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626章 重要的时间线
    “南江省,百灵市!”基地之中,曾可对着电脑屏幕说道,“没想到,崔丽珠居然真的姓崔!”

    此刻,赵玉和一众特调组成员,包括崔丽珠在内,全都围在电脑跟前,查看着最新的资料。

    “你真正的老爸,叫崔方宇!”曾可向崔丽珠示意,“不过,这份比对档案,来自于南江监狱!很不幸,你老爸,是名囚犯!”

    “我去,那句话怎么说来着?”崔丽珠无奈哀叹,“这都是命啊!”

    “可惜,这个人……已经不在人世了!”曾可遗憾地说道,“根据狱方记录,崔方宇因走私案被判10年有期徒刑,刚服刑不到半年,便因心肌梗塞去世了!幸运的是,虽然当时dna技术还没有完全普及,但南江警方还是留下了他的dna档案!要不然,恐怕很难比对上了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我妈呢?我……有妈吗?”崔丽珠的话看似无稽,却又满是苦涩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啊!”曾可快速地敲击着键盘,没多久便调出了相关资料,“我这里只有监狱方面的资料,崔方宇是一名运输公司老板,他的妻子……嗯……”曾可脸色一变,沉声对崔丽珠说道,“不好意思啊小崔,资料上写着丧偶!你母亲,已经先于你父亲去世了!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,98年坐牢……”吴秀敏说道,“当时小崔只有两岁,也就是说,她母亲可能刚刚剩下小崔,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……”崔丽珠明显心情沉重,“千万别告诉我,我妈是因为生我而死的!要这样的话,我真成了天煞孤星了!”

    “没有,暂时没有找到记录!你别着急,档案太久远了,我再想想办法!”曾可劝慰道,“给我点儿时间,我一定能找到详细资料的!”

    这时,看到崔丽珠情绪不稳,吴秀敏立刻走到崔丽珠跟前,轻轻地揽着她的肩膀,说道:“我想……这个时候,你最需要的就是一个拥抱!”

    吴秀敏不愧是心理专家,她只是轻轻一揽,崔丽珠便紧紧地扑在了她的怀里,低声抽泣起来。

    的确,这种时候,正是崔丽珠心理最为脆弱之时,非常需要一个依靠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觉得……不是什么巧合呢!”这时,赵玉看着崔丽珠父母的资料,怀疑道,“崔丽珠的名字,是陶香给起的,陶香让她姓崔而不姓陶,难道说……陶香认识崔丽珠的父母?”

    “我曾经问过我老爸,嗯……问过陶香,为什么我不跟他姓陶?”崔丽珠一边啜泣,一边不忘解释,“他告诉我,说让我姓崔,乃是为了要掩人耳目,背地里爱姓什么姓什么!你们也知道,我老爸不停的在改换身份,我们的名字也不过是个代号而已!所以,我也没有深究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白丽丽……白丽丽又扮演着一个什么角色呢?”曾可指着白板上的资料说,“陶香有白丽丽和小崔的照片,为什么,小崔会跟白丽丽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哦!”冉涛拍手说道,“陶香和白丽丽搞对象,陶香没有孩子,就把小珠珠,嗯……小崔给偷来了!后来,他俩闹掰了,所以陶香才对小崔说,你老妈剩下你就跟人跑了!”

    “喂,什么跑了?98年啊那可是,白丽丽变成无头女尸了!别瞎说好不好?”吴秀敏反驳道,“再说,白丽丽长得那么漂亮,干嘛要跟着没有那方面功能的陶香呢?要我看,这个白丽丽应该和小崔的父母有什么关系,不是他们家的亲戚就是保姆,是被请来照顾孩子的!”

    “别着急,别着急!”刹那间,赵玉隐隐升起了一种感觉,仿佛他已经找到了那个至关重要的线索,只是还没有抓住而已!他认真仔细地想了想,对曾可命令道,“曾可,赶紧的,把崔丽珠父母的资料写在白板上!把日期写清楚了,咱们对证一下时间,或许能理出什么头绪!”

