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657章 杀人的原因
    虽然赵玉回到了办公室,但是有关飞鼠高的问询并未结束。更新快无广告。吴秀敏和崔丽珠还在向他询问着一些有针对性的细节问题,估计要一直持续到天黑才能结束。

    “老大,”此刻,冉涛推开门进入办公室,向赵玉汇报情况,“孙队长已经派人查过了,高万林没有说谎,宝石失窃案的时候,他确实因为一起寻衅滋事事件被人打折了腿!”

    “组长,我用过了所有的办法,但是都没有查到这个李飞!”曾可则坐在电脑前遗憾地说道,“应该和陶香一样,这也是一个没有身份的人!”

    “冉涛,我叫孙队长安排人像专家,给李飞画像,准备得怎么样了?”赵玉站在白板面前,向冉涛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已经找好了,是他们百灵最顶尖的画像专家,正在赶来的路上!”冉涛赶紧回答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赵玉点了点头,眼睛仍在紧紧地盯着面前的白板。

    “老大!”曾可沉了沉,说道,“你绝不觉得,高万林对这个李飞的描述,和咱们警方之前做过的心理侧写很像啊!?这一次,咱们是不是找对人了?”

    赵玉再一次微微点头,曾可说得没错。面孔阴郁,眼神冰冷,虽然高万林只是短短数语,却仿佛一下戳中了要害!

    回想当初怀疑陶香之时,赵玉一直有着深深的质疑,觉得陶香和他想象中的那个杀人狂魔差距很大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一次却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飞鼠高对于李飞的描述,赵玉便越发坚定了这个信念!面孔阴郁,眼神冰冷,他仿佛可以亲眼看到,无头女尸案的凶手,就那样站在自己面前!

    李飞!

    李飞!!

    凶手真的是你吗!?

    可是……虽然目标已经渐渐清晰,但是,一个巨大的困难却像一座大山般摆在了赵玉的面前!

    这个李飞,现在在哪儿呢?

    如何才能将其找到?

    根据飞鼠高的供词,6年前,当李飞变卖了陶香的宝藏之后,便再也没有出现过!按照当时的情况估计,此人必然已经远走他乡而去。

    李飞和陶香一样,都是那种没有身份,却又善于伪装的人。警方通缉了陶香那么多年都没有抓到,那就更别说这个李飞了。

    没有照片、没有指纹、没有dna,一个几乎趋于无形的人,又该怎样将他找出来呢?

    唉……

    面对着眼前的困境,赵玉禁不住重重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知道,当初之所以在无意中抓到陶香,不过是因为奇遇系统安排的一场意外。而对于这个李飞,却不太可能通过系统将其撞到!

    赵玉对奇遇系统非常了解,他知道,就算他想要利用奇遇去找李飞,也至少要和李飞距离较近,或是同在一座城市才行!所以,依靠系统的话,根本不靠谱。

    那么……还有别的办法吗?

    或许是无病乱投医,绞尽脑汁之间,赵玉甚至想起了他在百灵一中的那场副本奇遇来!

    有没有可能,那场奇遇也是系统给自己安排的某个提示呢?那个偷窥狂会不会就是李飞?亦或者跟李飞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本着不放过一线希望的原则,赵玉还是叫孙队长派人调查了此事去。但是,调查结果很快传来,那个偷窥狂只是一个偷窥狂而已,和窃贼根本沾不上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过去,眨眼来到晚饭时间。吴秀敏和崔丽珠终于审讯完了飞鼠高,回到了办公室。而热心周到的孙队长,则派人给他们送来了便当。

    于是,吴秀敏和崔丽珠一边享用晚餐,一边向赵玉做了简单的汇报。

    吴秀敏告诉赵玉,说她仔细观察了飞鼠高的细微动作,此人的情绪一直十分稳定,没有任何可疑之处。要么此人是个说谎的高手,要么他说的口供完全属实!

    “我也尝试过了!”崔丽珠说道,“飞鼠高根本不懂得我老爸的那些暗语手势,所以他不可能成为我老爸的同伙儿!”

    “组长,飞鼠高把李飞可能去的地方都写了下来,不过……”吴秀敏摇头说道,“他自己也说了,李飞仍然留在百灵市的概率很低!这6年之中,他从来没有听到过此人的任何消息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这个结果已在赵玉的意料之中,不过,虽然机会渺茫,却也不能容得一丝马虎,等到李飞的画像做好之后,仍然要派人去仔细调查的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,还有一件事……”这时,吴秀敏忽然放下了筷子,认真地对赵玉说道,“我们在后来的详细问话中,还得到了一个关于李飞的事情,不知道,这件事情会否对破案有帮助?”

    “对,我也觉得挺蹊跷的!”崔丽珠附和。

    见赵玉点头,吴秀敏这才仔细地说道:“是这样的,早在飞鼠高第一次供述的时候,我就察觉到了一些问题。那就是,关于李飞当年离家出走的那一个时间段有些模糊,李飞为什么要离家出走?他师娘为什么也跟着一起消失?后来,他师父又为什么也跟着死了?

    “于是,针对这个问题,我们再一次问过了飞鼠高。”吴秀敏稍微一顿,道,“飞鼠高是这样说的,他说,关于这件事情,其实他也一直特别好奇。为此,他后来还专门问过崔方宇和杜曼婷,可是,这两个人对此事却讳莫如深,什么都不说。

    “他们越是不说,飞鼠高就越好奇。所以,他和当时的老五猜测了那么两个版本出来:第一个版本,是私奔说,他们怀疑正值血气方刚的李飞和师娘有染,然后背着师父私奔了!师父一起之下气死了,为了顾及颜面,这才说什么师娘住院之类!

    “第二个,则是杀人说,他们怀疑,大师兄杀死了师娘,然后逃跑了!师父回来之后,悲痛欲绝,旧病复发,然后一命呜呼!

    “关于这两个版本,飞鼠高更加倾向于后者。因为,他们师娘的年纪已经很大了,而且长得也不怎么样,李飞就算瞎了眼,也没理由跟她私奔的!

    “正相反,早在飞鼠高入门之前,他便听到过风言风语,说这位正处在更年期的师娘有虐待倾向,经常欺辱虐待李飞和陶香等人。

    “而入门之后,飞鼠高也多次看到过,李飞身上有不明的淤青和肿胀等痕迹。因此,他怀疑李飞不堪受虐,所以杀死了师娘,这才引出那场出逃风波!”

    “哦?虐待?”

    听到此处,赵玉不由得心头一震,似乎想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东西。他急忙转回头,又把无头女尸案六名受害人的身份看了一遍:人贩子、民办教师、离婚离异、绑架儿童……

    蓦地,他猛然打了一个激灵,指着白板惊叹道:

    “老天!我好像有点儿明白,这些人到底是因为什么,而被凶手杀害的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