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561章 斗法
    “我是英雄救贼!要不是我,你现在是什么下场,你自己还不清楚吗?”赵玉面对着崔丽珠埋怨道,“别不知好歹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你是救我?笑话!”崔丽珠的火气比赵玉要大得多,“你给我戴手铐,把我五花大绑,衣服‘拖’光,还……还把我弄得那么臭……你会是什么好人?还英雄救贼?自恋啊你?”

    “喂,你说话得凭良心!”赵玉反驳,“我是警察你是贼,我给你戴手铐天经地义!你是撬锁专家,我怕手铐铐不住你,所以才绑了你!还有,别再说什么衣服了,我现在怀疑是你故意把衣服在我面前‘拖’掉,企图‘瑟’诱我呢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也太不要脸了吧?”崔丽珠气得柳眉倒竖,“还警察!有你这样的警察吗?在酒店审讯犯人吗?警官,我懂法的,你这叫非法拘禁,意图强x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拜托,你动动你的猪脑子!”赵玉摊开双手,一脸不屑地说,“我要是想搞你的话,你现在会这么平安无恙地坐在那里跟我说话吗?我……我只是因为身上太臭了,洗个澡先!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?承认了吧?”崔丽珠眯起眼睛,鄙夷地说道,“洗澡了都!是,我现在还坐在这里,但长夜漫漫,谁知道你待会儿会把我怎样?反正,人都被你看过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?你当我乐意看吗?”赵玉直拍床铺,“谁叫你衣服不结实的?”

    “我衣服不结实,可你还把我倒过来……你……什么都被你看到了……”数落间,崔丽珠竟然带出了哭腔。

    “你?时间那么短,我看得仔细吗我?”一时间,赵玉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,气急败坏地说,“好!别着急,别着急,我这就带你去警局,让你如愿以偿!”

    “去就去,谁怕谁?总比你这个臭人给我滥用私刑的好!”谁知,崔丽珠根本不怕。

    “什么臭人?”赵玉嚷道,“明明是我今天两次救了你,可你不但不领情,还恩将仇报!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赵玉再次抄起手铐,将崔丽珠胳膊反剪背后,又给她戴在了手上。

    “哼!要不是你,我今天会过得挺好!”崔丽珠知道自己不是赵玉的对手,所以并未挣扎反抗。

    “说吧!”赵玉把那包药摆在床上,说道,“为什么要到疯人……嗯,心理医院偷药?”

    “我没偷啊?”崔丽珠把白眼一翻,来了个死不认账,“我什么时候到过心理医院了?是不是你产生了幻觉,该吃药了吧你?别说,这药还挺合适的!”

    “你!哎,有点儿意思啊你!”赵玉竟然被崔丽珠气乐了,笑着说道,“看来,果然是个老手啊?以前应该是警局的常客吧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是警察,那就赶紧带我去警局!”崔丽珠把眼珠一瞪,“可如果你不是警察,那要杀要剐随你的便,我决定了,我再也不跟你这个臭人说一句话!臭人!”

    “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赵玉心里说话,好一个不讲理的女飞贼!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如果你知道你赵玉哥哥以前的那些手段的话,借你个胆,你也不敢那么说了!

    不过……唉!谁让老子现在是警察呢!好,你不是不相信吗?我现在就送你去警局,看你信不信?

    想到此,赵玉直接从衣橱里翻出警服穿上,然后又找了一件宽松的上衣披在了崔丽珠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哎?你……”这时,崔丽珠脸色变了,“你……真是警察?”

    赵玉没有理他,继续收拾东西,准备出发。

    “别,别别……等一下,等一下……”崔丽珠急忙叫停,问道,“我不明白,你是怎么知道,我要到精神病院去偷药的?这件事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啊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警察!”赵玉一本正经地开玩笑道,“我其实就是一个精神病人,刚从疯人院里跑出来的,我看你偷东西偷得挺投入,所以才跟你好好玩儿了一下!我感觉……我现在病情快要发作了,我有躁狂加暴力的倾向,你说,是先x后杀呢!还是先杀后x呢?”

