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629章 阳光大道
    百灵市虽然不是省会,但是也通高铁,赵玉的第一站便是来这里查访崔丽珠的身世。

    不过,他和崔丽珠抵达的时候,已经是半夜两点,自然还是先要找个酒店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于是,他们就近找了一家星级酒店,准备住宿。

    谁知,有意思的事来了,在酒店前台,崔丽珠非得吵嚷着,让赵玉只开一间房,他们两人住一间即可。

    崔丽珠说,一来为了省钱,二来她没有身份证,没办法开房,不如开一个双人间。

    唉!

    霎时间,赵玉有些恍如从前,似曾相识。还记得当初和苗英到凌云查案的时候,自己也是千方百计地想要跟女神共处一室呢!可惜最后没有得逞。

    谁知,现在竟然有个童颜巨茹的小美女主动送上门来。

    然而,面对崔丽珠,赵玉却毫无雄性荷尔蒙冲动,所以他最后还是执拗地开了两间,二人各住一间。

    赵玉可是中央特别调查组的组长,要是连个房间都开不了,实在太没面子。而且,他开房间也根本不能使用身份证登记的。否则的话,他这边一开房,邬芳芳等人就会知晓他的动向了。

    要是邬芳芳知道自己来到了南江省,指不定又会弄出什么幺蛾子?

    可是,纵然各自开了一间房,但赵玉还是低估了崔丽珠的执着,当他洗完澡进入被窝之后,却发现崔丽珠不知什么时候,已经躺在了他的床上!

    “搞什么啊?”看到一个大姑娘躺在自己床上,赵玉的确产生了一丝不可避免的悸动。不过,他的理智却始终占据着上风,没有直接扑上去。

    “组长啊,要是我说,我刚才想给你讲个鬼故事吓吓你,可是最后把我自己吓到了,不敢一个人睡觉了,你信吗?”崔丽珠躺在床上,将头埋在枕头底下说道。

    嗯……

    别说,这个理由听上去还挺有新鲜感。

    “唉!”下一秒,赵玉无奈地叹了口气,将手搭在崔丽珠那光滑的小腿上,由心叹道,“小珠珠啊,不是哥哥我不解风情,而是你根本没有弄清实质啊!其实,你现在需要的只是一种安慰而已!而不是那种‘安慰’你知道吗?

    “以前,我也遇到过这种迷茫无助,但是,心结需要自己解,最后能够帮助你的人,只有你自己!

    “再说了,老子可是个有原则的人,正所谓兔子不吃窝边草,趁人之危不算好汉……所以……所以……”赵玉盯着崔丽珠的大腿,认真地说道,“所以,你现在就把衣服脱了吧,我这就下楼去买蜡烛和鞭子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现场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沉了足有一分钟,崔丽珠这才抱着枕头站起身来,低着头愤愤地骂道:“组长,你就是个变态神经病,哼……”

    哼完之后,她将枕头直接丢在赵玉头上,然后转身欲走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赵玉摆了摆手,呲牙说道,“人可以走,东西给我留下!一会儿没准儿曾可还要跟我汇报情况呢!”

    给你,给你……”说着,崔丽珠掀开自己的睡衣,把裹在里面的手机、手表还有钱包,全都没好气地丢给了赵玉。

    “贼不走空是吧?我警告你啊,就这一次懂吗?要是再有第二次,小心……”赵玉还没说完,崔丽珠已然从外面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你特么想累死我啊?”赵玉赶紧跑到门口,把房门锁上,脑门上竟然已经蒙上了一层汗珠。

    其实,赵玉心里清楚,崔丽珠这么主动投怀送抱,肯定是看上了自己。要是真的把她留下,今晚肯定不会虚度。

    可是,还是那句话,赵玉对崔丽珠的感情不过是同情而已!这个女孩子看似坚强,可因为自己离奇的身世和不幸的遭遇,已经濒临脆弱,急需有人呵护安慰。赵玉心知肚明,那种安慰并不是建立在床铺之上的!

    要想真的帮助到她,还得把整件事情的真相挖掘出来,让她活一个明白才好!

    第二天天亮之后,赵玉与崔丽珠在酒店吃过早餐,便开始了一天的追踪调查。

    昨晚,曾可熬了整整一宿,把崔丽珠的家族查了一个底掉,却发现崔丽珠的直系亲属,基本都已不在人世了!

