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652章 谁在给她撑腰?
    当同样穿着泳装的男老师和女老师们,挥舞着救生棒和扫帚等武器冲进淋浴间之后,赵玉这才闹明白,感情他不经意间闯进的这座大楼,乃是学校的游泳馆!

    由于最近有个重要的比赛,所以校队的孩子们每天早起都要训练,这是刚刚训练完毕,正在洗浴间冲澡呢!

    很快,学校的保安和一些身强力壮的体育老师们也纷纷赶来,全都把赵玉堵在了那段走廊里面。

    其实,赵玉早早就能开溜。但是,说实话,他真的不甘心就此背负一个偷窥狂的罪名!

    更重要的,是在刚才女孩子们惊声尖叫的同时,他也忽然发现了一些奥妙:

    外面不结实的防盗窗,敞开的窗户,虚掩的小门,外加地面上泥泞水渍上踩出的脚印,这一切都让赵玉这位身经百战的大侦探,窥到了副本奇遇的真正玄机。

    因此,他故意等在那里,没有开溜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人来得差不多了,他这才把自己的警官证一亮,然后中气十足地昂首说道:“各位,不要误会,我是警察!我来这里是办案子的!不信的话……你们看!”

    言罢,赵玉飞起一脚,把走廊最前面的一个杂货间小木门踹开,木门里面赫然传来了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众老师一拥而上,这才惊异地看到,在那个脏兮兮的小杂货间里面,竟然还躲藏着一个人!

    此人是一个年纪在50岁左右老男人,身上穿着保洁员的衣服,手里还滴里搭拉地拿着一大堆摄像器材!

    由于赵玉这一脚来得突然,此人不但吓得浑身哆嗦,而且还用胳膊捂住了脸。

    “啊?怎么是你!?”

    没想到,捂脸根本不管用,众老师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,此人正是学校聘请的保洁员。

    “好啦,真相大白了!”赵玉仍然举着警官证,正气凛然地说道,“是这样的,我正在校园外面路过,你们的院墙矮呀!我凑巧看到这老小子鬼鬼祟祟的钻进了窗户,还以为是小偷呢!所以才一路跟了进来,没想到,他一大早上竟然干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都是摄像头吧?”某女教练指着老男人手里的东西说道,“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家伙,变*态狂!你还是人吗?竟然像给孩子们搞偷拍!”

    这位还穿着泳衣女教练真急了,冲进去就给了那人一脚,打得那人卷缩身体,一句话也不敢说。

    “打他!太猖狂了!打……”女教练一起头,其他老师岂能淡定,全都一拥而上,把那老男人堵在里面,一顿拳打脚踢……

    呼!

    赵玉这才重重地呼了口气,然后大摇大摆地向正门外走去。在路过义愤填膺的人群之时,他还抓住一位激动的男老师提醒道:

    “兄弟,我是重案组的,这点儿小事不足挂齿,就不要费心费力地送锦旗什么的了!我还没来得及更上级汇报,所以,还是赶紧通知你们当地的派出所吧!对待这种拿孩子们取开心的变态佬,一定要好好惩治!”

    “哎!对!对!”那男老师也被赵玉这一番装逼话给搞懵了,在和赵玉握了握手之后,便直愣愣地看着赵玉消失在了浴室的尽头……

    这位男老师不知道,当赵玉淡定地从正门走出之后,早就屁股上插了火箭,闪电侠一般地跑没了影儿!

    乖乖!

    虽然老子亮了警官证,也抓住了偷窥狂,但要万一被这些老师们缠住,说我是偷窥狂的同伙儿,那我还上哪儿说理去?不跑等雷劈啊?

    一路跑回到警车,赵玉顾不得平息自己的气喘吁吁,便赶紧把电话给曾可打了过去:

    “曾可,快点儿告诉我,到底怎么回事?崔丽珠到底是被谁给带走的?我不是告诉你们了吗?只要邬芳芳敢找茬儿,那必须得横着点儿,要多横就多横,不行就打丫的!你们怎么不听呢?”

    “不行啊老大,”曾可为难地说道,“大领导跟着了!邬芳芳有大领导撑腰,我们这些当兵的,哪敢玩儿横的啊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嫌疑犯呢?那个飞鼠高抓到没有?”

    “别提了!”曾可郁闷地说道,“还没到现场呢!孙队长就被他们局长叫回去了!还让他终止一切行动,把所有的人全都撤了回去!老孙也主不了这么大的事,只好听令了!

    “还有啊,那大领导说了,要咱们特调组也赶快终止行动,回百灵警局待命呢!还说,上级有最新精神指示!”

    “精神指示?指示个屁!这是搞什么鬼啊?眼瞅着就要破案了,这些混蛋王八犊子……”赵玉气得攥拳咬牙,破口大骂,骂了好半天这才稍稍冷静了一些,说道,“邬芳芳这个泼妇,竟然把她的大靠山搬来整我们!哼,想得美!你以为就你有靠山吗?我这就给焦处长打电话去,让她来给我说说理!我就不信了,我还能摆不平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组长,组长……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啊?”曾可犹豫着打断了赵玉。

    “讲你姥姥个孙子,跟我还拽什么官腔,说!”赵玉正在气头上,一声大喝,吓得曾可差点儿没拿住手机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”曾可颤巍巍地说道,“给邬芳芳撑腰的那个大领导不是别人,正是你说的焦国凤焦处长啊!”

    “bsp;   “我们正说这事儿呢!焦处长不是您的亲戚吗?怎么跑到邬芳芳那一边去了呢?”曾可纳罕言道,“崔丽珠就是被她带走的!所有的命令都是她下的,要百灵警局和咱们特调组,全都终止行动!”

    “焦国凤!怎么会……”赵玉紧锁眉头,认真琢磨,这才意识到此事的棘手程度,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。

    冷静!

    冷静!

    赵玉强行压了压火气,用心地思忖了片刻之后,这才毅然决然地对曾可说道:“曾可啊,要我看,这件事里可能另有隐情!

    “这样吧,我现在就赶回百灵警局,去找大领导们把事情搞清楚!

    “但是,你们几个可给我听好了!事不宜迟,兵贵神速!如果这个时候不尽快把飞鼠高捉住,咱们有可能错过一个缉拿凶犯的最好时机!所以,你们先别管上级那些鸟命令,把你们的本事全都给我拿出来,把飞鼠高给我捉住!”

    “可是,组长,上级命令……”曾可为难。

    “去他奶奶的上级命令,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嫌疑犯的重要程度?”赵玉吼道,“听我的,人捉住了,我一人奖励5万!要是没有捉住,我把你们三个的脑袋全都拧下来做成无头女尸!mmp!我就不信胳膊拧不过大腿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组……组长……”电话里,赫然响起了冉涛惊疑的声音,“您说错了,我和曾可应该是无头男尸才对吧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