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504章 收徒弟不?
    下午两点一刻,靳超的妻子辛晓茹被云州警方转送到了汝阳分局问话。

    和一般的审讯罪犯不一样,辛晓茹并没有明显的犯罪特征,所以只能被带到普通会客室问话,而并非专业的审讯室。

    起初,果然如警方所料的那样,不管警方问些什么,辛晓茹都是一概不知,声称靳超所做的一切,自己全不知情。除此之外,就是一味的痛哭流涕,哭诉自己生活的不易。

    看到这样的情况,小张迫不得已,才按照赵玉提供的馊主意出手了……

    小张别的都没带,只是拿着两套病历表走进了会客室。进去之后,他便把两份病历表放到了辛晓茹的眼前,让她自己看。

    辛晓茹起初还看不明白,可是看着看着,她却忽然发现了什么,身体不由得抖似筛糠,脸上露出万般的惊诧、悔恨、沮丧……

    这时,小张便开始按照赵玉给他设计的台词说话了,首相,他告诉辛晓茹,你丈夫靳超本来身体棒棒的,压根就什么病都没有!

    医生所说的什么淋巴癌晚期,不过是因为有人偷梁换柱,更改了他的病历而已。而这个更改病历的人,就是那个可恶的幕后真凶,那个雇佣你丈夫杀害陈家姐妹的人!

    “你好好看看吧!”小张指着第二份病历说道,“一个是靳超原来的病历,一个是警方的验尸报告,在他的体内根本一个癌细胞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……这不可能!”听到这样晴天霹雳般的噩耗,辛晓茹整个人都崩溃了。她瞪着不可思议的眼睛,怎么也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现在明白了吧?”小张趁势说道,“既然这些坏人为了让靳超出手,连病历都能伪造,那你好好想想,现在作为唯一证人的靳超已经死亡了,那他们怎么可能再按照合约付给你们钱呢?靳超……被人骗了!骗得……太惨了!把命都搭了进去,实在是……太不值了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的时候,辛晓茹的眼泪已经停止了流淌,可是小张并未注意到,竟然还在说话:“可惜啊!人去楼空,现在什么证据都没有了!靳超是个退役警察,这个污点将永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呦!到底行不行啊?”此刻,赵玉在另一间屋子里听着现场录音,急得是摩拳擦掌,口中埋怨道,“这个小张啊,话有点儿多了!怎么不按照我给他的词说呢?言多必失,一旦辛晓茹反应过来,那就白搭了!这时候,应该转身就走!”

    赵玉说话时,旁边的苏金妹和一众汝阳探员全都听得全神贯注,聚精会神,心里不由得异常紧张,担心小张露陷儿。

    小张那边根本听不到赵玉这个老油条的指导,还在那里耐心地规劝着辛晓茹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小张演得有些过火,但是,辛晓茹的心理防线,却还是在计划之内的彻底崩溃了。此时此刻,她心头的悲痛渐渐被愤怒所取代。

    “警官,我有办法,能把那个害我丈夫的人揪出来!!!”说道这里的时候,辛晓茹的眼中已经满是仇恨之火。

    “哦!?”小张蓦地惊呆了,他也是万想不到,赵玉的计策居然真的能够成功,这个辛晓茹果然是个知情人!小张忙问,“大姐,你……说什么?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警官,你们快些回趟云州吧!”辛晓茹说道,“在我家地下室的第三层隔板的箱子里面有个东西,是我丈夫留给我的!那是个优盘,优盘上有段我丈夫录下的视频!这段视频,可以证明,我丈夫是被人陷害的!”

    听到此话,那些正在窃听的汝阳探员们全都傻了一个大眼瞪小眼,太厉害了,没想到,靳超果然留下了证据。

    “哦!?视频!?”小张惊诧地问道,“大姐,这……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一开始,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!”辛晓茹说,“如果我知情的话,我一定会阻止靳超的!就算他得了绝症,我也绝不允许他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。可是……我真的不知道啊……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在昨天下午六点多的时候,我忽然接到了一封快递,”辛晓茹说,“打开之后,却发现那快递竟然是靳超给我写的一封信,他在信里把一切都告诉给了我。我这才知道,他到底都做了些什么!

    “他在信里嘱咐了我很多事情,说一旦他把事情办成,对方便会在半个月之内把500万现金送到我的手上!可是,如果万一他有什么三长两短,亦或者对方不肯付账,那就叫我把这个优盘送到警察局!”

    “那里面有什么?”小张急切地问道,“你看过没有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没有看过……”辛晓茹回答道,“我倒是在地下室找到了,但是没敢乱动。信上说,那是一段我丈夫提前录下的视频!

    “我没想到,警察这么快就到了我家,我还一直没来得及处理呢!不过,我账户上的200万,我就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!”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!那些……我们会查清楚的!”小张赶紧收拾那些病历资料,由于内心紧张,手一哆嗦,竟然把一本病历掉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警官,我求求你!”辛晓茹满腔悲愤地说道,“我虽然穷,但我并不在乎什么钱!我老公本来没事,却被这些人害成这样,我一定跟他们没完!请你们看在我们孤儿寡母的份上,一定要把真凶捉住啊!”

    “哦!好的,好的,我们一定……一定!”由于极度的心虚,小张已经是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另一间屋子里,苏金妹却是一脸仰慕地冲赵玉赞道:“赵警官,你真不愧是秦山神探啊,这……这个利用假病历破案的方法,虽然有些不太人道,却是别具一格!我觉得,应该可以载入教科书了吧?”

    “客气,客气……呵呵呵……”赵玉受用般地点了点头,说道,“小妹啊,剩下的事,你们应该知道怎么办了吧?我也得赶紧干我的正事去了!或许……如果赶得及,两桩案子没准儿可以一起结案呢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好的!”苏金妹忙冲赵玉鞠了一躬,恭恭敬敬地说道,“赵警官,待会儿我们这边查到了什么进展,一定最先告诉您!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!”这时,其他的探员们也一改往日对赵玉的成见,全都对这位神探感激不尽。当即有人热情地说道,“就是不告诉领导,也得第一个通知赵警官啊!这一次,我们可算是能从市局那帮鸟人面前扬眉吐气了!”

    “对,好好羞臊一下那个王圣尧,叫他装大爷的!”赵玉附和了一句,顿时赢得了众探员的一片掌声。

    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,苏金妹亲自把赵玉送到了大门口。

    “哎呀,妹子,不用这么客气了!你快忙去吧!”赵玉冲苏金妹摆了摆手,扭头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哎?赵警官……”谁知,苏金妹却忽然面若桃花地说道,“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……还有什么事?”赵玉明着如此发问,心里却在想着另一个声音,怎么,是不是你也看上我了,想要跟我开房去?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苏金妹又恭敬地鞠了一躬,说道,“赵警官,以后要是有机会,您能不能多多指导,嗯……我……我能做您的徒弟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