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503章 馊主意
    当赵玉从审讯室出来之后,调度会还未结束,他便来到重案组一边喝着咖啡,一边梳理自己的思路。

    现在看起来,整个公寓杀人案的脉络已经非常清晰了,冯阔的弟弟萧震便是最大嫌疑人。动机、过程还有血迹两点水全都吻合,如今就差最后一点了,如果再能把他的不在场证明推翻,那么便可以申请逮捕令了!

    不过,一提到供词,赵玉却没有办法绕过另一个人萧国峰!

    正是他当年的作证才让萧震免于警方怀疑,可是现在看起来,萧国峰八成是做了伪证的,当天他们虽然去凌云送货了,但是萧震并不见到就在其中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萧国峰关于自己的亲儿子,也应该是知道些什么的!如果能从他嘴里得到实情,或许一切就可以结束了!

    可是,萧震毕竟是他亲儿子,而且这也关乎到自己的声誉,还有冯琳那边的感受,所以,赵玉可以断定,就是打死萧国峰,他也绝对不会吐口的!

    不过没有关系,在萧国峰当年的供词上,可是还有另一个人的。那个人是他家木器厂的员工,如果萧国峰给他点儿好处,他自然会按萧国峰指示去说了?

    如果以这个人作为突破口的话,是不是就会更容易一些了呢?

    赵玉正在琢磨之间,小张和汝阳重案组的探员们已经开完会从外面走来。人还没到,便听到了他们的微词怨言。

    “这个王圣尧太过分了,仗着自己是市刑侦队的头头,就这样说话,真是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”另一个说,“案件发生到现在还不到24小时呢,他说这些话是不是早了点儿?这不是变着法儿地骂咱们无能吗?”

    “光特么说风凉话,咱们费心尽力地跑断腿,他们却站在一边瞎哔哔,我不明白,上级派这些混蛋来做什么?奶奶的,说话的时候,鼻子都翘到了天上去,看着就想揍他们!”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,少说几句吧!”队长小张喝止道,“只要能把案子破了,就是对他们最好的还击!说别的都没有用!”

    赵玉现在终于知道了,小张的名字叫做张子春,说是小张小张,却跟自己是同年的,只是比自己小几个月而已。

    “哎?赵警官?你出来了?”小张一看到赵玉,眼中顿时放起了光,忙指着门外说道,“来来来,咱们这边儿来谈一谈吧!”

    这时,金妹赶紧从办公桌上起身带路,连同小张一起把赵玉领到了另一间无人的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,赵……嗯……姐夫?”小张心眼活泛,语气变化挺快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我的事儿,差不多解决了!”赵玉又喝了口咖啡,深沉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就好……那您看……我们的事……”小张生怕赵玉变卦,说得极为小心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赵玉可不是出尔反尔的鸡贼,”赵玉认真说道,“我现在就把我的办法告诉你,但是……有些事情我需要再提醒你一下!我给你的可是个馊主意,一旦你们良心上过不去,可千万别把我卖了!”

    “放心,放心!”小张点头。

    “唉!”赵玉叹一口气,说道,“我刚才又看过资料,凶手靳超的家庭情况……啧啧……他的大儿子上大学,二儿子得了一种罕见的视网膜母细胞瘤,这种病差不多就是眼癌的一种,严重的话是可以致命的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听到赵玉的话,小张心里咯噔一声,已然感觉到了不大对劲儿。

    “我问过我们同事,说这种病每年都需要到专业的医院去换眼片,每一年的费用加起来,至少在十万元以上!

    “靳超的妻子是下岗工人,靠在裁缝店打工过活。而靳超又被警队革了职,而且自己还得了绝症,这一家人……唉……”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这样,他们才会被坏人瞄上的!”金妹忽然插嘴说道,“所以,这个幕后指使者才是最坏的家伙,我们一定要把他揪出来!不管是艾莉莉也好,还是别的什么人,我们不能让他们逍遥法外!”

    “赵……姐夫……”小张脑门汗涔涔地说道,“你……不会是想从靳超的儿子身上做文章吧?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能……”赵玉微微扬起眉毛,“可能……比这还损!”

    “别啊,犯法的事情,怎么能干呢?咱们可是警察啊!”小张胆怯了。

    “张队,不管怎样,咱们还是先听赵警官把话说完吧!”这时候,一向嗫喏的苏金妹反而变得比较镇定,竟然劝起小张来了。

    “呼!”赵玉长出一口气,说道,“其实……是这样的!买凶杀人在江湖上分为好几种,靳超和案件里面的所有人都没有关系,这一种买凶杀人叫做离手货,就是说,雇来的凶手和被杀人之间没有纠葛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这个吧,我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,但是略有耳闻。对于离手货的雇佣,都是有讲究的,可是靳超的情况有些特殊,还不能完全适用这些规定!所以,我们才会有机可乘的!”

    看到小张和金妹面面相觑,一脸麻木之后,赵玉这才说道:

    “好吧,我尽量把话说得简单一些吧!

    “咱们就以靳超的视角来捋一下啊,你们看,靳超身患绝症,家境窘迫,现在有人找到他,想要给他一大笔钱,要他帮忙杀人!

    “为了能够救到生病的孩子,让家人过上好日子,所以靳超答应了他们,决定按照对方的要求去杀死陈家姐妹。

    “可是,这里有个问题,佣金怎么支付呢?”

    “佣金?杀人佣金么?”金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,一般来讲,肯定是先付定金,等事成之后再打全款!”赵玉说道,“我猜,他们的约定必然是这样的,靳超杀人,杀完之后故意被捕,然后亲口指正艾莉莉!这样一来,就可以把事情做得完美了!而对方也必然会把全款支付,因为,靳超还活着,不付钱他也会改口供的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可是,靳超已经死了啊?”金妹皱眉。

    “对!正是因为靳超死了,我才有了这么一个馊主意!”赵玉说道,“我追过靳超,不管是过马路也好,还是跳崖也罢!我猜想,靳超或许已经做好了决死的准备了!

    “你们千万不要忘了,靳超以前可是一名警察,既然他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,知道自己有可能就此回不来,那么……他能不给自己留条后路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明白!他都死了,还留什么后路?”金妹越听越迷糊。

    “不行啊!他要是就那么死了,”小张解释道,“对方却毁约,不付全款了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“对!”赵玉点头说道,“所以,靳超肯定会留下一些重要的证据。如果自己死后,对方不肯兑现,他就会把这东西公之于众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靳超都死了,怎么公布?”金妹还在纳闷,然而,问完之后,她却忽然想到了一点,“他……他他的妻子!?靳超把他的证据当做遗嘱留给他妻子……可是……是不是太晚了?如果对方付了帐,那这份证据不就没有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一定啊,在得知坠楼案可能是买凶杀人之后,警方已经在第一时间控制了靳超的妻子,要不然,那账户上的200万从哪里查出来?”小张说道,“要我说,靳超死于意外,那么突然,对方必然也没有做好准备!或许,应该是等到艾莉莉定罪之后,他们才会支付全款的吧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对啊!我听说,靳超的妻子已经被送往秦山调查了,”苏金妹瞪大眼睛说道,“可是……靳超的妻子怎么可能说实话呢?她又没有犯罪,如果她能咬牙挺住,那么就能得到一大笔钱了!挺不住,靳超岂不白死了?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这正是我要说的馊主意!”赵玉摇头说道,“这么缺德的事情,还是你们去办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