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582章 比我还污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马老旦呲着一口小白牙,故作憨态地说道,“警官啊,我实话跟您说了吧!其实,我就是一个只会享受的富二代,关于我爸他们搞的什么行当,我可是一点也不知道啊!

    “我连仓库在哪儿都不知道,跟我没有关系的!”马老旦诙谐地指了指自己的胸口,“我唯一知道的就是,那个崔丽珠这儿挺大了,我还没见过干飞贼行当的妹子里面,有这么大的呢!人也真特么长得好看!

    “不瞒你说,我当初用钱砸过她,但这妹子软硬不吃,至今还没上手呢!”马老旦抬头看了看赵玉,“警官,你为什么对崔丽珠的事这么感兴趣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人渣!”赵玉笑着骂街,然后板起脸问道,“我问你,你知不知道崔丽珠到底偷了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?我只知道她偷了东西之后,好像黑白两道都在找她!所以,我估计,她偷的东西应该挺值钱的吧?”

    马老旦的话,和庞勇说得非常相似。由此看来,崔丽珠应该真的从刘羽的保险柜偷到了东西。

    “那你知不知道怎么才能找到她?”赵玉又问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!出事之后,好像我老爸也在找她呢!可惜的是,我爸找着找着,竟然把自己也给找没了!”马老旦撅嘴说道,“不过……如果崔小姐真偷到了价值连城的东西,恐怕早就远走高飞了吧?那丫头可是个机灵鬼,如果真藏起来,恐怕够呛能找到!”

    “那么……如果……”赵玉权衡了一下,试探着问道,“如果她偷到的东西并不值钱呢?据我所知,在崔丽珠盗取了保险柜之后,还曾经潜入过精神病院偷药!要是偷到了好东西,干嘛还要偷药?”

    “什么?偷药?精神病院?”马老旦惊诧道,“我靠,崔丽珠这是怎么了?穷疯了吗?我以前只听说他们去大医院偷药,怎么现在连精神病院都不放过了?”

    “可奇怪的是,”赵玉故意皱着眉头问道,“精神病院那边却说,他们根本没有药品失窃!你说,这是怎么回事呢?”

    “哦,这个啊,呵呵……”马老旦不假思索地说道,“这就对了!她不是去那里偷药,而是销赃去了呗!精神病院里有医生高价收药,他们以前从大医院偷到的东西,也到那里销赃的。精神病院是个冷门地带,监督部门查的不严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啊?

    听到此话,赵玉蓦地一惊,这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哦……

    如果崔丽珠去精神病院不是偷药,而是销赃……那这一切,似乎就能说通了吧?

    试想一下,崔丽珠从刘羽的保险柜里偷东西,本以为里面有价值连城的好东西,可结果却偷到了一大堆药。

    为了把药换成钱,她就将其卖给了精神病院的医生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她为什么又要把药偷回来呢?

    是不是……她卖完药以后,忽然听到了什么消息,意识到那些药品可能另有价值,所以才冒险潜入精神病院,又把药偷了回来?

    如此一来,就能解释,她为什么要在大半夜从精神病院高空垂降了!

    而且,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还能说明一个问题,那批药品,绝对不简单!

    隐约之中,赵玉有种感觉,认为崔丽珠和药品的事情,很有可能和隐藏在急速杀人案背后的真凶有什么关系!

    现在,崔丽珠藏了起来,连那个二爷也失踪了。这里面,会不会隐藏着内情?

    “要是崔丽珠没偷到好东西,那她可就不好玩儿了,呵呵……”马老旦笑道,“现在那么多人都在找她,她恐怕想跑路都难!”

    赵玉亦是如此认为,崔丽珠之所以冒险回酒店把药偷走,没准儿是想用那些药换取更多的价值。那么,谁想跟她做交易,谁就有可能跟急速杀人案有关!

    不过,那个失踪的二爷,又在里面扮演着什么角色呢?

    想到此,他再次冲马老旦问道:“现在跟我说说,你老爸到底怎么回事?他什么时候失踪的?怎么失踪的?”

    “咳!”马老旦说道,“三天前吧大概,我老爸带着一大帮人去找崔丽珠,可找着找着,也不知怎么的,我老爸竟然把自己找没了!到现在也没个消息。不过,我老爸毕竟是老大,我们的人并没有把消息放出去,更别说报警了!”

    “先是崔丽珠偷东西,然后是你爸失踪,然后是仓库被抄,然后……”赵玉又问,“抓你的合胜信贷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仓库被警察抄了,那里面押着合胜的货呢!”马老旦撅嘴说道,“我老爸又失踪了,他们担心我们搞猫腻坑他们的货,所以才要把我抓去的呗?”

    “你能确定,那些都是合胜贷款的人?”赵玉又问。

    “确定,很多人都是熟脸的,有的还喝过酒呢!”马老旦晦气地说道,“可是,利益面前,没有情面可讲!那几个狗屎在捆绑我们的时候,还特么在我女朋友身上揩油了呢!想想就来气,不过,多亏了警官你神勇无敌,狠揍了他们!要不然,我这口气现在也顺不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废话,赵玉在心里说,要不是我也在你女朋友身上也揩了油,我的气还顺不过来呢!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赵玉冷笑一声,开始摊牌,“小子,还说你不参和贼窝的生意?我看你刚才说得有条有理,可是门儿清着呢!这样吧,你好不容易来趟警局,那就先别走了,跟我们多唠唠吧!”

    “别……别介啊?”马老旦这才意识到上了赵玉的套,赶紧毫无违和感地双膝跪倒在赵玉面前,“警官呐!我可是良民,大大滴良民!我刚才说的那些,不过都是……都是听别人说的,我可没有干过作奸犯科的事情,您要明察啊!而且,您都看到了我和我女朋友那个光溜溜的样子了,我们可是受害者啊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马老旦竟然还连鼻涕带眼泪全都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去!

    赵玉赶紧躲得老远,然后义正言辞地提出了一个合理化建议来:“这样吧,如果你能帮我找到崔丽珠,那我就可以考虑放了你!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崔丽珠?嗯……”马老旦一皱眉,“警官,我可以全力帮您找,但是我爹都没找到的话,我可就不敢担保了!”

    “啧啧……”赵玉摇头说道,“你小子本来不傻,怎么现在还想不明白呢?如果能找到崔丽珠的话,说不定,也就能够找到你爹了!”

    “啊?他……他俩在一块儿了?怎么可能?”马老旦惊诧地说道,“警官,您可别误会,我爹虽然把崔丽珠当亲闺女看待,但他们两个可绝对没有私情!崔丽珠不可能当我的小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个奶奶熊!”赵玉大骂一声,抓狂般地吼道,“你丫脑子里都是*吗?怎么可以比我还污!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