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675章 被遗忘的时光
    本来,当人们听完李飞的供述之后,全都陷入到一片沉默与深思之中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谁也不会想到,这起震惊天下的一级悬案,居然会是这样一种复杂交错的情况。

    李飞那阴暗颠沛的一生,让人们既觉得惊心动魄,又感到灰暗唏嘘。

    众人的思绪也都是非常复杂,充满矛盾,谁也无法轻易给李飞的所作所为做出客观公正的评判。

    唯一不可否认的,只是李飞童年的不幸遭遇,确实是促成了这起惊天大案的直接诱因!而李飞的心理,也确实存在一定偏颇!

    可是,在他的杀人的背景下,却又有不少值得发人深省的东西。未成年人的保护缺失,家暴、虐待、盗窃等等等等,在这起惊天大案中暴露出来的问题,亦不是一个两个。

    谁知,就在人们还没来得及细细体会挖掘的时候,李飞竟然又爆出了这样一句惊人的话来。

    哇……

    现场不由得爆发出一阵低呼,赵玉亦是高高地扬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喂,什么意思这是?”冉涛瞪了李飞一眼,“难道……你认为我们警方抓错了人吗?”

    “我了解陶香……”李飞非常认真地说道,“他没那么容易被警察捉到的!除了拥有完美的偷盗技术,陶香最擅长的就是伪装!而且,在这个世界上,没有几个人真正见过陶香,所以,我想,要是万一,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傻了!想什么呢?”冉涛伸手朝崔丽珠一指,“好好看看吧!知道这姑娘是谁吗?告诉你,她就是崔方宇的亲闺女,是陶香一手把她带大的!”

    “喂,冉涛……你……你做什么……”崔丽珠生气地责怪了冉涛一句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崔丽珠便处在一种纠结的情绪之中,面对李飞,她并不愿表明自己的身份。虽然从关系上看,李飞是一个与她关系密切的人,可是,李飞却也是一个几近变态的杀人凶手,让崔丽珠胆寒心虚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们……你们别糊弄我……”听到此话,李飞自然是大为惊诧,可当他认真地看了看崔丽珠之后,却摇头说道,“她……她和我四妹可是长得一点儿都不像呢!”

    “费什么话,dna还有假么?”冉涛忿忿地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李飞皱了皱眉,“又是dna,原来,在崔方宇死的时候,就已经有这种技术了啊!”

    “冉涛,通知孙队长,把陶香带过来吧!”这时,赵玉在权衡了一番之后,对冉涛下了命令。

    别说,当李飞提醒之后,赵玉还真担心会被他说中,万一他们捉住的那个神经病真的不是陶香,那可就崴泥了!

    虽然这种可能性很小,但是,赵玉却不敢有丝毫马虎。他知道,其实自始至终,能证明陶香身份的,就只有崔丽珠的一面之词,要万一这里面真有什么猫腻呢?

    冉涛虽然嘴上如此说,自然也不敢怠慢,没多久,便在孙队长的配合下,把疯疯癫癫的陶香带到了审讯室。

    由于真正的凶手已经捉到,陶香的杀人嫌疑自然被洗脱掉,对于他的看守也不再像之前那样戒备森严。

    陶香刚一进入审讯室,崔丽珠先受不了了,立刻迎上去拉住了陶香的手,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!

    “是谁,在敲打我窗……是谁,在敲打我窗……”谁知,陶香却眼神散乱地哼唱着一首老歌,对崔丽珠的哭泣置若罔闻。

    “二……二弟……陶……”这时,李飞也已经看清楚了陶香的相貌,眼泪也是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哦……

    看到这个结果,赵玉等人总算是放心了。终于,在结案的最后节骨眼生,没再生出什么幺蛾子。

    这个疯癫老头,果然就是贼王陶香无误!

    “爸……你怎么样啊……他们……没有为难你吧?爸……”崔丽珠哭得梨花带雨,可陶香却一把推开了她,“别捣乱,我想不起词儿来了,后面什么来着?是谁,在敲打我窗,是谁,被遗忘的时光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真是四妹的闺女?”这时,李飞也不再怀疑崔丽珠的身份,他眼含热泪的激动说道,“竟然……竟然长这么大了!我上次见你,你还只是个两三岁的孩子!真……真的是你!崔方宇那混蛋是三代单传,我还以为,他就此无后了呢……闺女……呜呜……我跟你的妈妈……呜呜……我想我的四妹了,太想她了……”

    李飞失声痛哭,崔丽珠亦是难掩泪水,二人顿时哭成一片。

    “吵吵吵,我不跟你们玩儿了!”陶香摆了摆手,却把身后的刑警吓了一跳,陶香的手铐,竟然眨眼就不见了!