    听到赵玉的话,崔丽珠果然胆儿虚了,用一种极端异样的眼神瞪着赵玉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在唬我了吧?”崔丽珠的语气中明显带出了胆怯,“哪有神经病说自己是神经病的?”

    “唉!是精神病人,不是神经病好不好?”赵玉叹了口气,从床上抄起绳子,对崔丽珠吼道,“小样儿,还想玩儿?把手伸出来!要不然现在就x了你!”

    赵玉一声大喝之下,崔丽珠这才极不情愿地把双手举在了身前。没想到,她虽然反剪着双手,却还是轻松地把手铐挣脱了。

    这招儿……

    赵玉眉头一皱,他虽然能够看出崔丽珠挣脱了手铐,却看不出她的手法。

    “警官,我要是老实交代,你能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吗?”崔丽珠似乎看出了赵玉心思,急忙改换口吻说道,“我保证,以后再也不敢了!我跟您说实话吧,我妈患有严重的精神病,需要长期服用丁酰苯,可是这种药太贵了,实在买不起啊!”

    “找打是不?”赵玉黑了她一句,一面给她捆绑绳子,一面说道,“高空垂降可不是一般的飞贼!到了你这个级别,是不差钱儿买药的!啧啧……你说,要是我查出来,你偷的那些药可以合成什么违*禁*品的话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谁知,赵玉这么一说,崔丽珠的脸登时就僵住了!她没想到,眼前这个自称警察的人,对他们的行当如此了解!

    “哇,被我说中了!既然这样,你可就不止是盗窃的事情了!”赵玉说话时,心中一片释然,他终于抓住了对方的命门。

    “警官,你千万不要乱说啊,我只是偷药而已!”崔丽珠额头冒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“第一个问题搞定了,然后是第二个!”赵玉问道,“刚才你屋子里的那些马仔,为什么找你麻烦?你们口中的二爷,是谁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没什么!二爷就是一个道上混的大人物,不过已经混监狱里去了,你都听到的!”崔丽珠无所谓地说,“我也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消息,说我从一个大富豪手中偷了一盒钻石!你说搞笑不搞笑?这摆明了是有人栽赃陷害我嘛!”

    “嗯!”赵玉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相信我是无辜的?”崔丽珠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废话!”赵玉没好气地吼道,“你要是有了钻石,还去精神病院偷药吗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也对!嗨!厉害啊你!”崔丽珠赞了一句,“你是侦探吧?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,第三个问题!”赵玉重重地问道,“你认不认识一个外号叫做格格的女人?”

    “格格?”崔丽珠挠头,“还珠格格吗?”

    赵玉从手机里调出了古装女尸的画像给她看。谁知,崔丽珠却恍然大悟般地说道:“哦……我终于知道,你是怎么追我到精神病院去的了!原来……你暗恋我啊!?”

    “玩儿去!”赵玉故意把绳子勒紧,喝道,“我问你,你家有没有亲戚住在秦山?”

    “秦山?”崔丽珠皱眉,“我连个亲戚都没有,又怎么会有亲戚在秦山呢?”

    哦?

    没有亲戚,难道是孤儿么!?

    赵玉琢磨了一下,觉得待会儿去到警局,便会有她的详细资料,没必要现在查户口!而且,等到将来比对一下dna,也就可以知道,她会否跟“格格”有关系了。

    所以,还是抓紧时间问点儿关键问题吧!

    此时,赵玉已经绑好了绳子,他正襟危坐在崔丽珠面前,极为严肃地问道:“崔丽珠,我再问你一件事!如果答得好了,说不定,我真的会放你一马!我问你,长新隆泰制药厂的杀人案,到底跟你有什么——关系!!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