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569章 看走了眼
    刷……

    一瞬间,赵玉举起了手枪!

    虽然他穿不过那道铁栅栏,可子弹却是穿得过的,如果赵玉开枪,崔丽珠根本无法躲避。m。

    可是,崔丽珠似乎吃透了赵玉,虽然看到赵玉举枪,可她并没有任何畏惧,反而冲赵玉来了一个飞吻,然后便转身朝下水道深处走去了……

    赵玉自然没有开枪的意思,看着崔丽珠消失的背影,他心中反而升起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。

    或许,崔丽珠之所以这样做,就是害怕自己不信守承诺吧?

    如果仅仅是因为疯人院偷药,赵玉自然会放她一马。不过……当赵玉仔细权衡了一番之后,却觉得事实有可能并非他想得那样简单。虽然,崔丽珠帮助他们找到了贼窝,可是,刘羽真的就在这里吗?

    还有,如果崔丽珠的身上,还有其他案子呢?她一心想要逃跑,是不是担心自己把她以前做过的案子全都揪出来呢?

    不行……

    赵玉越想,越觉得不能就这样轻易放掉崔丽珠。于是,他赶紧来到铁栅栏跟前用力拉拽,可这铁栅栏都是新换上去的,根本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啧啧……

    赵玉不禁一阵感慨,在他的道具栏里有不下20种牛掰道具,却没有一种能帮他解决眼前的铁栅栏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他只好通过对讲机,联络他的组员。

    此刻,冉涛等人也跟着警队在批发市场的外围布控,当赵玉将崔丽珠沿下水道逃跑的事情告诉他们之后,三个人立刻展开了行动。

    曾可在第一时间搞到了下水道的分布图,冉涛和吴秀敏则兵分两路,前往可能的出口堵截崔丽珠。

    就在赵玉重新回到地下停车场之后,李落云那边也已经传来了消息,这个埋伏在批发市场里面的贼窝已经被他们彻底端掉了!现场的15名窃贼,被一网打尽无一走脱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警方找到了大量的贼赃,可结局却非常令人失望,他们找遍了现场,也没有发现刘羽的踪迹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小时后,晋平警局特调组办公室。

    坏消息,像雪片一样,接二连三地传来。

    首先,冉涛等人找遍了下水道出口,仍然没有找到崔丽珠的踪影,这个女飞贼的逃脱能力十分了得,再也没了音信。

    其次,之前试图非礼崔丽珠的庞勇,的确就在贼窝之中,已经被警方捉住。可是,当审问之后,庞勇却声称,他压根就不认识什么刘羽!

    警方又审讯了其他窃贼,他们也是众口一词,说自己不但没有从贼窝中见过刘羽,甚至根本都没听说过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坏了!

    得到这个消息之后,赵玉这才意识到,他有可能被女飞贼崔丽珠给涮了!贼窝和刘羽或许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,这全都是她故意编造的!

    她之所以要这么做,无非就是两个理由:第一,利用警方端掉庞勇的团伙,清楚掉自己的敌人;第二,她好利用这次机会逃脱!

    事实证明,她的确做到了!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赵玉不免一阵恼怒,真是年年打雁却被雁啄了眼!崔丽珠啊崔丽珠,老子真是看走了眼,没想到,你小小年纪,竟然敢如此算计!

    你给我等着,下次再让我捉到你,必然要你个好看……

    由于本次行动无果,特调组的办公室内显得有些士气低落。刘羽没有捉到,反而让崔丽珠给跑了,这无疑让众人面上无光。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这个小丫头竟然如此狡猾,一开始,我还真没看出来呢!”吴秀敏气鼓鼓地说道,“如果早知道她肚子里有货,我就应该好好审审她才对!组长啊,你为什么不早点儿跟我们说明一下呢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啊!”赵玉郁闷地说,“我只是碰巧看到她偷东西而已嘛!”

    “长得还挺俊,身材也特别棒!”冉涛好奇地向赵玉问道,“组长,你亲眼看到,她从那么窄的铁栅栏里钻过去的吗?就算会缩骨功,她这里……怎么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冉涛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胸口,登时惹得吴秀敏白眼相看。

    “没有亲眼看到……”赵玉回忆了一下崔丽珠的童颜巨茹,同样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……”曾可猜道,“那个女孩只不过是在骗咱们了?她根本不认识什么刘羽,所以,咱们可以先把她放一放,还是好好查刘羽的事情吧!现在已经是下午了,刘羽也差不多该给厂子打勒索电话了吧!不知道,这一次能不能将他锁定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对……”赵玉摇头说道,“我留意过崔丽珠的表情,我觉得,她应该是见过刘羽的,只不过,并不是在贼窝而已!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曾可一愣,忙问,“组长,这就奇怪了。那个小姑娘如果真的认识刘羽,却又不说,难道……他们之间还有什么不寻常的关系不成?”

    “也或者……或者……”一时间,赵玉似乎想到了什么念头,却又无法准确说出。他沉思了半天,想到了精神病院中的一幕,这才向曾可问道,“曾可,丁酰苯类的药物,你听说过没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曾可一愣,说道,“你说的是一种抗精神类的药物吗?”

    “对!”赵玉说道,“是不是,这种药价格昂贵,而且能够制造‘独’品之类的东西?”

    “开玩笑!”吴秀敏立刻回道,“组长啊,我是搞心理研究的,精神病也属于我的范畴,丁酰苯都是抗精神病的,含有一定的镇静成分!而‘独’品都是兴奋剂,作用都是完全相反的!”

    “哦?”赵玉微微一怔,没想到,自己之前的猜测,完全是错误的。崔丽珠之所以逃走,并不是因为药品可以合成“独”品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“你说的那种药的确很贵,而且都是处方类药品,市面上买不到的!”吴秀敏说,“唯有精神病院可以!”

    啧啧……

    糊涂了,糊涂了……

    霎时间,赵玉感觉一团混乱,无法揣度。

    崔丽珠如果只是偷药的话,她是完全可以实话实说的,犯不上涮警方一把,还冒险潜逃。

    她应该知道,她这么一跑,事情可就闹大了!如果她再次落网,后果将会非常严重。

    那么……她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?

    曾可说得没错,如果刘羽跟她没有关系,那她为什么不把刘羽交代出来呢?当她最后从下水道离开的时候,可是有机会告诉自己的!

    她既然不肯说,难道……她和刘羽是朋友,想要包庇刘羽?还是,她和刘羽有亲戚……亦或者……或者……

    哎?

    猛然间,赵玉忽然又想到一个新的可能。会不会,崔丽珠有什么犯罪把柄,在刘羽的手上?一旦警方捉到刘羽,那么她的罪行,也就败露了?

    所以,她才不肯把刘羽供出来?

    那么……除了偷药之外,崔丽珠还犯过什么罪呢?

    哦……

    难道……难道是这样!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