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667章 阴影
    这场审讯的级别显然不同凡响,南江省厅以及百灵警局的领导们从来没有想过,有朝一日,发生在晋中地区的无头女尸大案的嫌疑人,竟然会在他们这里受审。

    虽然百灵警局挑了最大的一间审讯室出来,但审讯室内外还是早已人满为患。

    在监听室这一边,级别最高的焦国凤处长自然要坐镇中央,其他省厅领导还有一些专业技术人员围在左右。到了最后,甚至连百灵警局也只有一位正局长大人挤了进去,其他领导只能站在门外旁听。

    而审讯室这边,赵玉率领的特调组自然是首当其冲。赵玉主审,吴秀敏辅助,曾可记录,冉涛负责传递信息。

    此外,因为崔丽珠与此案有着重大关系,而且深知他们盗贼一行的相关内幕,所以赵玉也要求她一同进入审讯室,在吴秀敏的身后做辅助工作。

    一切就绪之后,这场规模空前的审讯,终于开始了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赵玉之前做好了打硬仗的准备,可是,关于李飞的审讯,却是出乎意料的顺利,相比之下,甚至比处理那些一般案件还要顺畅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心理专家吴秀敏已经跟李飞做了沟通,李飞不但情绪已经稳定了下来,而且还做好了认罪的准备,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

    因此,在审讯开始之后,双方基本没有什么开场白与对话,李飞便坦坦然地把自己的经历全都讲了出来。

    令人意外的是,李飞竟然是从头讲起的,内容几乎涵盖了他的整个人生,虽然他的叙述有些琐碎纷杂,却还是听得人们跌宕起伏、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赵玉更是听得连连摇头,虽然他猜中了结果,可有关案件的整个发展过程以及这个杀人狂魔的心路历程,却还是与自己的猜测差之毫厘。

    “那座老房子,就是最初师父收留我们的地方,”李飞说道,“当时,还有几个像我这样不知从哪里来的孩子,被师父和师娘养着。但到了最后,就剩下了我和陶香两个。

    “其实,陶香也是后来成名了,才给自己改的名字,原来的名字叫……嗯……唉!我想,已经无关紧要了吧……

    “我比陶香大一些,但具体大多少,我也不知道!”李飞的语气中,含带着一种唏嘘般的颓废,让人听了心感寒凉,“我们连自己属什么的都不知道!

    “你们也看到了,那一片老房子濒临坟地,位置比较偏僻,但是距离市区并不远,是一个比较合适的贼窝!

    “打小,我就和陶香接受了师父严格的训练,学习怎么偷东西。你们不知道,我们两个当时受的什么罪,吃的什么苦!稍微练不好,就是一顿毒打,尤其是那个可恶的恶婆娘!

    “她有病的!每一次训练,她好像都盼着我们犯什么错误,能让她在我们身上过一把虐待的瘾,拳打脚踢,用钢条抽打这些都还是轻的!后来用烟头烫,用刀子划,甚至用开水烫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飞的情绪明显变得激动,语言亦是因为哽咽而变得停滞,由此可见,他当初经历的虐待,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。

    吴秀敏颇有经验,她立刻示意赵玉等人不要出声,给李飞一些时间,让他自己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……如果我能脱掉衣服的话,你们就可以看到的……”李飞的眼里噙着眼泪,激动地说道,“60年了,那些痕迹……一辈子也抹不掉了……”

    接下来,李飞又哽咽着缓了一两分钟,这才继续讲下去:“我和陶香都一样,但是,陶香比我还要惨,在某一次毒打和虐待之下,他的那个地方被师娘打坏了,再也没有了男性该有的功能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听到此话,吴秀敏的背后,赫然传来了崔丽珠的惊呼。她没有想到,陶香的功能,竟是这样被人毁掉的。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陶香比我坚强,他咬牙坚持了下来,把师父的绝技全都学到了手!”李飞又道,“可是,我就不一样了!非人的虐待给我造成了严重的心理阴影,每一次训练,我都没有办法完成,后来跟随师父出去干活儿,也只能跑跑腿,放放风,已然变成了一个废人!

    “越是这样,我遭受毒打的频率就越高,师娘的残忍程度也越来越厉害!其实,师父不是不知道她有这个毛病,可是,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纵然把陶香打成了那样,他也没怎么管!

    “我是后来才知道的,原来师娘有暗疾生不了孩子!可是,她生不了孩子也不是我们的错啊!?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?

    “那时候,可能是师父意识到我成不了才,所以在一段时间内,他又陆续选了不少孩子过来。后来,他只留下了其中的两个,男的姓崔,女的姓杜,这俩人就是我和陶香的三弟和四妹。据师父说,这俩人都比较适合入行,如果练好了,将来肯定不差!

    “虽然这俩人比我和陶香小不少,但是我们也算有了伴儿,彼此感情都挺好的。四妹长得漂亮,我们这三个男的也没怎么见过女人,全都对她特别喜欢,有什么好东西好吃的,全都会留着送给她!

    “不过,不管是谁,全都逃脱不过那个恶婆娘的魔爪,隔不几天就要被她找借口毒打一顿,三弟和四妹也不例外!

    “那时候,只有陶香还行,他的水平越来越高,甚至师父做不到的,他都可以做到。所以每一次师父出去,都要带着他。

    “再后来,可能是有了钱,师父便给我们换了一个距离市区更近的基地,而且还弄了个干铝合金门窗的门市打掩护。

    “那一年,我也说不准我是17、18还是19,亦或者……可能连17都没有吧?”李回忆道,“师父又收了两个徒弟,按顺序排下来,一个是老五,一个是老六。不过,这俩人好像是挂名的徒弟,只是学艺,根本不在店里面住,所以他们并不知道师娘的那种特殊嗜好!

    “但是,我和老三老四可是知道的,虽然条件好了,但师娘的嗜好不但没有减退,反而越发变态!那时候,我也不懂什么更年期之类,后来算了算,那恶婆娘正好是处在更年期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她对我们的虐待,已经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!对我和老三也就罢了,可是,有一天,我忽然看到,她竟然把四妹给扒光了,而且拿着一个水壶要往她胸口上浇!

    “四妹吓得浑身哆嗦,却不敢反抗,甚至连哭喊都不敢,但是,她只是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子啊,她真的是吓坏了!

    “我小时候被师娘用开水浇过的,要是四妹也被开水浇了,那一辈子就毁了!

    “那一次,我是真的急了,也不知哪儿来的勇气,冲过去就把师娘给撞开了!水壶也摔了!”李飞揪心地说道,“那恶婆娘起来之后,怎么肯善罢甘休?她登时就破口大骂着跟我撕扯了起来,别看我已经是个十七八的小伙子,但我身子并不强壮,没几下便被她推倒在地!

    “接下来,她抄起一把铁锨就把我拍在了那里!然后,她就像疯了一样,用铁锨往我的头上和身上狠拍,看那样子,非得把我打死不可!”

    “我早就被她打蒙了,脸上全都是血,天旋地转,甚至连疼痛都快感觉不到……”李飞痛苦地说道,“可是,打着,打着,我忽然发现,那恶婆娘居然停手了!

    “等我抹了脸上的血,再扭回头看的时候,这才惊恐地看到,那恶婆娘的脖子上,竟然插着一根捅炉子用的火筷子!

    “那火筷子扎透了她的整个脖子,她一头就栽在了地上,然后血就流出来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