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619章 命运之石
    晚间7点,赵玉等人的秘密小屋内。

    冉涛鼻青脸肿地回来复命了,一进门就冲赵玉抱怨道:“组长啊,那个女的太暴了!死活不给啊!然后我就按照你说的动了手,然后就这模样了!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吴秀敏双手交叉,“你一个大老爷们儿,而且还是机动队上来的,连个女人都对付不了吗?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?”冉涛沮丧道,“那个火大姐根本没动手,她手下有五六个男的呢!告诉你,别看我现在这模样了,那几个家伙也比我强不哪儿去!最后要不是晋平警察们亮出了枪,我肯定把他们全都揍趴下了!”

    “好!”赵玉给冉涛点赞道,“打得好!要的就是这个效果!”

    “bsp;   “咳咳……”赵玉干咳了几句,急忙解释,“我只是料到,那个女人绝对不会给你资料!所以,像这样不肯合作的人,就得打他丫的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冉涛狐疑,“我怎么感觉,我好像被谁给利用了似的呢?”

    “吁!肉串来喽!闪开,闪开……”这时,到外面买羊肉串的曾可拎着一大包热气腾腾的肉串跑了进来,“谁要大腰子哦,有的是喽!”

    闻到羊肉串的飘香,赵玉后退两步,打开了里屋的门,冲里面的崔丽珠喊道:“喂,你也过来吃点儿吧!”

    “组长……”吴秀敏皱了皱眉,用手示意了一下自己的手指,那意思是在提醒赵玉,崔丽珠刚刚动过手指的手术,还不能吃羊肉这种“发物”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要不给你叫个外卖?”赵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谁知,他话音刚落,崔丽珠却从里屋出来,一边拿起肉串一边说道:“羊肉串挺好的,好些天没吃烧烤了,还是让我吃点儿吧!嗯……有没有板筋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冉涛看到崔丽珠之后,不由得一愣,急忙抬头看着赵玉,用眼神问道,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原来,赵玉到达医院之后,直接以提审罪犯为名,把崔丽珠带走了!现场看押她的,都是晋平警方的人,他们自然不敢阻拦赵玉。

    而且,根据刑事厅的最新指示,赵玉是宝石失窃案的合法调查员,而崔丽珠跟宝石失窃有关,所以赵玉提审她也是名正言顺,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出了医院之后,赵玉按照原先的计划直接把崔丽珠送到了他们的秘密小屋。

    当然,在路上,赵玉也把当前的情况跟崔丽珠讲明白了!崔丽珠担心自己的父亲遭遇危险,自然是表示一百个配合赵玉。

    “我问过上面了!”赵玉一边吃着喷香的肉串,一边对组员们说道,“七天的限期令,是从明天凌晨算起的,现在还没有正式开始呢!所以,咱们还有时间好好乐呵一下!”

    说完,赵玉率先打开一瓶啤酒,仰脖喝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“组长啊,你可真是乐观!”吴秀敏无奈摇头,“别说七天,就是给咱们七十天,时间也不够啊!要是万一,宝石现在已经到了国外呢?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赵玉又痛快地喝了一大口,对众人说道,“你们仔细看看吧,邬芳芳在旁边虎视眈眈,刑事厅那边又有人费尽心机的排挤咱们!

    “人活着,就是为了争一口气!

    “所以,你们记住,调查开始之后,你们每个人都要给我拼尽全力!”赵玉虽然声音不大,却是不怒自威,“告诉你们,别说国外,就是那块宝石落在美国白宫,我也会想尽办法把它取回来的!有时候,不逼自己一把,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有多大能量!”

    说完,赵玉举起啤酒瓶,一饮而尽!

