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604章 不要叫我老王八
    晋平市位于北地中原地带,由于北面没有高山阻挡,一到初冬季节,便常有凛冽萧杀的北风吹来。

    今天上午还是一片风和日丽,可中午一过,北风便呼呼刮起,气温骤降,落叶飘败。

    一辆红色的出租车穿越了满处落叶的街道,停在了幸福养老院的门前。车门打开之后,一个身穿棕色风衣的女子瑟缩着钻出了车子。

    付过车费之后,女人并没有径直走向正门,而是沿着养老院的院墙,朝另一侧走去。

    女子的身体虚弱,再加上寒风凛冽,走起路来摇晃得厉害,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晕倒。

    然而,她倔强地咬牙坚持着,一直来到了位于养老院西墙处的一个小铁门跟前。

    这个小铁门已经被养老院废置多年,早已无人问津。来到跟前后,女人从铁门的破口处探出手去,很快从铁门的内侧掏出一把钥匙。

    吱纽,铁门被钥匙打开,女子警觉地看了看四周,待确认无人发现之后,这才快速地进到养老院院内。

    女子穿过养老院的高尔夫球场,径直来到了养老院的中心疗养大楼。由于昨晚发生了严重的枪击事件,现在整栋大楼还处在封闭状态,大部分居住在这里的老人,都已经被安置到了其他地方。

    不过,警方已经处理完了现场,虽然有几名留守的警员,也不过是走走形式而已,根本无人注意到这名女子的存在。

    进入大楼之后,女人去到了专门为老人们保管重要物品的储物间,并且用密码打开了其中一个储物箱。

    储物箱里装着很多东西,女人先是为自己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,然后才掏出一部手机,查看信息。

    就在她查看手机的时候,视线再度停留在了自己的双手上,但见在两只手掌的末端,缠裹着白色的绷带,她的两根小拇指,已经没有了!

    没错,这个女人,正是女飞贼崔丽珠!

    感觉到自己的双手减轻了分量,她的心头不禁阴沉似水。不过,时间紧迫,她来不及追悔往事,赶紧打开手机查看,这才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。原来那个在606居住的老人,已经被院方安置在了旁边的副楼之内。

    于是,崔丽珠快速地收拾了一下储物柜中的物品,将大把大把的钞票装进背包,然后拎起背包,出了大楼,朝副楼行去。

    副楼这边再无警察值守,来往的都是院方的工作人员,以及那些被暂时安置在这里的老人。

    不出几分钟,崔丽珠便在二楼找到了老人的房间,房门是敞开着的,她赶紧一推门,快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一定高升,两相好啊!三星高照,四季发财……”谁知,房间内竟然传来了行酒令的声音,只听一个洪亮的声音吼道,“嚯哈哈,你丫输了,给我喝!”

    崔丽珠大感意外,急忙紧走两步,这才赫然看到,在房间的茶几之上,竟然有两个男人正在划拳喝酒。

    更令她震惊的是,其中一个男人乃是那个老头,而另一个男人,则是——赵玉!!!

    “怎么又是我输?”老人不情愿地仰脖喝了一杯,然后不甘心地嚷道,“再来,再来!我就不信赢不了你,五子登科,六六顺,七巧巧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的赵玉,早已看到了匆匆赶到的崔丽珠,可是,他却并未理会,依旧在投入地跟老头划着拳。

    崔丽珠环顾了一下四周,虽然没有看到别的警员,但她心里清楚,她不可能再从赵玉的眼皮底下跑掉了!

    谁知,待没有了逃跑的念头之后,崔丽珠反而释然了,她扔掉背包,然后缓缓地走到了赵玉的跟前。

    “丫头,丫头来了!”老人看到崔丽珠之后,急忙冲赵玉摆了摆手,说道,“来,让我丫头跟你来,我们爷俩一起,就不信赢不了你!”

    “爸!”崔丽珠无力地埋怨了一句,“医生说了,不能喝酒的!你到底还想不想治好你的病了?”

    “只是苹果醋而已!”赵玉举杯啜了一口,冲崔丽珠说道,“不如……先办件正事吧,划拳归划拳,但是偷我手表就不对了!赶紧的,让你老爸把手表还我!贵着呢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崔丽珠眉头一皱,刚想迈步去到老人跟前,却忽然感觉一阵眩晕,差点儿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赵玉眼疾手快,一把拉住了她,然后将其扶到了旁边的床上。

    这时,冉涛从房间门口探过头来,还拎着手铐指示了一下,赵玉却冲他使了个眼色,要他先退出去再说。

    “唉!这种行酒令,已经没有多少人会了,”赵玉砸了咂嘴,对崔丽珠说道,“我猜,你老爸,过去应该是个贼王吧?”

    “哎?我好心跟你喝酒,你怎么还骂人呢?”谁知,老人竟然不干了,“什么王八王八的?你骂谁呢?不就是一块手表嘛!给,还给你就是了!”

    说着,老人就像变戏法一样,把赵玉的手表变了出来。赵玉刚一伸手,老人却手腕一转,手表竟然稳稳当当地戴在了赵玉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赵玉也是眉头一皱,对崔丽珠说道,“我有个问题搞不明白,就冲你老爸这身手,别的老头老太们,还不都得被他偷个精光?养老院怎么能……哦……怪不得,你要为你老爸付上17万的住院费呢!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……”崔丽珠面色惨白地说道,“因为我爸不光需要疗养,还需要治病!”

    说着,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那意思是在告诉赵玉,老人的脑子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警官……求求你了……”谁知,下一秒,崔丽珠竟然痛哭起来,“我爸他……要是没有人照顾,他会死的!求你了!”

    说着,崔丽珠更是挣扎着下床,想要给赵玉跪下去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……”赵玉赶紧把她按在床上,说道,“江湖规矩,将心比心,如果你想让我帮你,那你首先要以诚相待才对!可是,你的所作所为,却让我非常失望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的!”崔丽珠泪痕满面地央求道,“我不是有意要欺骗您的,我真的是有苦衷啊!要是我被你们抓去警局,我老爸他,他就没人照顾了!我求求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崔丽珠面色苍白,嘴唇干裂,却哭得梨花带雨,凄惨至极,再看看她那扎着绷带的手掌,赵玉不由得生出了一丝怜悯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这样,那你现在就把你的一切,全都说出来吧!”赵玉重重地说道,“我保证,这是你最后的一次机会了!如果你再敢对我说半句假话,我就把你贼王老爸的消息传出去!”

    “啊!?不要……千万不要……我说,我什么都说……”崔丽珠吓得双手作揖。

    然而,那老头子却冲着赵玉恶狠狠地说道:“喂,你是不是想死啊?跟你说几次了?不要叫我老王八,王老八也不行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