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654章 又一个比我还损的
    “哇!不愧是大破药厂杀人案的大侦探!”焦处长冲赵玉伸出了大拇指,“这都被你猜到了?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真的?”赵玉不由得大摇其头,“我不明白,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把陶香被捕的消息泄露出去,对你们有什么好处?这不是把咱们推到风口浪尖上了吗?就不怕再引起什么外交风波?”

    “哎?你既然猜到了,不会不知道理由吧?”焦处长玩味的看着赵玉,很明显,是想要让赵玉说出那个答案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赵玉瞬间领悟,同样冲着焦处长伸出了一个大拇指,“感情……你们这是故意在气那个印度人呢!你们也真够损的!故意把消息传得满处都是,就是为了让那个ak知道,我们虽然找到了偷你宝石的嫌犯,但就是找不到宝石,我气死你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焦处长不禁莞尔,“还挺生动的!不过,没你说的这么儿戏,不光是怄一口气的事!这里面的关系也是错综复杂,但是,不可否认,akanksha的确把我们惹毛了!

    “如果说,宝石的丢失确确实实是我方的责任,那么不管是赔偿也好,追责也罢,我们也就认了!”焦处长冷冷言道,“可是,种种迹象表明,是他自己上演的这出买贼偷己的好戏!

    “戏演完了,还好意思舔着脸来跟我们要长短,你说,我们能咽下这口气吗?”

    “对,依着我,就算找到宝石,也说没找到!”赵玉坦言道,“这种虚伪小人,就是欠治!”

    “我们放出消息可不光是为了气他,”焦处长又道,“今时不同往日了,我们正盼着他挑起什么外交风波呢!这个人牵扯到多宗国际犯罪案件,包括当年卢刚的煤气中毒在内,国际刑警们也在查他,印度方面也一直觊觎着他的财富,他现在的处境,已经非常不妙!

    “这时候,我们放出宝石的消息,也算是放出了一颗催化剂,一方面想要刺激刺激他;另一方面,我们也想依此来看看催化的效果。如果akanksha为了宝石而就范,我们就可以获得更多的信息,如果能得到证据,就能将他绳之于法!”

    “高!高!实在是高!”赵玉又竖了一次大拇指,转而说道,“不过……话说回来,我的姐姐啊,你们和印度人的恩恩怨怨我不管!可是,犯不上拿我们这些当兵的开刀吧?限期令又是个什么鬼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焦处长没有立即回答,而是认真地沉思了片刻,这才出言说道,“这就是我要跟你说的另一回事了!印度人和我们,属于国际恩怨,但限期令的事嘛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私人恩怨吗!?而且……”赵玉眼珠一转,指着自己说道,“肯定不是因为我!要不然,你就不可能告诉我了!”

    “对!”焦处长点头承认,“你大可放心,第一,你破了药厂杀人案,当属首功一件!第二,你找到了无头女尸案的失踪头颅,而且抓住了重要嫌犯陶香!你现在已经是刑事厅的香饽饽了,所以,就算没有我挺你,你也不会受到什么影响,继续查你的案子就是了!只是……关于那颗宝石……你就不要再找了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原来如此!嘿嘿……邬芳芳啊,你丫终于完蛋了!”

    赵玉思维敏捷,早已想明白了整个过程。既然限期令不是冲着自己来的,那肯定就是冲着邬芳芳而来!

    不用说,肯定是邬芳芳那暴脾气得罪了人,惹怒了领导,这才让领导们借着羞辱印度人的机会,连她一块儿解决!

    而焦处长把崔丽珠带走,并且中止特调组的行动,其实就是为了不让他们找到宝石!

    只要宝石找不到,邬芳芳就完蛋了!

    阴谋中的阴谋,这一次,赵玉算是彻底服了,刑事厅的水同样似海深啊!

    “唉!赵玉啊,有些话,其实站在我这个角度来看,很难分出谁对谁错,邬芳芳有她的不对,可是,凡事也不能总看一边!”焦处长为难地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哦?”赵玉好奇,急忙催问,“处长大人,邬芳芳到底怎么得罪了大领导的?”

