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640章 跑偏的证据
    专家不愧是专家,高发财刚来没多久,鉴证科便连连传来了新的消息。

    首先,高发财从金属箱的表层上提取到了一种土壤常见微生物,并且通过微生物的生长周期,推算出了金属箱埋藏在土壤中的年份。

    据他推算,陶香的金属箱是在10至13年前埋放在那里的,杜曼婷死于21年前,这个发现,说明陶香并不是在杜曼婷刚刚下葬之后,将箱子埋放的。

    紧接着,重量级的发现又接踵而至。高发财竟然通过头颅残骸以及防腐剂中的某种微量元素,检测出了相关的时间。

    原来,防腐剂和头颅,都是在5至7年前一起被倾倒在金属箱中的。

    5至7年前的话,正好是陶香盗取泰米尔之星的时间,他偏巧在这个时候把死者头颅倒进宝箱,到底是何用意呢?

    很快,高发财又带领他的团队,使用某种化学方法,从金属箱内部的划痕之中,检测出了微量的漆器和金银粉末。

    如此,便可以证明,在那个金属箱之中,应该还存放过其他金银漆器。不知,那些金银漆器,是否就是陶香的宝藏?

    通过这三个发现,赵玉等人,已经可以大体理出一个时间脉络来:

    大约10年前,陶香在杜曼婷的坟里埋下了一个金属箱,当时,金属箱里可能装有不少金银宝物。也许,陶香是为了祭奠杜曼婷,也许是因为陶香需要一个存放宝物的地方。

    可是,到了6年以前的某天,陶香却把宝物从箱子里取出,并且换成了死者的头颅!

    于是,6年前的那一天似乎成为了一个关键节点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使得陶香要那么做?

    难道,真的和泰米尔之星有关吗?

    是不是,如果能破解这个难题,就能把宝藏的下落,以及那颗泰米尔之星找到了?

    高发财的效率惊人,才到中午饭晌十分,他便又有了新的发现。通过对六颗头颅的检验,他发现这些头颅的防腐处理方法,以及当初浸泡的防腐液成分,都有不同。

    年代越久远的头颅,其防腐方法与防腐液体成分十分简单。可是到了后期,防腐的手法却越来越先进,越来越高明。

    这个发现虽然令人震惊,但是对于赵玉来讲,却是早有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因为,高发财的这个发现,和无头女尸案上的尸检报告,是非常吻合的。

    当年出了案子之后,法医们同样发现了一个规律,越是往后出现的无头女尸,其防腐手段就越发高明。

    所以,警方认为,凶手在整个犯案的过程中,也是在不断尝试,不断进步的。他在处理尸体的过程中,也在寻找着效果更好的防腐办法。

    尤其到了后来的白丽丽身上,那具尸体处理得相当完好。

    凶手从尸体的鼠蹊部大动脉开了一个缺口,用一种专业的仪器抽干了死者的血液,然后又从颈动脉灌进去了一种自制的仿佛液体。这种液体不但能起到仿佛的作用,而且能让死者栩栩如生!

    据说,这种手法都是相当专业的入殓师才会懂得的,尤其是那种特制的防腐液体,一般都是家族秘方,不会轻易外传。

    高发财的尸检报告上指出,在白丽丽的头颅上还发现了一个孔洞,他怀疑凶手当初可能尝试提取白丽丽的脑浆,想要尝试某种头部防腐试验。而且,在部分皮肤组织上,亦是找到了涂抹过某种防腐药剂的痕迹。

    由此一来,种种迹象表明,凶手在尸体的防腐处理上下了很大的工夫,杀人更像是为了做实验一般,显然已经超出了普通杀人犯的心理范畴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看着鉴证科传来的一份份报告,本来正在享用午餐的特调组成员们,却再也没有胃口吃下去了,吴秀敏一面看着报告,一面紧皱眉头,对众人说,“我怎么感觉,这件案子,好像没那么简单了呢?好多地方看似合理,却又好像解释不通呢!”

    “是吗?比如呢?”冉涛放下盒饭,好奇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看啊……陶香喜欢那个女人,不让任何人欺负杜曼婷,谁敢得罪杜曼婷,他就要把谁做成无头女尸!”吴秀敏皱眉,“可是,他干嘛不直接把崔方宇杀了呢?你们不觉得,是崔方宇的背叛,才导致了杜曼婷的死亡吗?而且,不但不杀崔方宇,后来还帮助崔方宇找孩子去,这是不是不合理?”

    “这个好解释啊,陶香没有那种功能,杀了崔方宇又能怎样?”冉涛拍着胸脯说道,“我看啊,所有的事情,都是陶香暗中所做的,都是他的一厢情愿,不管是杜曼婷还是崔方宇,一概不知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啧啧……”吴秀敏又说,“如果陶香所杀的6个女人都是为了杜曼婷,那为什么,不等杜曼婷下葬之后,就把头颅埋在那里,反倒要等上那么多年呢?而且,就算等上那么多年,又为什么不直接把头颅放在里面,而是先放了许多宝物,然后又来回倒腾呢?实在解释不通啊!宝藏、头颅,换来换去的,这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没结过婚,你不知道!”冉涛又开始拿吴秀敏打趣,“你以为养个孩子很容易吗?陶香抚养崔丽珠,又要需要时间,又需要钱,所以为了把孩子养育成人,他又把宝物都挖走卖了呗?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了,以后讨论案情,你还是别插嘴了!”吴秀敏撅嘴,“你最大的本事,就是误导方向!吃你的盒饭去吧,千万别说话了!拜托……”

    啧啧……

    听着组员们的议论,赵玉亦是感觉到了一丝异样。他也觉得,陶香的事情,的确还有很多蹊跷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且,陶香的个人情况也和之前自己的许多推测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比如,从凶手处理无头女尸的细节上来看,此人必然是一个心思细腻,心理阴郁,近乎偏执的完美主义者!

    可是,除了心思细腻之外,贼王陶香,似乎不太符合这些特点。

    如果陶香真是一个完美主义者,那放在箱子里的头颅,不应该是那个样子。箱子那么大,里面有的是空间,他完全可以把头颅连同盛有防腐液的瓶子一起放进去的!

    就像当初剁手案的李丹那样,李丹还不算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偏执狂,还都把砍下来的手臂存放好呢!那么作为无头女尸案的凶手来讲,岂不更应该小心储存了呢?

    啧啧……赵玉越琢磨,就越觉得今天获得的这些证据有些跑偏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这案子里面,还有别的隐情?

    是陶香还有同伙,还是……陶香根本就不是真凶!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