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581章 还有心思把妹?
    “崔丽珠?当然认识了!”马老旦毫不犹豫地回答,“那可是我们张平街的头马,技术最好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马老旦差点说出了他们的职业,赶紧闭了嘴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能不能帮我找到她?”赵玉急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谁知,就在赵玉着急问话的时候,从外围忽然走进一队身穿制服的警员出来。这队人的身份应该不低,刚一进入,旁边维持秩序的民警便赶紧跑过来汇报情况,言辞甚为恭敬。

    听完之后,这些人径直走向赵玉,其中一位领头的老警员不客气地冲他问道:“喂,你是干什么的?有人说你刚才自称警察,你是哪个分局的?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警官……”谁知,早先那位洒水车司机又忽然冒了出来,对众人说道,“本来,是我的洒水车撞了面包车,可不知为什么,这位自称警官的先生又把他们打了一顿,然后又冒出俩不穿衣服的,然后又过来另一辆面包车,他们还打了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家伙,你语文是胎教吗?”旁边的马老旦打趣道,“难怪开一辈子洒水车!不过……我可得好好感谢你一下,要不是你撞了他们,我现在可能已经被他们灭口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嘴!”赵玉喝令一声,然后转回头冲众警员说道,“我是中央特别调查小组的!”赵玉掏出自己的证件,郑重其事地说道,“我正在调查一起案子!而且,我的汽车被这帮人给撞了,他们还肇事逃逸!我跟他们理论,他们又出手打人,所以我就把他们全都打了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众警员挠头,那位老警员扬起嘴角问,“你是不是也出车祸了?你说的都是什么意思,我们怎么听不明白?”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什么中央特别调查小组?”后面一位小警员笑道,“这头衔听上去很吓人啊!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呢?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笑,众人全都跟着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赵玉扭头瞅了小警员一眼,冷冷地回了一句:“我不光是头衔吓人你信不信?要不,你告诉我你的警号,试一试?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……”小警员一愣。

    “喂,说什么呢?”老警员不干了,“我现在怀疑你冒充警察!你呀,还是先跟我回警局解释解释去吧!”

    说着,他从腰间掏出了手铐。

    “对啊!”小警员见老警员撑腰,急忙硬气地说道,“刚才有人看到,是你把这些人打伤的!你打人本就不对,还敢这么横?没准儿,你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吧?”

    “好,好!那我不横了……”赵玉笑着抄起电话,直接给晋安省的省厅副厅长办公室挂了一电,“喂,是厅长秘书吗?我要找陈建国厅长,我是中央特调组的赵玉,你一说他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看到赵玉竟然直接把电话打到了省厅,这几位警员登时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“喂?陈厅长吗?我是小赵儿,对……我还在晋平查案子呢!不过,这里有几个警员在找我的麻烦啊!”赵玉瞅了瞅老警员,问了他一句,“喂,你们是哪个分局的?”

    这一下,老警员不敢说话了,众人全都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“哑巴了你?说话啊?哪个分局的?”赵玉一瞪眼珠子,众警员蓦地吓了一个哆嗦。

    “好!好!”说着,赵玉直接把手机递给了他,“快,陈厅长找你!”

    “陈……厅长……”老警员的脑门已经冒了汗,作为普通警员来讲,他们哪里接触过这么高级的人物?他哆哆嗦嗦地接过电话,待听到里面传来厅长训话之后,他赶紧立正站好,口中连连称是。

    挂掉电话之后,他整个人都快瘫了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好意思啊,特派员同志!”老警员立刻换了脸色,点头哈腰地对赵玉说道,“我们有眼不识泰山,还望您不要怪罪!这里有什么事情,您尽管吩咐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特派员!我又不是特务!”赵玉冷哼道,“是特别调查员好不好?我刚才已经跟你们说过情况了!这些……”他指了指那些被他打得惨不忍睹的打手说道,“这些人撞了我的车子,肇事逃逸,而且还涉嫌违法拘谨他人!所以,必须统统带回警局审问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警方做得可真是出彩啊!”赵玉阴险地揶揄道,“看见了吗?我刚才明明已经示意过他们,我是一个警察了!可是呢,他们却拿着棍子就过来打我,我不自卫行吗?行吗?行吗?”

    赵玉的声调一个比一个高,吓得众警员冷汗直冒,脖子直缩。

    “是!是!您说得对,说得对!”老警员一面阿谀奉承,一面冲手下命令,“听见没有?全都带回警局!一定要严肃处理!”

    这一次,警员们再没一个敢多嘴的,赶紧七手八脚地给那些打手带上了手铐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我呢?”马老旦冲赵玉央求道,“您看,我跟我女朋友都这德行了,要不,我们先回家喝碗凉茶压压惊去?”

    “去你奶奶个熊!”赵玉直接怼了回去,“你是当事人,你不回去录口供怎么行?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多分钟之后,赵玉跟着众警员来到了当地分局。

    他们人还没到,市局领导的电话便已经打过来了。紧接着,分局局长亦是高度关注,甚至亲自站在分局门口迎接。

    赵玉心里一阵得意,特调员的身份虽然没有什么实际权力,可是名头却是真响,简直就是一个装逼利器!

    分局局长当即批评了那几位警员,然后对赵玉表示,一定会好好重视此事,对那些不法分子严惩不怠。

    本来,赵玉准备了一大堆敲竹杠的话,想要让那些打手们赔他修车钱。可是,由于忽然冒出了一个认识崔丽珠的马老旦来,他再无闲情逸致去装什么逼了。

    来到分局没多久,他便亲自找到马老旦问话了。

    马老旦毕竟身份特殊,回答问话也是挑三拣四,不敢说错一句。他只是一再强调,几天前,他老爸失踪了,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?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你不肯说实话,那就让我来说吧!”赵玉直入主题地说道,“不是你们家出大事了,而是你们集团出大事了!崔丽珠背着你们干了一票大买卖,偷了某人的保险柜!然后,你老爸失踪!再然后,你们在批发市场的仓库被警方查抄,庞勇等人悉数落网;再再然后,你又被人寻了仇,差点儿性命不保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?”马老旦听完就傻了,瞪大眼珠子问道,“你……你到底是什么人?怎么对我们的事情,这么清楚?”

    “和你一起被绑的女人是谁?”赵玉咄咄逼人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女朋友啊!认识没几天呢!”马老旦不假思索地回答,“我们俩正在家里玩儿着呢,忽然就被合胜信贷的人给绑票了!这帮人你们也看到了,连件衣服都不给我们穿!多缺德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他们为什么要绑你?唉?等等……”赵玉拧着眉毛喝道,“我靠!你老爸失踪,仓库被抄,人也被捉,你丫居然还有心思泡妞儿?你……你够想得开的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