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510章 罪案终结
    “当你哥哥被逮捕之后,你忽然意识到,凶器的问题有可能将你暴露,”赵玉继续说道,“所以,你就找到你的父亲,要他帮你制造不在场证明!

    “这里面,我不知道你们父子俩具体说了些什么?但是,我知道你们最终商量的结果。你父亲用一万块钱买通了司机孔维森,让他跟你们一起做假口供,证明你们当天去凌云送货,是在案发之后才回到秦山的!这样一来,你自然而然就被排除了嫌疑。”

    说着,赵玉把提前剪辑好的孔维森的录音播放了出来。听到这段录音,萧震的心理防线明显又溃败了一步,身体已经抖如筛糠。

    “萧震,你为了报复你哥哥,亲手杀死无辜的刘娇,又害冯阔蹲了10年大牢,害你妈妈冯琳脑溢血发作,害你父亲惶惶不可终日,我想问问你,这10年来,你心里真的好受吗?”这时,赵玉终于把兰博给他的最后一份文件丢在了萧震面前,说道,“你自己看看吧!这就是铁一般的证据,你还有什么话说?”

    但见文件的正面有着一张照片,正是当年的那件凶器。

    “虽然过了10年,但是证据是没有那么好消灭的!”赵玉朗声说道,“专家已经检验过了,这把匕首有明显的拆卸痕迹,而且在匕首的目钉缝隙之中,还发现了非冯阔的皮屑组织!

    “10年前,皮屑组织鉴定还没有普及,所以你才逃过了一劫,可是现在,你别想再逃过去了!你好好看看吧!”赵玉将文件翻到最后一张,重重地说道,“鉴定结果,与你的皮屑组织完-全-吻-合!!”

    “啊!”萧震惊讶之后,顿感一阵眩晕,差点儿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这时,赵玉看到火候已经恰到好处,便再也没有说话,而是坐在座椅上慢慢等待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,赵玉心里已经非常紧张,他知道,如果这个时候,萧震还能咬住牙关,那么自己之前所做的努力便是白费了!

    然而,赵玉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。不知道,是萧震早有心理准备,还是真的被赵玉击溃了心理防线。

    在缓了六七分钟之后,他终于停止了颤抖,逐渐抬起头来,缓缓说道:“其实……其实……在我哥哥坐牢之后,我就已经后悔了!”

    说完,萧震的眼神凝视着远处的天花板,又沉默了好几十秒,这才万般颓然地继续说道:“我以为,我把哥哥送进了监狱,艾莉莉就能回到我的身边了!然而,等我去学校找她的时候,却亲眼看到她上了一个老男人的豪车,而且,还……还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萧震的眼泪一颗一颗地溢出眼眶,迎空坠落……

    “警官!我错了,我为了一个……一个不值得喜欢的女孩儿,害了我们一家……我错了!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终于,萧震再也忍受不住,失声痛哭……

    这一场痛哭,把萧震压抑了10年的感情全都发泄了出来,哭得呼天抢地,情悲意切……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看着已经哭如泪人的萧震,赵玉终于长长地舒了口气,如释重负地靠在了椅背上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单面玻璃后面的监听室内,以洪局长为首的一众领导们全都默不作声了,现场安静得出奇。

    洪局长深思了许久,这才终于点头说道:“我错了!如果……我当年能够像赵玉这样,凡事多思量一下,办案再谨慎一些,或许就不会造成这件冤案发生了!我……难辞其咎!”

    “洪局长,凡事也不能绝对!”冯霄在一旁劝道,“这件案子看似简单,可实际上非常复杂!两点水血迹、凶器、证人口供,综合这些因素的话,不管是谁,也会把冯阔作为首要怀疑对象的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老冯啊,这些……都是借口!”洪局长一脸释然地说道,“不管什么时候,失察都是不可原谅的!作为刑警,更是致命的错误!这件事,我会如实写进报告,交给我的领导。到时候,我一定会引咎辞职,接受上级处罚!以后……但愿不要有人再犯我这样的错误了!”

    “洪局长……”冯霄默默地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赵玉毕竟是组长身份,既然萧震已经认罪,那么接下来的具体审讯任务,便可以由普通探员们接手了。

    交接完毕之后,赵玉来到审讯室外的走廊,而同一时刻,洪局长一行也已经走出了监听室。

    洪局长快步走到赵玉面前,和他重重地握了握手,感慨说道:“赵玉警官,我洪某人干了一辈子刑侦,还是头一次看见如此特别的断案,真是精彩绝伦,令洪某大开眼见,心服口服!”

    “过奖,过奖!”赵玉微微笑道,“既然大局长说到这里,我也想要告诉您,我赵某只是为了查明真相,而不是有意针对谁?所以,还望洪局长多多管教您的手下,别让他们没事总跟我找茬,尤其是那位副队长大人啊!”

    “赵玉,你……”王圣尧登时气得脸红脖子粗,没想到赵玉竟然当面打起了自己的小报告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锱铢必较,睚眦必报!”洪局长仍然握着赵玉的手说,“我现在终于明白,为什么你能破掉那么多悬案和大案了!勇者无畏,信念超绝,真希望我们秦山警界能多出一些像赵警官这样的人才啊!”

    “过奖过奖,不过说实话,要是我干副队长的话,肯定比姓王的干得好!”赵玉顽劣地又找了一句,只把王圣尧气得耳朵冒烟。

    “好了,赵警官,感谢你给我上了这么生动的一课!”洪局长再度说道,“关于这件案子,我会通知相关部门,立刻责令重查,为冯阔翻案!而我也会自省自查,绝不姑息!你说得对,我们做刑警的就是要查明真相,彰显正义!今后,我希望所有的秦山警员,都能向你学习!”

    说完,洪局长转身欲走。

    然而,同一时刻,却忽然从远处风风火火地跑过一个人来,此人正是前往抹阳分局领取证物的梁欢。

    梁欢没有看见大领导们,只是看到了赵玉,所以刚一冲过来,便急不可耐地对赵玉汇报道:

    “小赵,小赵!那把凶器被我拿到了,哈哈,你知道吗?我费的那个劲儿呦……嗯……嗯?!”

    本来,梁欢都已经打开了存放匕首的盒子,可是猛然间看到这么多大领导都在此处,他这才意识到了情况不妙,赶紧把盒子重新盖好。

    “证物?凶器?匕首……”王圣尧不傻,瞬间就纳过闷来,忙指着审讯室惊讶地说道,“这不才刚刚拿过来吗?哦……你……你们胆敢伪造证据……刚才都是假的!你……你们好大的胆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谁知,听到此话之后,洪局长却是仰天大笑,然后摇头赞道,“绝了,真是绝了!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洪局长领着他的人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哎?伪造证据,这事儿怎么办?怎么处理?”王圣尧还在不依不饶,而大队长冯霄却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,然后拉着他走开了。

    “嚯!”等那些人离开之后,赵玉这才重重地呼了口气,骂道,“老梁啊,差点儿被你害死!”

    “组长,组长……”谁知,赵玉这边还没数落完,小白却忽然推开审讯室大门,冲他说道,“组长,那个萧震要见您!说有重要的事,要告诉您!”

    哦?

    赵玉微微皱眉,不知道,萧震找我,还有什么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