    曾可、吴秀敏等人全都被赵玉的话说愣了,他们沉思了数秒之后,眼神这才变得坚定。冉涛和曾可赶紧抄起啤酒来,举杯畅饮。而崔丽珠看向赵玉的眼睛里,亦是多了一丝异样。

    酒足饭饱之后,有关宝石的调查工作就算正式开始了。

    大屏幕上,再度出现了那块魅幻般的蓝色宝石。蓝宝石,虽然不比钻石和红宝石名贵,却因为其深邃如夜空的蓝色,被人们蒙上了一种神秘的色彩,被人们称作命运之石!

    就拿这块著名的泰米尔之星来说,它除了本身命运多舛之外,还见证了印度古代多个王朝的兴衰盛败,乃是一块名符其实的命运之石!

    不知道,赵玉会不会因为这块石头,而改变自己的命运?

    “当年,我和我爸隐居在朝海市的一座沿海县城里面,那是一座特别宁静,特别与世无争的小城。我在那里上初中,我爸则在邮政储蓄打了一份兼职……”崔丽珠详细地介绍着自己的经历,“我觉得,我老爸之所以被人们成为贼王,其实,并不是他的技术有多么出神入化,而是他的伪装工作做得比谁都好,扮什么像什么!

    “我记得,有位独居的鱼摊女老板还看上了我爸,经常给我家送海鲜,有时候根本都吃不了……

    “不过,我爸的本职工作,还是从来没有耽搁过的。有时候,他接到生意,总要消失那么几天。如果是一些距离较近又特别简单的活儿,他还会带上我一起!我的技术,就是在那一次次的实习中突飞猛进的!”

    “我滴奶奶熊,理论联系实际,这可真是各行各业共用的座右铭啊!”赵玉不禁赞叹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6年前吧,也就是蓝宝石失窃之前,”崔丽珠终于说到了重点,“有一天,我爸告诉我,他接了一个大活儿,需要10天左右才能回来!当时,我也没觉得怎么样,我爸的心理素质特别好,纵然是泰米尔之星这种级别的宝物,也不能让他产生丝毫波动。

    “我爸刚走没几天,我就从新闻上听说了宝石被盗的事情,”崔丽珠道,“我当时也挺惊讶的。但是,我吃不准,这件事到底是不是我老爸做的?我记得,我爸为人低调,以前很少盗窃这种影响特别大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然后,我就等啊等,可是,10天过去了,他并没有回来!”崔丽珠叹息道,“半个月过去了,也没回来!最后,一直到了30多天的时候,我都准备去首都寻他呢,他这才回来!

    “可是,人虽然回来了,可他的状态却特别不好!”崔丽珠回忆道,“一开始是健忘,忘这忘那,说话颠三倒四,有时候甚至时间颠倒,连白天黑夜都分辨不清!再往后,他的嗅觉和味觉也有所退化,一直到最后,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!

    “是的,在他刚回来的时候,我急于知道真相,曾经问过他许多次有关泰米尔之星的事情!”崔丽珠不太确定地说道,“他有时候告诉我,宝石是他偷的!有时候又告诉我不是!给我的感觉,他说肯定的时候,应该是清醒的!所以,我一直认为,宝石就是他偷的!

    “我还问过他宝石的下落和他的遭遇之类,可他总是说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答非所问,还有……他一回来,就让我赶紧收拾东西,准备搬家!

    “我当时没想到他病得那么严重,就听了他的话,陆续搬了十几次家。一直到我确认他的精神出现问题之后,这才不再听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其间,我也给他做过检查,看过很多医生。医生说,他头部受过撞击,导致大脑受损,病情只会越来越严重,复原的几率极低。

    “再后来,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些话了晋平,从那家养老院安定了下来。而我迫于生计,则投靠了张平街的马强!”

    “得!”吴秀敏无奈摇头,“说了半天,还是跟没说一样!到现在,我们甚至连宝石是不是陶香偷的,都不好说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崔丽珠毫不否认地说道,“要是我老爸把宝石的下落告诉了我,我至于混成现在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不,不对……”谁知,忽然间,赵玉忽然摇头对崔丽珠说道,“我怎么感觉,你老爸好像一个冒牌货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