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519章 被延迟的快递
    “你来得是不是早了点儿?”苏金妹刚一上车,赵玉便迫不及待地问道,“我交代你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师父啊,全云州有四十多家快递公司!”苏金妹说道,“要想调查他们的物流信息,可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查到的啊!不过你放心,张队长已经派人去做了!如果真有关于靳超一家的快递,肯定会查出来的!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!”说话间,赵玉启动车子,朝警局大门外开去。

    此刻,雨势非但没有减弱,反而越下越大,甚至远处还传来了几声闷雷。大街上的行人更加稀少,显得格外冷清。

    苏金妹摘掉雨衣,急促地搓了搓手,而且还朝手上呵气取暖。

    赵玉见状,立刻打开了车内的暖风。

    “师父啊,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封快递,那么你认为里面会写着什么呢?”苏金妹问道,“是不是关于坠楼案的另一个真相?亦或者,靳超还留着另一份证据?”

    “难说!”赵玉摇了摇头,只回答了这么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能告诉我,咱们现在到底要去哪里吗?”苏金妹再度问道,“你说的那个知情者,到底是谁呢?”

    “到了你就知道了!”赵玉神秘地答道,“那是一个开宾利的人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四点一刻,赵玉开着路虎到达了百世利鞋业集团总部。

    由于提前已经预约,赵玉顺利地见到了那位曾经开着宾利车,想要招聘他做保镖的李忱经理。

    原来,赵玉所说的知情人,正是这位百世利集团的总经理。

    李忱的办公室亦是有够奢华,当他屏退了身边的工作人员之后,屋内便只剩下了他们三人。

    “李经理,我来见你的目的已经在电话里说清楚了!”赵玉开门见山地说道,“我们只是想要了解一下陈董事长的人际关系!”

    “好,好!”李忱非常严肃地说道,“只要是我知道的,我一定知无不言!跟您说句掏心窝子的话,我是打小看着米莉姐妹长大的,对于她们两个的惨死,我这心里……唉!”

    “我暗中调查了一下!”赵玉严肃说道,“发现上一次你招聘我当她们保镖的事情,完全是出于你个人的决定。所以,我才会来找你了解情况的!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李忱点头承认,“你上次一口气打倒了我好几个优秀的手下,而且还深受魔琪小姐的仰慕,所以,我就想从中搭线,为魔琪小姐找一位可靠的保镖!”

    “李经理,”赵玉紧跟着说道,“咱们现在说的话,不能再让第四个人知道!”

    “明白,明白!”李忱极为诚恳地说,“您放心,我绝对不会透露半个字出去的!唉!”说着,他又长叹了一声,满含幽怨地说道,“不瞒您说,陈家的家庭关系真的是太复杂了。二老爷陈炳先、米莉和魔琪姐妹、夫人艾莉莉,甚至连陈董事长本人都算进去,他们一家人之间不管是谁遇到谁,全都势如水火一般!”

    哦?

    赵玉扬起眉毛,真没想到,这豪门一家,竟然还有如此恩怨?

    “其实,自打陈董事长意外昏迷之后,我早早地就嗅出了要出大事的味道。可惜啊,我还是未能阻止灾难的发生,实在愧对陈董事长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忱的胸口剧烈起伏,显得异常激动。

    “别着急,慢慢说!”赵玉劝道,“一个一个的来!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李忱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,说道,“那就先从二老爷陈炳先说起吧!其实,他和董事长乃是同父异母,并非亲兄弟。又因为利益上的斗争,关系一直处的不好。

    “前几年,因为股权重组的事,二人明争暗斗,斗得不可开交。最后,还是董事长技高一筹,不但保住了董事长席位,而且把陈炳先坑的不轻!

    “因此,陈炳先一直对董事长一家恨之入骨,我想,正是因为这样,他才做出了那么极端的事情来吧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赵玉点头,“那么……艾莉莉呢?你对这个人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嘛……”李忱想了想,说道,“她以前就是一个阔太太而已,很少干预公司的事情。只是在董事长昏迷之后,才以代董事长的身份参与进来的。不过,这个女人倒是挺能干的,为了不让陈炳先趁虚而入,她想尽一切办法,一直在维护着董事局的稳定。

    “我想,这也是陈炳先一直处心积虑想要除掉她的一个原因吧?”

    “那陈家姐妹呢?”赵玉又问。

    “唉!”李忱再度重重地叹了口气,“对于两位大小姐,我想,赵警官应该深有体会吧?陈董事长对她们疏于管教,过于纵容,致使二位小姐特立独行,任性妄为。不光是跟后妈艾莉莉针尖对麦芒,跟陈董事长也毫不客气,经常把董事长气得大发雷霆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苏金妹瞪大眼睛看了赵玉一眼,那意思是在询问赵玉,怎么?难道师父你跟这两位大小姐还有过交情吗?怪不得,你对这件案子如此上心呢!

    赵玉却没有理会苏金妹的特别眼神,仍在聚精会神地听着李忱的说话。

    “以前,董事长给二位小姐配足了保镖,可这些保镖最后全都辞职不干了,谁也伺候不了这两位任性的大小姐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再说董事长本人吧,他和艾莉莉也是一直有着矛盾的,在最近几年里面,他们也是经常吵得不可开交。”李忱回忆着说,“大体上,都是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情吧!夫人嫌董事长太花心,而且还不管教女儿。董事长则嫌夫人太罗嗦,管得事太多。总之,他们同在一个屋檐下,心却早就散了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关于遗嘱的事情,你知不知道呢?”赵玉又问,“我听说,在陈炳光出事之前,曾经想要改立遗嘱?有这件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外面的基本都是谣言!”李忱立刻澄清道,“真实的情况是,那不过是董事长说过的一句气话而已!

    “有一天,他们两口子吵架吵急了眼,艾莉莉吵着要离婚分财产,而董事长则说,我就是把我的遗产全都捐给社会,也不给你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听到这个消息,登时引起了赵玉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所以,那不过是一句气话而已。”李忱继续道,“其实,在很早以前,董事长便通过律师协会留下了遗嘱。不妨跟两位直说,作为总经理来讲,董事长跟我的私人关系莫逆。如果他真的有心改立遗嘱的话,我是不可能不知道的!

    “再说,真把遗产捐出去,等于两位大小姐也没有继承的份了!他不会那么做的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赵玉不禁一阵唏嘘,发现这豪门之中,并非外人看上去的那么美轮美奂。在金钱和利益的驱使下,往往能把一个人彻底改变!

    谁知,就在此时,赵玉的手机忽然响了,电话是小张队长打过来的。为了避嫌,赵玉急忙冲李忱示意了一下,然后自己走出他的办公室,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姐夫!找到了!找到了!”结果,刚一接通,手机里便赫然传来了小张的兴奋喊叫,“姐夫!真的有快递啊!我们查到了!那是一封会延期发送的匿名邮件,邮件将在三个月后送达到裁缝店!”

    “裁缝店?”赵玉皱眉。

    “就是靳超妻子上班的地方啊!他妻子不是在裁缝店打工吗?”小张急促地说道,“这封信的收件人正是他的妻子——辛晓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