    “对,对!”曾可赶紧按照赵玉的吩咐,把资料按照时间顺序写在了白板上。

    “喏,最早的那一年,是崔丽珠出生!”写完之后,曾可开始分析资料,“出生之后,母亲不幸离世,只剩下崔父独自抚养着她!

    “但是,好景不长,没过两年,崔父因走私入狱,入狱仅仅半年便突发疾病去世了。我们不知道,在父母双亡之后,只有两岁的崔丽珠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在白丽丽手上!”吴秀敏说,“照片上看着,那时候的小崔正好两岁左右吧?看着吧,白丽丽很可能就是崔家请来的保姆。崔方宇进了监狱,没人看孩子,所以孩子就交给白丽丽了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如果那时候小崔两岁的话,那可就是98年了!”赵玉皱眉说道,“就是那一年,白丽丽被凶手所杀,成为了无头女尸案的最后一名受害者!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崔丽珠既然后来落在了陶香的手里,难道,陶香就是……就是无头女尸案的凶手!?”吴秀敏傻眼,“陶香杀了白丽丽之后,发现白丽丽还带着孩子,所以就把孩子抚养成人,并且就此收手了?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鸡皮疙瘩啊都是……”冉涛吓得双手抱肩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可能!你们不要开这样的玩笑好不好?”崔丽珠立刻反驳道,“我老爸从来没有杀过人的!他是贼王啊,不是杀人犯!你……你们相信我,我是他一手带大的,他是什么人我最清楚,他真的不可能是什么杀人犯!”

    “冷静,冷静……我怎么感觉,好像咱们已经想到点儿上了呢?”赵玉嘴上示意大家冷静,可心里已经陷入到焦灼状态。

    “哎?会不会……杀人凶手,是崔丽珠的老爸啊?”冉涛忽然说道,“她老爸死在了监狱,所以从98年以后,就再也没有犯案了!”

    “猪脑子,你别说话了行吗?”吴秀敏嗔喝道,“纯粹是瞎搅合!白丽丽是在崔丽珠老爸坐监狱之后死掉的!没听说监狱囚犯还能出去杀人的!拜托,别添乱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曾可说道,“别的不知道,但是崔方宇坐牢的时间,和白丽丽的死亡时间是确定的,崔方宇是刚过完年坐的牢,而白丽丽则死于入冬之时。换句话说,白丽丽死的时候,崔方宇早已经入土为安了!所以,不可能的!”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赵玉看着梨花带雨的崔丽珠,道,“我们还不能草率的确定崔丽珠的生日!她只是从陶香的口中知道自己哪年出生而已,要万一陶香瞎说呢?还有,那张照片具体拍摄于哪一年,也说不定啊?所以,我们必须得把这条时间线整理清楚了,才能继续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年龄好说!”吴秀敏说道,“只要把小崔带到警局鉴证科,检查一下牙齿就能知道准确年龄了!可是,那张照片……”

    “照片可以通过碳检测确定,”曾可接茬说道,“可是,我们没法知道照片是什么时候冲洗的!所以,只能知道照片本身的年龄,却不能知道照片拍摄的准确时间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谁知,话题说到这里之后,赵玉居然得瑟起来,急忙指着照片对众人说道,“所以,我们做侦探的,要注意细节,细节决定成败,懂吗?你们仔细看,照片里白丽丽穿的衣服,看见商标了没?波司登是吧?羽绒服是吧?

    “所以,只要咱们找到这款羽绒服是哪一年发行的,不就可以缩小范围了吗?”

    “厉害啊,不愧是队长!”冉涛登时挑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曾可是找资料的行家,他打开电脑,立刻开始联系厂家比对,比对结果也很快传来。

    闹了半天,白丽丽所穿的那款羽绒服,竟然被厂家称为限量畅销款,从95年一直到现在,每年都有生产,款式全都是一模一样的!

    “呵呵,呵呵……”看到众人目光全都瞅着自己,为了化解尴尬,赵玉立刻一本正经地转移话题道,“瞧瞧?我刚才说什么来着?限量畅销款的羽绒服可不是一般人能买得起的,所以,这个白丽丽不可能只是一个看孩子的保姆,你们说……我说的对不对啊?”

    听到赵玉不知羞耻的转移话题,众人纷纷拿出毛巾手绢,开始擦汗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