

    之前的晚宴散场之后,焦处长还特意跟赵玉提到过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其实,最好的办法,就是邬芳芳自己写一个请辞信,申请调回原籍,这样对于她本人还有刑事厅的领导都好。

    邬芳芳毕竟在特调组干了那么多年,回去之后,只要这边的领导通个气,那么她想要当个科长、副局长之类的官职,是非常容易的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个固执的女人却是执意不肯,用她自己的话说,她宁可因为破不了案子被开除,也绝不低头!绝不请辞!

    正是听到了这句话,才让赵玉对她改变了一些看法。在赵玉看来,这个女人的能力不敢恭维,但最起码的血性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看来……赵玉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,心里琢磨到,看来邬芳芳今天晚上来这里喝闷酒,不是没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嗯……那么……今天系统把她安排在了我的面前,到底是什么意思呢?

    赵玉左右看了看,不知道,一会儿是不是能窜出几个流氓去非礼邬芳芳,还是邬芳芳待会儿喝得不省人事,得让自己帮她善后?

    谁知,就在赵玉左瞧右看之际,从正门口忽然急冲冲地跑进一个人来,那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,乍一进入,便直接怒气冲冲地奔着赵玉所在的方向而来。

    哎?

    赵玉抬眼一瞧,这个小伙子怎么看着如此眼熟呢?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……

    结果,赵玉还没想起他是谁来,小伙子便已然大步流星地跑到了赵玉的跟前,冲着赵玉身后的一个包厢喝道:

    “宋晓媛,你特么太过分了!”小伙子怒目圆睁,嚣张狂吼,“你把我们家都折腾成什么样了?还不许我骂你几句吗?这时候你要跟我分手,你到底怎么想的?玩儿我是不是?你今天……给我说个清楚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