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526章 打枣也有红线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”艾莉莉冲赵玉神经质地笑着,眼中透着说不出的邪异,“你不是想要知道我和靳超当时是怎么商量的吗?其实,我们什么也没有商量,只是上了床而已!呵呵……

    “大约6年前,我在首都和靳超有过短暂的交情,他去查一个案子,碰巧遇到了,很谈得来,所以……我想,他多少因为惦记旧情,才会来找我的吧!

    “唉……其实,当我把钱给了靳超之后,我其实……特别希望他是个骗子,能带着钱逃跑,呵呵……”艾莉莉不无惨淡地说,“我甚至没有找人去查他的病历,查他的住址,除了上床,我什么也没有做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想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?”艾莉莉的脸上倏地露出愤恨,“好!我现在就告诉你们!我特么只是一个女人,我能怎么想?我老公昏迷不醒,给我丢下了一个烂摊子;我那所谓的两个女儿对我势同水火,恨不得把我扫地出门;我那小舅子,更是要派人来……来杀我!你们……你们哪一个想过,我当时是什么感觉?

    “我就算不答应靳超,那陈炳先也会再派另一个靳超来杀我的啊!”说着,艾莉莉咬着牙说道,“好!既然他派人来杀我,那么为什么我不能陷害他呢?换做你们,你们会怎么做,啊!!?”

    艾莉莉的一声嘶吼,震得现场众人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哈哈哈……老陈啊,你现在满意了吧……”艾莉莉转而冲着病床上的死尸,阴森森地说道,“你现在是真正的家破人亡了啊!你女儿死了,你也死了,你弟弟和媳妇坐了牢,你满意了吧?哈哈哈……有钱……有钱有特么什么用啊!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艾莉莉的情绪越发失控,赵玉急忙给小张使了一个眼色,小张这才反应过来,赶紧上前给艾莉莉戴上了手铐。

    戴手铐的时候,万念俱灰的艾莉莉没有做出任何反抗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没想到,真相会是这样!”苏金妹冲赵玉点头说道,“师父啊,原来这就是你所说的,计谋中带着巧合的罪案啊!我们一直把目光放在了获得利益的人身上,却忽略了从中间出主意的人!

    “还有,这个靳超,不愧是个厉害的警察啊!竟然能够想出这么复杂的计谋来!如果当初他没有被革职,现在肯定也是一个和师父一般优秀的警员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!”赵玉摇头说道,“我们以前混江湖的有句名言,叫做心邪一切邪,心正一切正!一个人,不管再遇到怎样的挫折,也不应该成为他杀人的理由!所以,凭靳超的所作所为,就算他没有被革职,将来也不见得能够善始善终的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有道理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苏金妹本想问一问,赵玉什么时候混过江湖?可赵玉却转而对那艾莉莉说道:“艾莉莉,你也一样,如果你心存慈念的话,靳超再出一百个主意也没有用!你当时,完全有另外的选择!

    “所以,这一切都是你自己选的,怪不得别人!”赵玉冷冷言道,“还有,我就不信,你晚上睡觉的时候,不会想起那对坠楼惨死的米莉姐妹!”

    呱啦……

    不知是应验还是怎么的,赵玉刚刚说完此话,窗外便赫然打了一个炸雷。屋里面的所有人,全都被这炸雷吓了一激灵,甚至连赵玉本人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而艾莉莉更是神色惨然地瘫在了地上……

    很快,在小张的呼叫之下,身穿制服的汝阳重案组探员们一拥而入,开始将嫌犯艾莉莉押送回他们警局。

    赵玉则趁机把手里的优盘还给了小张。

    乍一看到这个优盘,苏金妹这才想起之前的疑惑来,连忙把赵玉拉到一边问道:“师父啊,你快告诉我,为什么艾莉莉一看到这个优盘,就低头认罪了呢?这个优盘,分明是靳超的么?”

    “稍等一下,”赵玉走到楼道一个僻静的角落里,给季春华老板打去了一个电话。“季老板啊,我这边儿已经完活儿了,你那里也可以收工了,可以让许千淼大律师现身了!

    “嗯……我知道,这一次你真是帮了兄弟我大忙了!我赵玉发誓,以后再也不偷你家茶叶了好不好?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刚一挂掉电话,苏金妹便拽住赵玉的胳膊大赞道:“师父啊,你真是太厉害了!又是混江湖,又是偷茶叶的,怎么那么全能呢?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,别恭维我了,我会骄傲的!”赵玉开了句玩笑,这才跟苏金妹道出了优盘的实情,“其实,那个优盘只不过是用来诈唬艾莉莉一下而已,却没想到,竟然真的被我蒙对了!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之前曾经想过,为了能让艾莉莉相信自己的计划可行,靳超一定会把陈炳先雇佣他买凶杀人的视频留给艾莉莉一份的。

    “而艾莉莉也必然不会轻易将这份证据销毁,因为一旦她深陷警方怀疑的话,便可以用这个东西自保!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我就想了,靳超自己保留的那份证据是装在优盘里面的,那他交给艾莉莉的那一份,会不会也使用了一个一模一样的优盘呢?

    “所以,我刚才就把优盘拿出来诈唬了一下,让艾莉莉误以为,是我用什么旁门左道,已经把她藏匿起来的优盘找到了!

    “想一下吧,如果我们真的找到了艾莉莉藏起来的优盘,那不就能直接说明,艾莉莉和靳超有关系了吗?所以……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苏金妹瞪着萌萌的大眼睛赞道,“师父啊,我真是太佩服你了!这么阴损的注意,都能被你想到啊!太有才了!不过……可是……要万一靳超给艾莉莉的是光盘,或是别的样子的优盘呢?那不就穿帮了?”

    “穿什么帮?”赵玉笑道,“你忘了,我刚才自始至终,说过优盘是从艾莉莉那里找到的吗?

    “哼!如果诈唬不出来,我就去扯些别的,说优盘上有艾莉莉的指纹也好,或是说靳超留下了关于艾莉莉给他钱的罪证也罢,总而言之,一定要让艾莉莉不停的害怕和懵圈,不能给她任何认真思考的机会!否则的话,她稍微动点儿脑筋,咱们就白费力气了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苏金妹终于领悟,“我说,你为什么要费那么大的力气,在遗嘱上作假了!原来,这也是击溃艾莉莉心理防线的一种手段啊!”

    “有长进,”赵玉勾了勾苏金妹的下巴,说道,“不过,这假遗嘱可是最最重要的一环,只有让艾莉莉万念俱灰,认为自己费尽心机却什么也得不到,她的心理防线才有可能崩溃!否则的话,别说门了,连个窗户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哇!真是太厉害了!”苏金妹叹道,“跟你说实话,在此之前,我真的特别担心,以为你不会成功的呢!而且……咱们这么做,实在太缺德了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!”赵玉叹道,“想想吧,咱们手上没有任何证据。就算咱们能够证明靳超的钱是艾莉莉给的!可是,只要艾莉莉存心抵赖,死不承认的话,将来哪怕上了法庭,也根本没办法给她定罪!她可以说,那些钱是见靳超可怜送给他的,咱们又有什么办法呢?”

    “也是……”苏金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,赵玉忽然想起了苗英当初的话来,便说:“没错,咱们这种有枣没枣打三竿的方法的确不太地道。可是话说回来,如果艾莉莉真的问心无愧的话,咱们就算把枣树打折了又有什么用呢?

    “所以说,咱们不放过一个坏人,也绝不冤枉一个好人!这个原则,才是咱们刑侦人真正的红线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