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614章 这个女人有火
    赵玉本以为,两个专案小组到来之后,肯定人车众多,场面热闹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在晋平警局会议室见到了专案组的人员之后,却仅仅看到了3个人而已。而且,这3个人里面,还有一个是他的联络官陈卓,等于一共才来了两个人!

    赵玉赶到的时候,这俩人已经在晋平警局的临时办公室内等候。由于他们的行程高度保密,并没有惊动晋安省厅以及晋平市警局。目前除了特调组之外,无人知道他们的身份。

    通过陈卓介绍,赵玉这才知道,原来今天赶过来的两个人,都是两个专案小组的负责人。

    其中,一位看上去老成持重,文质彬彬的中年男子叫做马润奎。此人乃是刑事厅外事办的副科长,这次受领导委派,特地赶过来处理药厂杀人案事件。

    另一位,则是一个三十来岁,梳着马尾辫的女人!此人名叫邬芳芳,是长期负责泰米尔之星宝石失窃案的专员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都是乘坐飞机率先赶过来了解情况的,他们的助手们则还在筹备之中,将于数日之后才能赶到。

    办公室的房门关上之后,陈卓赶紧给众人做了引荐。马润奎为人热情,在和赵玉握手的时候,乃是热情地伸出了两只手,由衷地赞誉道:

    “赵组长真是年轻有为啊,刚刚上任就侦破了如此重要的一件大案,真是前程无量!前程无量!”

    虽然同为专案小组组长,但马润奎乃是副科长,身份明显更高一筹。因此,赵玉对这位大领导的恭维极其受用,当即跟人家客套了几句。

    然而,轮到他和那个女人握手的时候,却忽然遭遇了截然相反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个名叫邬芳芳的女人,个头在1米65左右,身穿一身紧身西服,生得剑眉星目,冷若冰霜,一看就是一个极有个性的女人。

    在握手的时候,她非但没有露出半点笑意,而且还不阴不阳地来了这么一句:“原来,你就是那个人们常说的,焦处长的亲戚啊!真是久仰大名!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赵玉微微一愣,感觉这女人的手一片冰凉,就像她那冷艳的容颜一样。

    她口中所说的焦处长,正是当初他在高速服务区帮其解围的那个女人。后来,由于他和焦处长有过攀谈,所以在他当上了特调组组长之后,外面很快谣言四起,都说赵玉是焦处长的亲戚,而赵玉的职位,也是通过非正常渠道得到的。

    赵玉还知道,在所有传播谣言的人里面,吴秀敏也占了重要一席。不过,通过短暂的接触之后,吴秀敏已经知道了赵玉的实情,并且已经单独向赵玉赔了不是。

    此刻,赵玉也是没有想到,才刚刚见面,这个邬芳芳竟然会这样毫不客气的说话,这明显带着满满的挑衅与敌意。

    不光是赵玉,邬芳芳的话,也让陈卓等人毫无准备,场面顿时陷入一阵尴尬之中。

    可是,赵玉哪里是吃亏的主儿?应付这种挑衅乃是他的专长,他根本连草稿都不用打,当即脱口言道:

    “呵呵呵,邬组长真是过奖了!如果只是亲戚的话,可就真的好多了!充其量,我也就是一个靠着裙带关系当了个小官而已!可是,我听说,有好多女组长,可是靠着男女关系上位的呢!那可说出去就不好听了,你说是吧?尤其是像邬组长这样漂亮的大美女,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……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邬芳芳没想到赵玉反应如此之快,而且说话如此难听,顿时眉头一皱,双眼冒火。

    “别误会!被误会,”赵玉急忙澄清,“我相信,邬组长肯定是靠实力的,对吧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邬芳芳容颜大动,眼中透出了腾腾杀气,冷冷地说道,“赵玉组长,药厂一案,死了那么多人,难道,你还认为你办了一件漂亮的案子是吗?”

    “哦?”赵玉眼珠一转,当即来了一个顺水推舟,言道,“哎呀,姐姐提醒的好哇!我只以为破了案子,抓住凶手就算立功了呢!看来,我还是太嫩了!以后可得跟姐姐好好学习啊!姐姐在宝石失窃组做了六年,肯定特别有经验吧?以后还望多多指教,多多指教!”

