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655章 师兄师弟
    一开始,赵玉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认为焦处长不但替邬芳芳出头,而且,上级还想让陶香把罪名坐实,不管证据确凿与否,都让他来当这个杀人狂魔!

    所以,她才会强行中止自己的行动。

    试想一下,虽然陶香精神状态失常,没法取证,可正因为他精神失常,警方反而能更好的给他定罪!毕竟人头和金属箱都在那里摆着,说陶香是杀人犯,谁也不会反对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虽然消失的头颅已经被发现,但是由于无头女尸案的影响实在太大,警方一直没敢对外宣布,甚至连死者家属都没敢通知。

    可是,这么大的案子,就此隐瞒下去显然不是办法。警方必须得给公众和死者家属一个满意的交代!

    因此,如果陶香的杀人罪名成立,一切就全都不同了!警方便可以傲娇地向外界宣布,无头女尸案的凶手被捕,这起全国一级大案终于可以结案了!

    如此一来,此案必然会在全国掀起一股热潮,警方亦是会扬眉吐气!而到时候,谁还会去在意,这个陶香到底是不是真的杀人狂魔呢?反正,他已经是神经病了!

    以上这些猜测,才是赵玉真正担心的地方!那样一来,案子没办法继续,真凶也极有可能永远逍遥法外了!

    还好!

    看到焦处长对最新案情毫不知情,赵玉这才放下心来。看来,焦处长的着眼点一直放在了宝石案和邬芳芳的身上,根本没想到她的中止命令,会对赵玉造成如此大的影响!

    “哎呀……这是我的不对了!”在得知事态严重之后,焦处长赶紧做出了自我检讨,“我根本不知道案情有了变化,还以为无头女尸案只剩下写结案报告呢!还以为,你们是去寻找宝石呢!”焦处长焦急问道,“那……这件事还有没有能够补救呢?现在出发,还来得及吗?”

    “还好!还好!”赵玉擦擦冷汗,对处长大人说道,“还好我有先见之明,虽然你下了命令,但我没有听你的!嫌疑人,已经被我们抓住了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那就好,那就好……”焦处长这才松了一口气,即刻恢复了之前的威严,“赵玉,关于无头女尸案,你们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,给受害人一个交代!我们不能放过坏人,也绝不能冤枉一个好人!我们刑事厅的职责就是查明真相,要给基层工作者们带个好头啊!”

    嗯……

    赵玉点头之间,脑门上全是黑线。他早就知道,这位焦处长是干理论出身的,对于一线工作来讲,根本算不上什么内行。不过,人家打起官腔来却是有板有眼,常人莫及,难怪人家会当领导了!

    当然,赵玉心里还是非常庆幸的!不管人家内行外行,但最起码没有颠倒黑白,是非不辩。

    而且,对于这次谈话,赵玉亦是获益良多,不但得知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内情,而且还明白了领导们对自己的认可,也不用再去理会什么限期令了,这自然都是好事一件。

    摒除了这些后顾之忧,接下来,赵玉便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无头女尸案的破案中去了!

    焦处长表示,这件案子本来就由特调组负责,所以,她会马上下达指示,让南江省厅和百灵警局全力配合,一切听从赵玉调遣,务必要将无头女尸案彻查到底,不容有失!

    赵玉一面打着敬礼,一面在心里嘀咕:呵呵,要是早把话说得这么清楚,可能真凶早就被老子抓到了吧?

    20分钟之后,外号飞鼠高的玉器行老板,被冉涛等人带回了警局。

    虽然冉涛邀功心切,连连显摆,但话说回来,抓住这个飞鼠高的过程其实并不复杂。

    曾可一早把他的手机定位,发现他正在某家理发店理发,冉涛进去就把他按在了地上,然后戴上了手铐!

