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639章 专家
    南江省虽然地处南方,却依然逃脱不了寒冷的侵袭,一场寒流袭来,室外气温已经接近零点。

    而且,由于空气潮湿,让人感觉湿冷湿冷的,虽然屋中开着空调暖风,却依然感觉浑身发紧。

    室内室外温差巨大,也使得窗户玻璃上漫起了一层厚厚的白气,纵然天已大亮,却仍然看不清楚外面的东西,只能看见一片茫茫白光。

    曾可朝玻璃上呵了一口热气,然后伸手抹开了一块区域,这才终于看到了外面的警局大院。

    “哎?来了,来了,来了!”谁知,第一眼之下,曾可便瞪大了眼睛,赶紧呼喊众人来看。

    “是吗?哪儿呢?哪儿呢?”冉涛也赶紧抹开一块水汽,向外看去。但见警局大院内已经内三层外三层地站满了荷枪实弹的武警,惊得冉涛连连咋舌,“哇!好大的阵仗啊!陶香的身份又变了,现在可不光是什么贼王了!已经变成了杀人狂魔!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吴秀敏趁机嘲讽,“我看你哈喇子都流出来,难道你这是羡慕陶香吗?你也想这样风光一次?”

    “哼!狗嘴里吐不出象牙!”冉涛白了吴秀敏一眼,“哪儿都有你了还?”

    “哎?你们看,陈干事也来了!”曾可又看到了新的情况。

    三人一起向下看去,果然看到了联络官陈卓的身影。而且,在陈卓的身旁,还站着一个穿着中山装的老者,那老人虽然穿着古板,其貌不扬,却是精神矍铄,显得极有派头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曾可想了起来,“昨天我听到陈干事和组长的通话了,说他会派一名法医大佬过来,该不会……就是这位吧?组长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曾可回头看看屋里,这才发现,赵玉和崔丽珠早就不见了踪影。等他再向院子里看去的时候,这才发现,赵玉早已到了陈卓和那位老人的面前,跟人家握手呢!

    “走了,走了!”吴秀敏赶紧招手,“咱们也快点儿下去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曾可说得没错,那个穿着中山装的老者,的确是刑事厅特约请来的法医鉴证专家,是专门来协助警方进行无头女尸案的取证工作的。

    据说,这个人在业内的名气很大,曾经参与过许多国内外的重大案件,不但成绩斐然工作突出,而且还被许多高校聘为讲师,是一个几近权威的人物。

    只不过,此人名字却极不来劲,和他的牛逼身份特别不搭,此人姓高,名曰发财!

    高发财!

    这个名字,怎么听,怎么都像村口卖白菜的老大爷。

    不过,赵玉心里清楚,不管名字如何?刑事厅请来的专家肯定都有两把刷子的,说不定,此人真能在无头女尸案中帮上大忙,所以必须得好生对待。

    而且,自己今天开出了代表着朋友的“离”卦,说不定,这个老爷子就是他今天将要遇到的朋友!

    高发财为人随和,工作积极,在和赵玉握手之后,便赶紧换衣服,准备工作去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赵玉还没和陈卓说上几句话,便赫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但见那位邬芳芳组长,正率领着她的一众部下,也出现在了大院之中,正在安排着转交嫌犯陶香的事宜。

    邬芳芳早就看到了赵玉,可是仇人见面,岂能搭话?所以她看见也装没看见,仍旧自顾自地忙活着。

    最有意思的是,邬芳芳的一帮手下,仍然还处在鼻青脸肿之际。这些人在赵玉面前来回走动,全都尴尬地低着脑袋不敢抬头,生怕再被这个脾气暴躁的魔王抓到发作的机会!

    “小赵啊!”陈卓跟赵玉嘱咐道,“和药厂杀人案不同,这件无头女尸案事关重大,可是国家一级大案!头颅的发现,已经引起了高层领导的高度关注,你可一定要妥善处理好啊!

    “我刚得到消息,最晚后天,刑事厅的几位主管领导,也会前来百灵视察的,焦处长很可能也在其中。所以,尽可能地多掌握一些证据吧!别到时候,领导来了,案子却没有任何进展,那就不好看了!

    “对了,我们知道,陶香的精神状况不利于案情的调查。为此,我已经向清华大学心理系的教授们发出了邀请,他们随后会派出心理专家,专门来为陶香检查的。

    “还有,我们知道无头女尸案的死者位于不同地区,你们的人手严重不足!所以,我们已经通知了各相关单位,要他们全力配合!到时候,用到哪个地区的警局,你们只需要打个电话,把任务跟他们交代清楚就可以了!这一点,咱们刑事厅还是有优势的!”

    看到陈卓准备得如此细致入微,赵玉急忙抱拳称谢。

    陈卓所说的,的确都是赵玉目前面临的主要困难,既然领导们全都帮忙解决了,无疑能让调查取证工作更好开展。

    当赵玉和陈卓交谈得差不多的时候,陶香也被众武警押出了囚车,向百灵警局内部押送而去。

    “爸……爸……”崔丽珠好不容易在万种簇拥下看到了陶香的一抹影子,便急切地向前冲去,想要与父亲见上一面。

    赵玉眼疾手快,赶紧一把拽住了她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任何人也不能轻易接近陶香。

    “丽珠,丽珠!”赵玉将崔丽珠揽到了自己的身后,出言劝慰道,“别过去……稳住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……呜呜……爸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不是亲爹,但毕竟父女情深,看到陶香变成了重刑囚犯,崔丽珠如何还能保持冷静,当场呜咽哭泣起来。

    在如此众多的武警看押下,就连赵玉也根本连陶香的影子都没看到,不一会儿的时间,人已经被带进了大楼,而警局大院内很快恢复了安静。

    谁知,这个时候,邬芳芳却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?她站在距离赵玉稍远的地方,眼睛直直地瞅着赵玉身后的崔丽珠,眼神中则透出了几抹狠厉与凶恶。

    赵玉当然明白,他和邬芳芳的交恶源头,便是身后的崔丽珠。现在,邬芳芳看到崔丽珠不但没有戴着手铐,反而和自己如此亲近,她难免不会冒出什么坏水来?

    说不定,她正酝酿着,怎么跟领导告自己一个黑状呢!别忘了,无头女尸案可是和这个女人毫无关系的,寻找宝石的限期令对她来说更为重要!

    现在,赵玉不但抢了崔丽珠,而且还让她被迫交出了陶香,这个仇,明摆着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不过,赵玉可不怵这个女人,看到邬芳芳正在瞅着自己,他隐蔽地朝她竖起了中指,却没让陈卓察觉。

    邬芳芳见到后,登时火冒三丈,牙齿狠得咯咯作响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