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540章 至理明言
    明媚和煦的阳光之下,苏金妹笑容灿烂,光彩照人。

    恍惚之间,赵玉竟是看得痴了,小姑娘的笑容仿佛有着一种能够穿破乌云的魔力,将赵玉积郁已久的阴霾扫除一空。

    “师父,师父,你也看到我的征集令了吗?”苏金妹跑过来亲切地拉住赵玉胳膊说道,“快来,我跟同学们介绍一下,他们一直想看看我师父到底是何方神圣呢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等一下!”赵玉赶紧抬起手臂问道,“金妹啊,这……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们在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问话的时候,赵玉通过脑中的探测仪将周围环境仔细探测了一番,并未发现任何危险状况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苏金妹笑道,“师父啊,你是大侦探,怎么会不知道呢?又在逗我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我要说,我只是碰巧路过的,你信吗?”赵玉皱眉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苏金妹终于看出,赵玉并不像在开玩笑了,她这才端起手中的宣传单说道,“是这样的,我们正在帮助辛晓茹搞慈善募捐呢!瞧,我们已经筹集了四万多善款了!”

    “嗯?”赵玉挠头,“辛晓茹?这么耳熟呢?哦……”他蓦地想了起来,“辛晓茹不就是靳超的妻子吗?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苏金妹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说道,“就是靳超的妻子。你忘了?靳超的二儿子得了眼癌,现在靳超不在了,辛晓茹的生活自然就变得更加困难了!所以,我才联合了我的警校同学,呼吁社会各界为她募捐呢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一时间,赵玉完全无法理解,不假思索地问道,“可是……靳超不是杀人犯吗?”

    “哎?师父,你这话说得可太令我失望了!”苏金妹嗔怪道,“有罪的人是靳超,但他的孩子可没有罪过啊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赵玉还是不能理解,又问,“他们家在云州,不在秦山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,师父,你这样可不行啊!”苏金妹撅嘴说道,“徒弟我得说您两句了,咱们不要戴着有色眼镜看人好不好?是,虽然靳超是杀人犯,虽然他们家在云州,可是,你就不觉得,他的妻子和孩子很可怜吗?”

    可怜?

    关于靳超妻子和孩子的可怜,赵玉的确从未想过。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靳超是杀人犯,我们才更应该对他的遗孀和孩子多加关注才对!”苏金妹正气浩然地说道,“师父啊,你想想,我们身为警务人员,除了要维护法纪,惩奸除恶之外,是不是,也应该有一些社会责任啊?

    “靳超的死,已经是一个悲剧了!如果我们对他的家人漠然视之,将来就有可能造成更大的悲剧!”苏金妹说得铿锵有力,“师父,罪恶难尽,但是大爱无疆啊!”

    “大爱无疆?”

    听到苏金妹的一番至理明言之后,赵玉仿佛被什么东西猛击了一般,顿时心如潮涌,波澜惊起。

    罪恶难尽,大爱无疆!

    以前,他只是听说过大爱无疆这个成语,可是现在品味起来,却犹如醍醐灌顶一般,令他翻然醒悟。

    霎时间,往日那些面对罪犯的场景,再一次浮现在赵玉眼前,从剁手案的李丹、残杀案的林美凤,再到邮票案的方毅、存尸案的裘新阳,还有绑架案和公寓杀人案的冯琳母子……

    直到此时,赵玉才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,为什么在破获了那些案子,抓到了罪犯之后,他却完全高兴不起来了!

    因为,每一个案件所蕴含的罪恶,都让他无法释怀。从他的内心来讲,还是极为抵触的,每一次破案之后,他都会在心里思考一个问题,如果这件案子没有发生,那该多好啊?

    如果有人多多关注李丹,就不会有剁手案的发生;如果有人能给方毅疏导心理,那就不会发生银行抢劫案;而如果失去母亲的裘新阳能够正视自己,走出阴霾,也就不会有存尸案的发生了……

    “师父!”苏金妹继续说道,“你的手机铃声里经常唱到‘英雄’两个字,可是,你是否想过英雄的含义呢?师父,您勇猛顽强,不畏权贵,与恶势力做斗争,与歹徒搏斗,您无愧于英雄二字!

    “但是,我认为,我今天所做的……”苏金妹把宣传单一亮,“同样是英雄行为,所以,我也可以自豪地称自己为英雄啊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一缕明媚的阳光倾洒在苏金妹眼前,她虽然个子矮小,可在阳光的衬托之下,却显得那么高大!

    “说得对!”霎时间,赵玉大彻大悟,他轻轻地拍了拍苏金妹的头顶,“你说得太对了!我到现在才明白,如果想要做一名优秀的刑警,不仅仅是查明真相而已!”

    “对啊!”苏金妹高兴地挽着赵玉的胳膊,“只需要我们尽一点点微薄之力,多一份关爱和关注,或许就能减少更多的罪案发生!师父啊,”苏金妹又抖了抖宣传单,“你是不是也出点儿力呢?”

    “好,我捐五万!”赵玉当即掏出手机,准备捐款。

    苏金妹的一番话,让赵玉彻底醒悟了。他渐渐明白,今天的乾卦,似乎并非是什么骇人的大事件,而是代表着自己得到了一次心灵上的洗礼!

    他也渐渐领悟到,心灵上的洗礼,有时候要比那些打打杀杀还要重要!

    刹那间,他又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苗英留给他的那句话——做个神探!

    做个神探!

    好!

    那就……做个神探!

    “来吧,师父,”苏金妹将手捂着赵玉的耳朵小声说道,“接下来,该我显摆显摆了!”

    说完,她欢快地挽着赵玉的胳膊,一起朝她的朋友们走去。

    “同学们,都过来看看吧,这就是我的师父,大名鼎鼎的赵玉赵大神探……”苏金妹眉飞色舞地喊道,“如假包换啊!棉岭案知道谁破的不?金佛宝藏知道是谁找到的不……”

    哇……

    人群中,登时传来一阵惊呼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着赵玉和年轻的志愿者们有说有笑,打成了一片,廖景贤等人三人不由得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刚才,苏金妹和赵玉所说的那一番话,他们三人也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唉!”周安东局长感慨地叹道,“看见了没?我们仨老头子的一番苦劝,还抵不过人家小姑娘的几句话呢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廖景贤欣慰地笑道,“老金啊,你说,这一次,赵玉算是战胜他的心魔了吧?”

    “唉!”金振邦亦是一声长叹,“每桩罪案的背后,都有一公升的眼泪!今天,这个小姑娘,也给我上了一课啊!有时候,我们认为的结案就是写个报告而已,今天才知道,我们欠缺得很呐!”

    “罪恶难尽,大爱无疆!”周安东说道,“我得把这句话好好记下来,以后做宣传的时候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,你现在管经侦了好不好?”廖景贤白了周安东一眼,“这句话归我了,要是再给警员开会,保准叫他们印象深刻……”

    “两个官儿迷!”金振邦不屑地说道,“你们抢个什么劲儿?我在警员培训中心知道不?用也得是我用嘛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仨老头为了这句名言争抢不下的时候,赵玉已经从人群中跑了回来。当他跑到三人跟前之后,立刻收起笑容,郑重地对他们说道:

    “廖局长、周局长、金队长!我去!”此刻,赵玉的脸上阴霾扫进,眼中闪烁着一片希冀,“你们放心,就算一万个人里挑一个,我也一定能够争取到!这个特别调查员,老子——当定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