    此刻,为了审讯工作更加顺利,赵玉把吴秀敏和崔丽珠全都带到了审讯室,跟他一起审讯。

    吴秀敏毕竟是心理专家,她可以随时通过嫌犯的反应,来进行判断;而崔丽珠不但是窃贼界的内行人物,知晓他们的许多法门技巧,而且还是陶香的至亲,由她同审,自然再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起初,焦处长同意邬芳芳把崔丽珠拘捕,只是不想让崔丽珠帮忙寻找宝石而已。现在既然没有了利害关系,她也自然不会阻拦,一声令下,崔丽珠便再一次和赵玉并肩站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赵玉做好了打硬仗的准备,可没想到真的审讯起来,却非常顺利。

    赵玉只是答应飞鼠高,只要他肯老实交代,就能减免他倒卖赃物的罪名,甚至不用坐牢之后,他便什么都说了!

    其实,飞鼠高也是个明白人,他知道既然警方把自己带到了审讯室,便已经掌握了他的确凿证据。所以,狡辩什么的也没有意义,倒不如来点儿实际的。

    用他的话说,他自己没有杀人放火,也没犯什么重罪!如果自己的口供能给警方提供线索,并且还能帮助自己减罪的话,那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飞鼠高是一个长着鹰钩鼻子,头发谢顶,长得好似《林海雪原》里的座山雕似的人物。

    看到此人一张嘴,便说出如此务实恳切的话来,赵玉几乎出于本能地意识到了两件事情:

    第一件,这个家伙,应该和女尸案和宝石案无关。他能安然自得地在百灵开玉器行,便说明他心里没鬼!

    而第二件事,则是这个家伙,很可能知道什么重要内情!因为,对于自己提出的条件,他答应的那么痛快,说话又那么坦然,所以,赵玉感觉到,这个家伙很可能知道很多内幕,而这些内幕又恰恰是警方迫切需要的!

    赵玉猜得果然没错,飞鼠高一开口,便语出惊人!

    “当年,我们一共有师兄弟六个,但是……我和老五是后续的!”飞鼠高的声音尖锐而沙哑,可是语气却是非常坦然淡定,“只是被师父挂了个名而已,根本没学到什么真正的大本事!但是,前边儿那哥儿四个可就不一样了!尽得师父真传,呵呵……

    “尤其是陶香,陶香的大名,可是人人皆知,是个传奇一样的人物呢!所以,我常常把‘我是陶香师弟’这句话挂在嘴边,就是为了装装逼而已!但其实,我跟人家的技术,可真是一天一地!不夸张的说,我的手指,甚至比不上他的脚豆儿!”

    听到此话,赵玉等人对视一眼,赵玉眨了眨眼,示意大家继续往下听。

    “老三和老四混得也不错,还混成企业家了呢后来!他俩还成了两口子,小日子过得挺红火!只是后来不知怎么就家破人亡了……”说到这里,飞鼠高的烟瘾犯了,忙向赵玉申请,“警官,能来根烟吗?”

    “说清楚了,给你一整条都行!”赵玉的话,等于没有答应。

    “你快说,老三、老四叫什么名字?”虽然已经知道答案,但崔丽珠还是急切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飞鼠高无奈地耸了耸肩,这才回答:“男的叫崔宇,嗯,崔方宇!女的叫杜曼婷!我入门的时候,这俩人就挺腻的,所以,我就一直三哥四姐这么叫着!老五外号叫癞头,比我早几天入门,不过,这人是个天生的短命鬼,早就得病死了!

    “不知怎么的,癞头死了以后,师父和师娘也相继去世了,基本没教我多少玩意儿,我们就黄了摊子!前后加起来,好像连半年都没有吧?”飞鼠高无奈地说道,“所以,其实,我和陶香并不是很熟,统共没见过几面,我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呢!陶香天分过人,经常神出鬼没的,那时候就干大买卖去了,可羡慕死我了!倒是吧,对于我们老大,还算有点儿交情!”

    老大!?

    听到这里,赵玉心里咯噔了一下,忙问:“陶香不是老大吗?”

    “对啊,”飞鼠高点头而道,“陶香是老二,他上边还有一个——老大!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