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533章 疯芒毕露
    上午11点,汝阳分局局长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“赵警官,这个地址您拿好,”汝阳分局的一把手梁局长,客气地伸双手,递给赵玉一个纸条,同时说道,“当初苗英来我们单位报到,是一位市局的老领导特意推荐的,这位老领导也是在下的恩师。

    “喏,这个是他的地址,你可以跟他打听一下。我觉得,他应该了解苗英的家庭情况的。

    “只不过,老领导最近身体不太好,得看你的运气了!”

    “好!”赵玉利落地收起纸条,抱拳说道,“谢了!”

    “别客气,其实……说谢谢的人应该是我才对!”梁局长郑重地言道,“我听小张说了,那件富商女儿坠楼案,如果不是您伸手相助的话,我们绝无可能那么快破案!

    “您放心,在结案报告里面,我们都会如实上报的!回头,我也一定会跟市局领导提起,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结果!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不用了!”赵玉回礼道,“小事一桩,不足挂齿!汝阳分局是苗英的娘家,出手相助都是理所应当!”

    “唉!”一提起苗英,梁局长不无深情地叹了口气,“苗英是个爱憎分明的好同志,正直勇敢,文武双全,为我们分局可是立下了汗马功劳啊!

    “只不过,因为某些原因吧,她的朋友真心不多,有时候,我能感受得到,那孩子挺不容易的!所以,赵警官,希望你能快些找到她吧!如果还有什么需要我们这边援手的,请尽管说话!”

    “好的,多谢!”赵玉又抱了抱拳,这才辞别梁局长,出了他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他前脚刚一出来,早已守候在门外的小张和苏金妹立刻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姐夫?有眉目吗?”小张急切地问,“梁局长至少应该知道些什么吧?”

    赵玉无奈地摇了摇头,把刚才的情况跟二人讲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师父啊,”苏金妹分析道,“苗英队长从秦山生活了这么长时间,难道真的能做到了无痕迹吗?要不这样吧?咱们去调查一下监控视频,推导一下,看看她家到底住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有理,其实,我也正在考虑着呢!”赵玉说道,“那么多监控视频,她不可能全都删除吧?”

    “对了,苗姐辉腾车上有行车记录仪之类的东西吗?”小张出主意道,“如果查看一下,至少可以了解到她最近几天的轨迹吧?”

    “找过了已经,行车记录仪的内存卡被人提前摘除了!”赵玉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说话间,三人已经来到了楼梯间,一边聊着,一边向下走去。

    谁知,当他们刚刚来到二楼楼道口的时候,却忽然看到那里围着许多人。赵玉对汝阳分局也算有些了解,当即认出,人群中大部分都是汝阳重案组的探员。

    此刻,众探员将一个光膀子的男子围在中央,有的人还愤愤不平地骂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怎么了?”光膀子的男子嚣张地举着被手铐铐住的双手,一脸不屑地冲探员们吼道,“我没告你们误抓好人还有诽谤,就算便宜你们了!你们还想怎么着?赶紧的,给老子把手铐打开!打开!”

    听到吼声,赵玉低头看了一眼,但见该男子的前胸上纹着格瓦拉的头像纹身,嘴里镶着几颗金牙,说话间是一脸的狠相!

    “唉!”小张见状之后,一面摇头一面冲赵玉介绍道,“这个人是大东海的邱家大少,我们怀疑他迷‘坚’多名少女,并且致使其中一名少女服毒自杀,差点儿丢了性命!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苏金妹忿忿不平地说道,“本来已经立案侦查,眼瞅着就要结案了!可不知为什么,那些证人们却突然更改了口供,连轻生女都撤诉了!唉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问吗?”小张叹道,“不是用钱买通,就是威胁呗!”

    “快点儿啊?”这时,那个邱家大少还在嚣张地喊道,“干嘛?非得等我的御用大律师来了吗?冯朝阳啊那可是,吓死你们!快,快点儿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冯朝阳?

    赵玉小声地嘟囔了一声,这才想起,冯朝阳不就是当初给郝刚辩护的那个家伙吗?这家伙飞扬跋扈,目中无人,最后还是自己用塑料袋套住他的脑袋,打了他一通。

    这时,小张无奈地点了点头,一位探员这才不情愿地打开了邱家大少的手铐。

    “对……这就对了……嘿嘿嘿……”邱家大少揉了揉自己被手铐铐住的地方,愤愤地骂道,“怎么样?你们这帮臭警察,那牛皮哄哄的劲头呢?怎么没了?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,赵玉三人继续向前行走,当他们与这位邱家大少即将擦身而过的时候,此人居然色眯眯地瞅着苏金妹笑道:“呦,这个妹子挺标致的哟!有兴趣跟哥哥约个炮去不?哥哥有的是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呀……”苏金妹毕竟只是个实习警员,还从未与这种人打过交道,当即吓得捂着耳朵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喂,行了啊,”小张骂道,“打开手铐了就赶紧滚!别以为我们不知道,你是怎么逃过法律制裁的!告诉你,早晚,你还得落到我们手上!”

    “哼,怎么,吓唬鬼呢?”邱家大少龇着大金牙忿忿说道,“有证据吗你们?有证据干嘛要放了我呢?哼……”他又瞥了苏金妹一眼,骂道,“小丫头,别以为穿上制服就怎么着了,我特么上过一沓女警察呢!只要把钱一亮出来,她们都全迫不及待地给老子脱……”

    谁知,邱家大少话没说完,半空中一个斗大的巴掌忽然迎面而至,啪……随着一声骇人的脆响,邱家大少登时原地打了个转,然后一个趔趄倒在了墙上!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?”

    邱家大少被打蒙了,双手扶着墙,想要站起身子。然而,身子还未站起,一只大手却好似鹰爪一般,狠狠地揪住他的头发,将他从地面上拖行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哎?哎哎?谁呀这是,打……打打打人啦,这是……疼疼疼疼……”邱家大少疼得呲牙咧嘴,却是毫无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揪住这位邱家大少的人,自然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赵玉。

    一来,这个邱家大少躁狂嚣张,赵玉看着不顺眼;二来,为这个人辩护的,竟然是那个目中无人的冯朝阳,他更加不爽;第三,邱家大少刚才出言侮辱了女警员!这一点,已经让赵玉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此刻,赵玉揪着邱家大少的头发,将他直接拉进了楼道内的男洗手间……

    “张……张队……这可怎么办?”探员们吓坏了,“这是犯法的!而且……别再闹出人命……咱们是不是得阻拦一下啊?”

    “阻拦你个大头鬼!”小张狠狠地骂道,“赶紧去监控室,把这轱辘监控视频掐了!以后别管谁问起来,就特么说是故障!”

    小张话音刚落,洗手间内已然传来了邱家大少的凄厉惨嚎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