    扑哧……

    吴秀敏实在没有忍住,竟然捂着嘴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赵玉的话,可是再阴损不过。他的意思,摆明了是讽刺邬芳芳,追了6年,连块失窃的宝石都没追回来,还有脸在这里说三道四?

    “你!”邬芳芳气得脸色铁青,嘴唇发颤,“好!以后有机会,那我就多指教指教你!哼!”

    眼瞅着刚刚见面就发生了如此不和谐的一幕,陈卓和马润奎赶紧拦在二人之间打圆场,然后东一句西一句的扯皮,这才堪堪化解了尴尬局面。

    接下来,交接工作正式开始。特调小组把药厂急速杀人案的整个始末细节,向两位专员做了详细汇报,把所有情况全都交代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随后,他们一起通知晋安省厅以及晋平警局,然后联合签署了数份文件,交接工作这才宣告结束。

    从今以后,急速杀人案与宝石失窃案,便全都与赵玉的特调组无关了。接下来,赵玉可以准备返回晋边警局,潜心调查无头女尸案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,陈卓可是赵玉的联络官兼上司,现在又到了饭点儿,所以于情于理,赵玉也得表示一下。

    于是,赵玉便请他到一家有着当地特色的饭店共进午餐。当然,马润奎和邬芳芳都是跟陈卓一起来的,出于礼貌,赵玉也向二人发出了邀请。

    不过,刚才邬芳芳被赵玉怼了一个体无完肤,正在气头上,所以借口有公事要办,没有参加。

    没有了邬芳芳,餐桌上的气氛明显和谐了许多。因为下午还有公事要办,众人也没有饮酒,只是叙了叙旧,然后谈了谈工作。

    马润奎告诉赵玉,上级的意思,并非要把老峰等人押回首都受审。因为案子是在晋平发生的,所以,他们希望依然把罪犯留在当地处理。等到从罪犯口中搜集到足够的证据之后,刑事厅便会采取外交手段,把那些藏匿在海外的不法分子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联络官陈卓则趁机向赵玉介绍道:“马科长在外事办工作多年,可是处理过不少类似的案子。你放心,那些恶意打压药厂股价,损害咱们国家利益的不法分子,一个也跑不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马润奎谦虚地笑道,“陈干事过奖了,其实,整件案子真正的功劳,可全在小赵的特调组身上呢!要不是你们及时挫败了他们的阴谋,那咱们国家的损失可就大了!来,我就以茶代酒,敬你们一杯吧!辛苦了!”

    马润奎的话让人听了很是舒服,众人当即一起举杯。

    “唉!”喝完之后,马润奎叹了口气,对赵玉说道,“小赵儿啊,关于邬芳芳组长,你可不要太过介怀了!她这个人跟谁都这样儿,说话直来直去,随心所欲,脾气还特别火爆。跟她共过事的人,都给她起了个外号,比她大的管她叫火妹,比她小的管她叫火姐!”

    “火姐火妹?”赵玉微微一笑,“这个女人,有火啊?”

    其实,赵玉后面还有一句“用不用我帮她灭灭火?”当然,这种话是不能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看出来了,”吴秀敏忍不住插嘴道,“根据我的分析,这个女人是一个太过于自我的人,情绪上把握不住,经常忽视别人感受,易得罪人。我猜,她肯定没有男朋友!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赵玉见吴秀敏话说得有些过,急忙咳嗽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不要紧,不要紧!”马润奎急忙摆手示意,“你猜得倒也不错,她的确没有男朋友!

    “不过,邬芳芳可是个相当有能力的女人。说起来,和赵组长有些相似,她也是从地方选拔到特调组的,曾经可是破过不少棘手的大案呢!

    “只不过,在半年前,因为犯了一个错误,这才被发配到宝石失窃专案组的。”马润奎耸了耸肩膀,“所以,她的火气,也比以前更大了一些!”

    哦……

    赵玉这才明白,原来这个女人并非一直在宝石专案组的。看来,这个脾气很臭的女人,还真是不那么简单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