    这倒不全是因为他们家门不幸,而是因为崔家本来就是三代单传,而崔丽珠的母亲亦是独生女所致。

    查了很久,曾可也只是找到了崔丽珠的几个远房亲戚而已,而这些人因为长期没有来往,已经形同陌路,没有寻访价值了。

    因此,赵玉转而把注意力集中在那些曾经和崔家有过交集的人身上。在本就不多的目标之中,有一个叫做马文亮的人很快进入了他的目标。

    此人乃是当年崔方宇的手下,挂名的公司经理,在崔方宇被捕入狱之后,他也被判了五年有期徒刑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个与崔方宇关系密切的人,必然会知道些什么,只要找到他,或许就能搞清楚当年的情况。

    于是,赵玉和崔丽珠开始寻找此人的下落,按照曾可查到的地址,他们找到了一处简陋的民宅。然而,这处民宅早已被马文亮抵押给了别人。

    房主说,马文亮是个不务正业的家伙,为人特别喜欢逛*窑子赌钱,五年之前,就已经把房子都抵押了出去,现在早看不见人影了,甚至连死活都不知道!

    赵玉又向房主扫听了一下崔家的事情,可房主根本不知。无奈之下,赵玉只好留了电话号码给他,说一旦打听到马文亮的下落,他必有重谢。

    开局不顺,但并不影响赵玉的信心,接下来,他带着崔丽珠,又走访了崔家的老宅以及崔方宇曾经居住过的地方。但可惜的是,不管是老宅也好,居住地也罢,这些地方全都已经拆迁了!他俩打听了很久,也没有找到什么知情人士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飞快,一眨眼便到了午饭时刻,赵玉只好和崔丽珠找了一家快捷餐厅,吃了一顿简单的午饭。

    突然得到了身世的消息,崔丽珠明显没有胃口。在吃饭的时候,一直显得局促焦急。

    “组长啊,眼瞅着7天已经过了半天了,可是……”崔丽珠担心地说道,“咱们还什么收获都没有呢!而且,咱们现在调查的事情,也根本和宝石案没有关系啊?就算查清楚了我的身世,又能怎样呢?”

    “皇帝不急太监急!”赵玉一面大快朵颐,一面跟崔丽珠开玩笑,“别说什么编外人员,你不过是我们特调组抓获的一名罪犯!期限到了,我们大不了就地解散,发配原籍而已!你就别瞎操心了!”

    “你说话好不负责任!”崔丽珠咬牙切齿,“你们破了案,我可以获得减刑的!你们要是完了蛋,我的大好青春,就只能在监狱里渡过了!而且,现在调查的,可是我的身世啊!我能不着急吗?要不这样?”崔丽珠眼睛一亮,“我去接触一下当地的地头蛇,然后咱们也发布一个暗花悬红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你出钱?”赵玉白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钱还不好说?给我点儿时间,很快就能搞定!”崔丽珠拍了拍胸脯,“组长啊,我有一种感觉,我那个亲老爸以前很可能是混江湖的!你看,咱们找的那个马文亮好赌好色,过得这么潦倒,怎么可能是在大公司当过经理的人呢?”

    “我去,这还用感觉吗?”赵玉毫不委婉地说道,“你老爸和这个马文亮都是因为走私进去的,难道你还认为他们都是被冤枉的不成?你一定没好好看资料吧?走私汽车和香烟也就罢了,连文物都有涉及呢!要是没点儿社会背景,根本干不了这一行的!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咱们更应该按照江湖的规矩来了!”崔丽珠肯定道,“找到以前跟我老爸有接触的古惑仔,就能得到消息了!”

    “得你个大头鬼啊!”赵玉皱眉,“我可警告你,咱们可是警察,嗯……我是警察!你要是再敢去干你的老本行,别怪我不客气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怎么办呢?”崔丽珠焦急,“总不能就这样干等着吧?”

    “也不见得……”赵玉仰脖喝了一杯茶,气定神闲地说道,“也许,我有个路子,可以行得通!”

    “哦?什么路子?”崔丽珠急问。

    “呵呵,”赵玉微微一笑,语重心长地说道,“小珠珠啊,你发现了没有?你我混迹江湖太久,遇到事情总是先往阴暗的一面去想,可是,我们却没有留意到,有条阳光大道一直摆在我们面前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