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622章 谈何破案?
    其实,赵玉想要问问那个卖鱼女老板的事情,主要是想知道,这个女老板是不是也是无头女尸案的受害者之一。

    如果是的话,那么他基本可以确认,陶香就是本案的凶手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仔细琢磨之后却才领悟,那个卖鱼女老板都是在白丽丽之后发生的事情,在白丽丽之后,再也没有出现过类似的无头女尸。所以,他的猜测完全是不对的。

    他需要调查的,乃是陶香在1998年之前的事情,可那个时候,崔丽珠才刚刚两岁而已,现在已经无从可考了。

    因此,赵玉思来想去,认为崔丽珠根本不可能知道她还未出生之前的事情,所以,他现在跟崔丽珠说得再深入,也对案情起不到作用。

    “赵警官,告诉你一个秘密,或许,你不会相信呢!”谁知,崔丽珠在和赵玉逗了几句嘴之后,竟然面颊绯红地说道,“你知道吗?可没有你想象的那样,我还从来没有过男朋友呢!”

    “嗯?”赵玉皱眉,不解风情地吐槽道,“你丫有没有男朋友,管老子屁事?小珠珠啊,我现在正跟你探讨案情呢!你别老转移话题好不好?”

    刹那间,崔丽珠如遭闷棍,神色萎靡了下去。原来,经过之前的几番遭遇,还有赵玉的救命之恩,这个情窦初开的女飞贼还真对赵玉产生了好感。

    赵玉可是个中老手,他甚至知道,只要他加以渲染,今晚就能把这个童颜巨茹的女飞贼拿下。可是,赵玉现在真的没有心思,动这些儿女私情。

    而且,他和崔丽珠之间的关系比较特殊,似乎根本不在这些情情爱爱的因素之间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崔丽珠亦是冰雪聪明,很快从赵玉的口气中听出了什么,只好继把陶香的故事讲述了下去。

    也不知讲了多少时候,赵玉和崔丽珠全都熬不住了,这才进到各自的卧室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天一亮,赵玉便第一个醒来。经过一番深思熟虑,赵玉觉得,虽然陶香现在拥有重大怀疑,但是,他现在并没有确实的证据,不能确定他就是无头女尸案的真凶。

    所以,赵玉选择退而求其次,打算一面追寻宝石失窃案的线索,一面同时调查陶香的过往资料,看看他到底有没有可能是那个变态的杀手?

    因此,按照原计划,天一亮,赵玉便把自己的手机打开,并且将手机放在了他们秘密基地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他的所料,早晨8点一刻,数量黑色的轿车赫然停在了秘密基地的门口。那个专案组的邬芳芳,领着自己的数名组员,闯进了赵玉等人所在的院子。

    “太不像话了!太不像话了!”人还未到,赵玉便听到了邬芳芳的叫嚣声,“赵玉,你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听到邬芳芳的叫喊,赵玉和他的组员们陆续出现在了院子之中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吴秀敏皱眉道,“我们没有开手机,也没有通知任何人,她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?”

    “是啊,难道我们几个人里面,还有叛徒不成?”曾可瞅了瞅众人。

    “没有,”赵玉指了指自己的手机,“是我把他们引过来的!”

    说着,赵玉第一个走出屋子,来到了邬芳芳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赵玉,瞧你干的好事,我一定要到处长大人那里告你一状,让你吃不俩兜着走!”邬芳芳颐指气使地说道,“你们偷偷地带走了我的重要证人!然后,居然还派人来殴打我的同事!这……这这这成何体统?”

    赵玉抬眼看到,邬芳芳的几个手下,果然全都变成了乌眼青。看来,冉涛没有撒谎,他的确把这些人狠狠揍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识相的,现在就把证人交给我!然后跟我的人赔礼道歉!要不然……要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谁知,邬芳芳的话还没有说利索,赵玉却抢先一步迎了上去,竟然给邬芳芳来了一个万恶的壁咚!

    “喂!芳芳组长,你说什么呢?”赵玉邪邪地笑道,“是你搞错了,还是我没听清,上级明明要求咱们两组合作,一起查案的嘛!所以,我审问证人,貌似合理合法吧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强词夺理!”邬芳芳气得胸口剧烈起伏,“有你这样办事的吗?打人呢还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冉涛正在气头上,一听这话更是急了眼睛。

    然而,赵玉却不等冉涛发作,抢先一步喝道:“芳芳组长,我去你奶奶个腿!你丫是明摆着倒打一耙呢!你看看,你们看看,你们还有良知吗?”

    说着,赵玉摆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架势,指着冉涛说道:“我的好同事不过是奉命行事,跟你们所要案件资料而已!你们不给也就算了,竟然还打人,你们还他丫的是人吗?

    “你们看看,我好好的一个组员,竟然被你们打成了这样,我还没有要求你们赔钱,你们反而找上门来了!你们实在是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“你!你……你……”邬芳芳被气得七窍生烟,大声咒骂,“赵玉,你……你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欺人太甚?那你呢?”说着,赵玉故意将脸贴向了邬芳芳,邪异地笑道,“嘿嘿嘿……我欺人太甚的时候,你还没有出生呢!邬芳芳,你脑袋是不是让驴给踢了?上级不是只给你一个人下了限期令的,所以破案我也有份,你现在这么做,是不是太看不起我们了呢?”

    “就是!我们现在同坐一条船的,我们有权利跟你们共享资料!”冉涛附和道,“是你们先动手打人的!”

    “赵玉!”邬芳芳虽然被赵玉壁咚,却仍然不服不忿地吼道,“我和你不一样!你跟处长是亲戚,限期令一到,你不过是换个工作部门而已!可我们的人呢!全都得打道回府,发配原籍呢!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去你奶奶个熊的!”赵玉亦是皮口大骂,“谁特么是处长亲戚了?你这个人真是有病啊!你还看不清白,我们现在是同坐一条船的吗?你跟我抢资源,不更我共享资料,对你有什么好处?

    “你别以为我不知道!”赵玉指着邬芳芳的脑袋说道,“你就是打心眼里瞧不起我们而已!你觉得你们是宝石案的专案组,我们都是狗拿耗子是不是?你脑袋真的不转弯吗?你想没想过,我要是万一能把案子破了呢?”

    “破案?哼!”邬芳芳苦涩摇头,“6年了,专案组成立6年了,如今只不过是抓到了一个神经病,谈何破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