    “哎!?”刑警们吓了一跳,伸手要去拉拽陶香,赵玉却伸手拦住了他们,示意他们不要乱动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……”李飞终于意识到了什么,急忙指着陶香向崔丽珠问道,“他这是怎么了?这状态……好像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忘了吗?他的头受过伤啊!”冉涛说道,“外伤引起的精神失常!现在,你知道为什么陶香没有把老房子的秘密泄露出去了吧?”

    “原来……原来是这样!怪不得,你们警方能捉到他呢!”李飞痛心疾首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哎?你这话什么意思啊你?”冉涛立刻吹胡子瞪眼,“嘲笑我们吗?”

    “师弟,唉……是大哥不好,大哥不好!”然而,李飞却没有理会冉涛,而是来到陶香跟前,捶足顿胸地说道,“我当初,不该拿花盆砸你啊!你的头,本来就受了伤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……”听到此话,吴秀敏忍不住出声了,“李飞啊,难道,你还看不出来吗?陶香之所以会疯掉,外伤的因素固然存在,但其实……他心理上受到的刺激,才是最大的诱因呢!

    “如果,他没有从地窖看到那颗人头,或许,就不至于弄成现在这个样子了……”

    吴秀敏说完,现场一片安静。

    “是谁,在拨动琴弦……是那,被遗忘的时光……”陶香却依然还在傻傻地哼唱着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我错了!我错了!”终于,李飞痛哭流涕地跪在了陶香的面前,痛哭道,“二弟,我对不起你!我对不起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?师父?你怎么来了?”谁知,看到李飞下跪,陶香却忽然停止了唱歌,而是惊奇地望着李飞说道,“师父,你怎么还哭了?是……想我了吗?师父,我……我也想你啊……师父……我对不起你啊!我……我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弟,我是大哥,不是师父,你看错了……”李飞急忙拉着陶香的胳膊澄清。

    “没错,你就是我的师父,师父啊,我给你跪下了,你原谅我吧,我求求你了……”说着,陶香竟然也给李飞跪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光逆流,眨眼回到了数十年前的一个夜晚,百灵市,一家铝合金门市的后院之中。

    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,院子里却站着好几个人。

    而在院子的正中央,一个脖颈上被火筷子穿透的女人尸体,横躺在那里,地上全都是醒目的鲜血……

    “师父,大师兄也是为了救我,他也不想的,求求你,饶了他吧!”名叫杜曼婷的小女孩跪倒一个老人面前,苦苦哀求着。

    “闭嘴!人……人都跑了!让我饶他?我……我……”老人双眼血红,浑身颤抖地吼道,“他不是小孩子了,他杀了师娘,欺师灭祖啊!我怎么饶他?我这就去找人,一定要把他抓回来,让他给我老伴抵命!我特么真是瞎了眼了,竟然养了这么一个白眼狼,李飞!我要把你碎尸万段!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父,师父,不是大师兄的错,你放过她吧……其实……呜呜……其实……”杜曼婷紧紧拽住师父的裤腿角,意志决绝地说道,“其实,师娘是我杀的!是我不小心杀的,你要惩罚,就惩罚我吧!”

    “四妹,你别胡说!?”一听这话,旁边一个名叫崔方宇的男孩登时急了,“都这个时候了,你瞎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好!你杀的是吧?那我也先把老大抓回来问个清楚!你们两个人,谁也别想跑!”老人恶狠狠地踢了一脚,把杜曼婷踢到了一边。然后冲一大一小两个男生命令道,“你们两个把人看好了,妈的,真是造反了!我这就找人帮忙,把李飞抓回来……你们……哎……呜……呜……”

    谁知,老人在转身之间,却万万没有想到,那个大一些的男子,竟然猛冲上来,狠狠地勒住了他的脖子!

    “二哥,二哥……你……”崔方宇傻了,惊愕地大声喊道,“你……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陶……香,你……疯了……兔崽……哦……呃呃……”老人后面的话再也说不出来,脸已经被陶香勒得通红……

    “老三,师父要是不死,大哥和四妹就都活不成了!”陶香一面死死勒着老人的脖子,一面恶狠狠地说道,“所以,今天,只能这样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崔方宇虽然吓得脸色雪白,却也赶紧迎上前去,死死拉住了老人的胳膊,不让他挣扎。杜曼婷亦是颤抖着咬紧牙关,按住了老人的腿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