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617章 只有一个办法
    在赵玉面前的大屏幕上,那颗6年前失窃的泰米尔之星,已经被放大到了一定程度,从赵玉的角度看去,这颗宝石果真精美绝伦,给人深深的震撼!

    净重67克拉的蓝色宝石呈完美的椭圆形,被镶嵌在一条光彩熠熠的白金项链之上。更新快无广告。虽然是蓝宝石,但是媚幻的蓝色之中,却还闪烁着幽绿的光,使整块宝石显得神秘莫测。

    据说,这块宝石曾经一度镶嵌在印度国王的权杖之上,后来经历多次战乱以及多次丢失之后,这才最终落到了一位印度收藏家的手中。

    6年前,在首都举行的某展览会上,这颗宝石也获邀展出,却没想到,刚刚展览不到两天,便被人盗走了!

    据说,那场展览会采用的是最先进的安保手段,本来是万无一失的,可没想到,最终还是被人偷走!

    这件事情,曾经引起过不小的轰动,如此重要的一颗宝石在展览会上丢失,实在是令主办方威信扫地。

    于是乎,刑事厅派出最优秀的刑警去调查此事,却没想到一查就是6年。6年之中,这颗神秘的宝石再也没有露过面,从此下落不明。

    当时,民间曾经有过传言,说此事乃贼王陶香所为。可是,长期以来,贼王陶香不过是警方调查记录上一个捕风捉影的名词而已,没人知晓他的身份,更没人知道,他到底身在何方?

    “我、邬芳芳、陈卓、崔丽珠、晋平警局、刑事厅……”一面看着钻石,赵玉一面从白板上写下一串串名字,原来,他在努力地分析着,到底是谁在背后摆了他一道,把陶香的消息泄露出去的。

    可是,思来想去,他却怎么也不得要领。

    首先,他自信,他领导的特调组不会出现问题。通过短时间的接触,他对吴秀敏、曾可和冉涛的能力,还是比较认可的。如果出卖消息的话,对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好处。

    其次,他觉得邬芳芳更不可能泄露消息,因为签完字之后,她可是宝石案的主要负责人,消息泄露出去,对她的工作和仕途都不利。

    陈卓是联络官,但是陈卓很专业,在汇报案情的时候,他根本不在场,所以也不可能是他。

    再有,也不太可能是晋平警方做的,如果是普通警员的个人行为,不可能连黑客都能使用出来。而如果是晋平警方高层的话,也亮他们也没那个胆子。

    还有,崔丽珠就更不会了,陶香是她的义父,出卖消息只会给陶香带来杀身之祸。而且,崔丽珠还在收押之中,也根本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因此,思来想去,赵玉觉得只有一种可能,泄密的事情,很可能出在刑事厅的身上,而且还有可能是某个高层!

    他之所以这样认为,主要有四点依据:

    一、他曾经把陶香的事向刑事厅汇报过,刑事厅的领导众多,如果有某位领导想要了解情况的话,应该不难做到;

    二、能够使用黑客这种高级手段,似乎也只有刑事厅的高层领导,才有可能做到;

    三、从时间上看,也是刑事厅这边出问题的几率大。因为赵玉是前一天晚上汇报的,泄密的人有充分的时间来实施泄密计划;

    四、赵玉有隐形探测仪在身,如果有谁想要跟他搞窃听的话,他立马就能识破。既然不是赵玉身边的人,那么来刑事厅的几率也明显增大!

    综合以上几点,赵玉得出了一个让他汗毛直立的结论,不知道,是针对他,还是针对邬芳芳,在刑事厅的高层领导之中,应该有人想要整死他们其中的一个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一点,赵玉几乎出于本能地想到了那位杨科长。

    啧啧……

    赵玉认真琢磨,难道……是这个杨科长发现了他在厕所身中臭气弹的事,是我做的了?这是想要趁机报仇?

    嗯……貌似,有这种可能吧?虽然臭气弹的事情,他不可能得到证据。但是,他出事的时候,自己可是的的确确在刑事厅的大楼走廊之中出现过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他是不是已经察觉到了什么,认为我和他的中毒有关?正因为他找不到证据,这才使了这么一个阴招儿,利用泄露消息,来陷害老子?

    奶奶个熊……

    要真是这样,那……

    不,不对……赵玉仔细推敲了一下,感觉自己不能如此武断地下结论。虽然那个杨科长有可能陷害自己,但是,利用黑客控制媒体的话,似乎犯不上吧?

    谁都知道,泄露陶香就等于泄露国家机密,这样做会有损国体,一旦查出,必然重判!他区区一个科长,还犯不上为了私人恩怨,而做出如此大不逆的事来吧?

    那么……如果不是针对我呢?是不是,有人冲着邬芳芳来的?邬芳芳嘴那么臭,是不是她得罪了什么大人物?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时候,赵玉便没办法再继续下去了。虽然阴谋的味道越来越重,可由于缺乏证据,他也没办法轻下结论。

    正此时,曾可垂头丧气地走进办公室对赵玉说道:“组长,我已经派人查过那几家媒体的电脑,已经什么痕迹都没有了!那个黑客,绝对不是一般的高手!所以,要想从这里找到证据,恐怕是不可能的了!”

    曾可的话,赵玉早有心理准备。既然对方已经出手,必然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,绝对不可能留下证据的。

    “这下可怎么办?”曾可无奈地说道,“我听说,宝石的失主已经摸到了消息,正通过外交手段扫听这件事呢!依我看,这件事可是不好收拾了!”

    “咳!有什么不好收拾的?”冉涛翻了一个白眼,无所谓地说道,“交接文件都签好了,还有咱们屁事?要我说,咱们别在晋平这边磨叽了,赶紧收拾包袱,回晋边去吧!还有无头女尸在等着咱们呢!”

    “我的姥姥啊,你是弱智吗?”吴秀敏趁机打击冉涛道,“走?往哪里走?难道你看不出,要是泄密的事情解决不了,咱们的特调员生涯就已经结束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有这么严重?不就是一块宝石吗?”冉涛不以为然,“保险都赔给他了吧?还怕他找个什么鸟事儿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!”吴秀敏果断地说道,“关于文物展览保险,我国起步较晚。而且,那一次展览,是国家机构和博物馆共同负责的,并非盈利性质,根本就没有买什么保险!要不然,失主也不会寻求外交援助了!你去想吧,作为失主的话,这一次肯定要比上次闹得厉害!”

    “我去,要这么说的话,上头会不会拿咱们开刀呢?”冉涛这才领悟过来,“惨了,惨了,怪不得,我刚才看到陈卓干事跟死了亲爹似的呢!咱们这帮人,岂不都要遭殃啊?”

    “嗯!”赵玉微微点头,语重心长地说道,“事到如今,也只剩下一个办法了!”

    “哦?”一听有办法,大家全都抬起头,好奇地看着赵玉。

    然而,赵玉还没有道出答案,联络官陈卓却火箭一般地冲进了办公室,对众人高声说道:

    “行了,这下行了!上头给咱们下了限期令了,要求赵玉的特调组和邬芳芳的专案组共同调查宝石失窃案!然后……嗯……”陈卓抬眼看了看赵玉,道,“上头说了,限你们在7天之内,把泰米尔之星找回来,如若不然,你们这两个小组就地解散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