    “唉!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了!”焦处长叹息一声,说道,“邬芳芳以前有个未婚夫,是干缉毒的!不幸的是,在一次行动中,他未婚夫被毒犯连捅数刀,不幸身亡!而且,那个毒犯最后还是跑了!

    “后来,邬芳芳利用特调组的职务之便,遍查消息,终于亲手抓获了那名杀害她未婚夫的毒犯!”焦处长皱了皱眉,“然而,她不知道,那名毒犯当时已经变节,做了警方的线人!为了利用此人查到幕后毒枭,所以警方不得不释放了这名毒犯!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邬芳芳的脾气……

    “结果,在缉毒大队的动员大会上,当着上千人的面,她用茶水泼了某位大领导的脸!”

    “哇塞,比我还牛!”赵玉下意识地干洗了把脸。

    “大领导是缉毒方面的最高指挥官,这口气他怎么可能咽下?几次三番给刑事厅施加压力,要求把邬芳芳开除公职!”焦处长继续道,“但是,咱们厅长挺讲人情的,只是把邬芳芳打入到了宝石专案组而已!

    “其实,邬芳芳也为刑事厅立过不少汗马功劳,挺有能力的!本来,厅长大人的意思,是等这件事消停了,再慢慢将她重新启用!可是……在这个节骨眼上,却出了件意外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外?”

    “那个被释放的毒犯死了!”焦处长摇头说道,“就是被大毒枭杀死的!据说,正是因为邬芳芳抓过此人,而此人又被警方释放,所以才露出马脚的!如此一来,你想想,缉毒大队那边能善罢甘休吗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这样啊……”赵玉琢磨着说道,“厅长顶不住了,所以就利用这次宝石事件,来个限期令把邬芳芳处理了?这……不合道义吧?”

    “你又想错了!”焦处长微笑言道,“厅长这是在救邬芳芳呢!那边的要求是,不但要把邬芳芳开出公职,而且还要追究责任!可是,限期令上怎么说的?找不到宝石,就地解散,发配原籍!

    “这样一来,邬芳芳就不用被开出警队了!只是回老家继续当刑警而已!你说,这还是不讲道义吗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赵玉还真没想到,事情会如此复杂。本来,他对邬芳芳是一腔的仇恨怒火,可是,当他得知了邬芳芳的经历之后,这股仇恨,却隐隐产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跟邬芳芳有仇也好,同情也罢!”焦处长摊开双手说道,“泰米尔之星,你都不用找了!如果想找,也等限期令过了再说!”

    啧啧……

    听到处长大人的话,赵玉虽然五味杂陈,却又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“赵玉啊!接下来,还是说说你吧,你可能还不知道,你的表现已经引起了各级领导的关注,这一次,只要能把无头女尸案破了,那你可就前途无量了!你有机会打破特调组多项记录的!没准儿,还有可能破格晋升到刑事厅呢!”焦处长语重心长地说完,这才想起了案情,忙问,“对了,既然凶手已经捉住,那取证工作是不是也差不多了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赵玉长长地哦了一声,郁闷地说道,“闹了半天,你阻止我的行动,只是以为我去找宝石了是吗?”

    “对啊?”这一次,终于轮到焦处长意外了,“难道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姐姐啊,我被你害惨了!”赵玉赶紧道出实情,“你知道吗?无头女尸案可能另有真凶,我刚才好不容易得到重大线索,那是去抓人去了,你却让我撤兵,你知道,这意味着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另有真凶?怎么……会……”焦处长傻了眼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英雄……”

    关键时刻,赵玉的超级铃声又响了。这一次,赵玉也没什么避讳,直接接听了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里赫然传来冉涛兴奋的喊叫声:“老大啊,哈哈哈……我们几个不用做无头女尸了!那个飞鼠高已经被我们捉住了!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