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627章 入殓师与秃噜嘴
    为了不引起邬芳芳等人的注意,冉涛和吴秀敏带着崔丽珠到一家专业的牙科医院做了鉴定。最后证实,陶香并没有欺骗崔丽珠,崔丽珠的确是96年生人,他父亲去世的时候,仅有两岁而已。

    另外一面,赵玉使用了一个隐形鉴定仪,把那张照片也做了鉴定。鉴定仪给出的数据再准确不过,那张照片的确切年份,也恰恰是至关重要的98年!

    还有,曾可通过耐心的寻找,已经把崔丽珠母亲的资料找了出来。原来,崔丽珠的母亲并不是因病去世的,而是丧生于一场不幸的车祸之中。当时,崔丽珠甚至连满月还没有出!

    如此一来,有关案情的时间线基本可以确定下来:

    96年,崔丽珠出生,同年失去了母亲;

    98年上半年,父亲被捕入狱,半年后因病亡故;同年,崔丽珠和白丽丽同时出现在了那张照片上;而到了98年的冬季,白丽丽又突遭横祸,成为了无头女尸案中的最后一名受害者。

    “白丽丽,是蒙乡省北齐林旗人。”曾可指着白板上的资料说道,“后来考上了南江师范学院,在南江省的省会上学,毕业之后留校实习。但是实习之后,档案上就没有下文了!

    “有的说,她回老家去了。有的说,她跟着男朋友去了男方家里。可是,因为白丽丽和家里搞的关系不好,所以在她遇害之前,一直处于一种不被人知的真空状态!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已经确定过了!”赵玉立刻更正道,“03专案组曾经去她的蒙乡老家查过,老家的人说她上学之后从来没有回去过!专案组还找到白丽丽的同学,证实白丽丽一直留在南江省会!但是具体做什么工作,就不得而知了!”

    赵玉所说的03专案组,正是金振邦队长当年所在的调查组。黄皮笔记本上关于此案的记录,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啊!”赵玉指着白丽丽的资料分析道,“我的资料上证实,白丽丽家境贫寒,乃是寒门学子。按理说,她的成绩优异,要想找个好工作,应该不难!但是,她显然选择了别的路子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再看照片上的白丽丽,看她的穿着打扮,是不是很成熟时尚,很明显像一个贵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冉涛好像领悟了什么,张开嘴刚要说话,却忽然被吴秀敏粗暴地堵住了嘴。

    “闭嘴你给我!”吴秀敏瞪眼说道,“等组长说完了好不好?添乱的家伙,真受不了你!”

    “你们再看,”赵玉又指了指崔丽珠的父亲,“崔方宇家住百灵市,百灵市距离南江省会只有150公里!而且,崔家做的是运输企业,如果他经常去到省会的话,那么有没有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是说……”崔丽珠皱眉,“白丽丽是我爸的小蜜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我有个问题……”谁知,这边没说几句,冉涛又举起了手。没等吴秀敏阻拦,他抢先说道,“我想问一下,咱们貌似是在侦破宝石失窃案吧?宝石是6年前被盗的,可是,咱们这是做什么呢?白丽丽就算是小珠珠的小妈,也跟宝石没有关系吧?”

    “哎呦我去,丢死个人了!”吴秀敏捂脸,“以后,别说咱俩认识好不好?机动队的,都是头大无脑啊!”

    “涛哥,”曾可急忙说道,“你看不明白吗?组长的意思,可不仅仅是宝石案呢!难道你不觉得,要是咱们能把无头女尸案破了,那宝石案就不算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?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”哦了半天,冉涛才逐渐闹明白两件案子的利害关系。

    “只能是个假设!”赵玉再度按照自己的思路讲下去,“所以,咱们未来要做的工作就是,找到崔丽珠的所有亲戚,还有当年认识崔方宇的人,看看这些人知不知道崔方宇和白丽丽以及陶香之间的关系!”

    “好的,这件事交给我吧!”曾可点头道,“今晚加班加点,也必须得搞定!”

    “辛苦了!”赵玉再度指着白丽丽的照片说道,“接下来,咱们假设一下啊!如果当时,白丽丽还留在南江省会的话,那么这张照片,是不是也是在南江省会拍摄的呢?如果能把照片上的地点确定下来,说不定会对案情有所帮助!”

    “哎呀……”这时,吴秀敏看出了一个问题来,“组长啊,这无头女尸案,还真是够悬乎的啊!别忘了,白丽丽的尸体,可是从甘垄市出现的!甘垄市属于晋安省,和南江省会的话,这距离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550公里整!”对于这个数字,赵玉可是记忆深刻,早在最初得到黄皮笔记本的时候,他便已经熟记于心了!

    “550公里,这么远……”吴秀敏皱眉,“凶手杀完了人,把尸体运送到千里之外,抛尸在一个未知的林子里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谁知,崔丽珠忽然插嘴说道,“也有可能,凶手是先把人绑架,到了目的地之后,再杀害的吧?我干了一辈子小偷,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变态的人!”

    “你才几岁啊,还干了一辈子?”赵玉撅嘴,“这还不是最变态的地方,最变态的,是凶手还把尸体小心地处理过,把尸体的血液抽干,并且换上了一种防腐剂。如果是在寒冷的冬天,尸体甚至可以保持一个月不腐烂!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!”崔丽珠咋舌,“那肯定不是我老爸干的,我爸是贼,又不是入殓师,哪懂这些防腐技术?”

    “对,你说的没错,”赵玉叹了一口气,“当初,警方也是这么怀疑的,怀疑凶手可能是一名有着处理死人经验的入殓师!而且还是一名高手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头呢?”崔丽珠怯怯地问道,“死者的头,都去哪里了?难不成,会被变态杀手收……收藏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样的话,倒是一件好事呢!”赵玉耸了耸肩膀,“至少可以找到证据了!我们现在最大的困难就是没有证据!就算找到了嫌疑人,只要他不开口,我们也拿他没有办法!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老爸,你放心吧!”崔丽珠说道,“不怕你们笑话,我老爸晕血的!而且,他后来都迷糊成那样了,要是杀过人的话,怎么也得秃噜出几句来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就有意思了!”冉涛再度忍不住出声,“泰米尔之星明明是你老爸偷的,你刚才也说,他都迷糊成这样了,那为什么不把宝石的下落秃噜出来呢?”

    “那就说明,宝石根本就不在我老爸手里呗?”崔丽珠白了冉涛一眼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啧啧……”谁知,听到二人的谈话之后,赵玉好像琢磨到了什么,他啧啧地砸了好几下嘴,这才对冉涛说道,“涛啊,你刚才说什么?什么秃噜嘴?”

    “我说,陶香为什么不把宝石的下落秃噜出来呢!”冉涛重复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赵玉将身体向后靠了靠,自言自语般地念叨了一句,“看来,我得去南江,走一趟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