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553章 勒索信息
    “凶手应该提前做好了周全的计划!”刑警队长李落云继续说道,“在第一起案子中,我们调查了公园附近所有的摄像头,没有发现一名可疑嫌犯。

    “当时是在晚间8点,死者生前每天都有跑步的习惯,当他跑到一处无人的小路之时,遭到了凶手的袭击。

    “凶器尚未查明,根据伤口形状判断,应该是一把大号的榔头!”

    随着李落云的介绍,电子显示屏上及时出现了有关画面。画面上一片血腥,死状极惨。

    “法医鉴定,死者头部的后脑处遭到了至少六次重击,每一次都凶狠至极,很明显,凶手的目的就是要他的命!”

    看到这满目血腥的画面,现场出现了一阵小小的骚动,探员们交头接耳,小声议论。

    “第二起纵火案同样早有预谋,”李落云继续介绍,“当时是午休时间,药厂某公寓忽然失火,一名女性药品化验师被烧死在其公寓之中。

    “和第一起案件一样,监控中什么都看不出来,公寓起火很快,虽然很早就有人发现了火情,可等到消防员再赶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!

    “我们查到,死者是一名单身女性,刚从外地调到总厂不到一年,因为本地无房,所以住在药厂的公寓之中。

    “还有,死者当天是下夜班,每逢下夜班都有午睡的习惯。”李落云道,“所以,我们怀疑,凶手应该对她的作息时间非常了解。”

    第二件案子的画面更惨,房屋被烧还能入眼,可看到那具已经烧焦的死尸,某些新入职的刑警便有些不敢直视了。

    “第三名受害者是质检部门的质检员,”李落云随即打开第三件案子的画面,道,“我们刚刚接到最新消息,从质检办公室的桶装水中,的确检查出了大剂量的硝胺成分,这种毒无色无味,可以致使肝脏和肾脏严重损伤,水中含量足以致命!

    “据悉,死者因为今早有一批紧急药品需要检验,所以第一个到达办公室工作。我们也从监控中看到了他从桶装水接水的画面,喝完之后,很快就出现了症状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呦,幸亏是一大早加班啊,”冉涛在赵玉旁边小声念道,“这要是正常的上班时间,可就不是只死一个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们从视频中推导了一下,发现那桶水只剩了三分之一桶。说明前一天,有很多人都喝过里面的水,那时候水还没有什么问题!

    “这就说明,毒是后来被人下进去的!不过,可惜的是,”李落云遗憾地说道,“办公室的监控视频老化严重,晚间关灯之后,根本拍不到任何影像,目前我们还在技术处理之中。嗯……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李落云正说着,从旁边快速跑过来一名刑警,该刑警将一沓资料交到李落云手中,轻声地说了几句,然后低头离开。

    “各位领导,关于第三名被害人的尸检报告出来了!”李落云转而对众人说道,“死者所中之毒,和桶装水中的一致!已经可以证明,他就是喝了桶装水而中毒。

    “我们认为,凶手连杀三名药厂员工,虽然地点不同,作案方式不同,但是凶手对于死者的作息规律,还有药厂的工作制度应该是非常了解的!所以,”李落云郑重地说道,“我们有理由怀疑,这起急速杀人案的凶手,很可能是药厂的员工,亦或者是前员工!

    “这个人,或这伙儿人与药厂产生过什么矛盾,这才致使他们以杀人的手段作为报复!”

    李落云说完之后,晋安省省厅的主管领导发言了,他说长新隆泰制药厂,乃是全省乃至全国的经济支柱产业,这种杀戮案件影响甚大。要不然,上级也不会派出特别调查组来亲自指导。

    他还说,制药厂的董事们已经找过他,虽然他们已经尽力掩盖,但这件针对药厂的加速杀人事件,还是引起了一定的恐慌。事关人命,现在全厂员工情绪波动极大,人们都担心自己会成为下一个被杀者!

    所以,他们拜托警局,无论如何,也要尽快抓住凶手,不能再让事态恶劣发展下去!

    此后,大领导又说,这件案子作为警局来讲,同样压力巨大!出了这么大的事,如果不能快速解决,那别说他们晋平警局,就是整个晋安警界,都会把脸丢到全国层面上去!

    现在,不管是武警部门、还是反恐部门,都已经做好了准备,不管付出多大代价,也一定要把这件案子从速解决!

    通过领导讲话,人们已然认识到,这件案子不管在最高层面,还是案件本身来讲,都已经到了最严重的时刻,这无疑让晋平警方压力巨大。

    而且,不光是他们,赵玉同样感到了沉重的重压!他没想到自己刚刚当上特调员,就会遇到这么棘手,这么邪门儿的案子!

    处理这种案子,明显和以前调查悬案或其他凶杀案不同,他以前有着充裕的时间,去调查,去思考……

    可是,眼前的凶手们却一天就要杀一个人!这种速度,实在让人深感焦虑。制药厂有10000多名员工,不可能将其一一保护起来。如果不能锁定真凶,就会出现更多的命案!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赵玉虽然没有处理过这种紧急案件,但他心里清楚一件事情,越是遇到着急的时候,越不能慌了手脚。

    其实,和以前的杀人案一样,凶手作案的次数越多,留下的罪证和破绽也就越多。很可能,关于凶手的信息,已经隐藏在目前所掌握的信息里面了!只要能耐性地将其找出来,那么问题或许就能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大领导们发言完毕之后,便离开了会议现场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文件上的明文规定,但是赵玉率领的特调小组,无疑是现场的最高级别。作为刑警队长的李落云,自然要先咨询一下赵玉的意向。

    “赵组长,”李落云客气地道,“我们已经动用了所有警力,三件命案都有专案组再查。另外,我们还有两组人在药厂,一组是去寻找线索,另一组则全力跟进药厂董事局。您看,我们还有漏掉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!”赵玉不动声色地说道,“只需要把案情的实时进展告诉我们就可以了!”

    “哦,好!”李队长没想到赵玉说话这么干脆,眼睛闪了一下,似乎有什么话说,可他最后还是点了点头,转身欲走。

    “李队长!”赵玉则微笑着抱了抱拳,恭维地说道,“多费心吧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应该的,应该的!”李落云口中答应着,脑门上却不由自主地沁出了几滴汗珠儿。不知为什么,虽然眼前这个年轻人比自己小10多岁,可是此人身上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李落云赶紧给赵玉打了一个敬礼,这才第二次转身欲走。

    谁知,他身子还未转过来,旁边便匆匆跑过来一名刑警,急促地说道:“来信儿了,来信儿了!队长,嗯……特派员!”刑警急忙冲赵玉打了个敬礼,然后才说,“药厂的某位董事刚刚接到了一条微信,有人声称是急速杀人案的凶手,又开始勒索赎金了!”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