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501章 卑鄙的交易
    不用报上名号,赵玉也能听出,门外的女子正是汝阳分局的那位女警员。

    一开始,探员们全都金妹金妹的叫她,赵玉还以为她姓金呢,没想到,她姓苏,全名叫苏金妹。

    赵玉估计,这位女警员刚来警队不久,应该也是一个和李贝妮相似的文员而已。不过,这个小姑娘是个身体丰满的大眼萌妹,长得倒也听讨喜的。

    不知道这个时候,她怎么会找上门来呢?

    赵玉不免纳闷,一个女孩子家找到快捷酒店来和自己见面,这里面……是不是有些别的意思?

    然而,当赵玉真的打开门之后,却忽然明白,她到底什么意思了!

    因为,在苏金妹的身后还跟着另一个人,正是汝阳分局的现任队长小张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赵玉也不知道,这个小张到底叫什么名字?只知道,以前苗英当队长的时候挺器重他的,临走还推荐他继任队长职务。

    “赵警官,你好!”小张客气地跟赵玉打了个招呼,却不等赵玉表态,便带着金妹一起进入了赵玉的房间,并且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苏金妹依然是嗫喏地低着头,寸步不离地跟在小张身后。

    “张队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赵玉虽然猜出了什么,可是出于应酬,却不得不装傻充愣。

    “赵警官啊,我大清早地放着那么多工作跑到你这里来……”小张看了看金妹,说道,“我想……您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?金妹她已经把昨天你说的话,全都告诉我了!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样?”赵玉拉开窗帘,阳光从外满倾洒进来,透过阳光可以看到窗帘扬起的微尘在空中飞舞。“我只是表达一下我的看法而已,在没有确实的证据之下,根本不能证明什么!再者说,我只是证人,这件案子不归我管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小张似乎早有心理准备,他又看了看苏金妹,这才叹一口气,说道,“赵警官啊,经过昨天一整晚的审讯,艾莉莉坚持声称,自己是无辜的!她什么都不知道!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的处境有些尴尬啊,虽然靳超妻子账户上的200万,的确是通过艾莉莉名下公司转账的,但是,却不能作为直接证据来确定艾莉莉买凶杀人!

    “等于说,我们现在既不能认定艾莉莉就是幕后真凶,却也不能完全否定。时间一到,我们只能放人了!

    “昨晚,我们盘问了大量的证人,的确证实,在陈炳光昏迷之前,的确有改立遗嘱的意思,而且也确实和艾莉莉发生过多次争吵;此外,艾莉莉与陈家两姐妹的关系,也非常恶劣,彼此之间是针尖对麦芒,几乎见面就掐。

    “尤其是在陈炳光昏迷之后,她甚至还在医院和两姐妹动过手,打了一个相当热闹……

    “所以,从这些主观情况来看,艾莉莉的确嫌疑最大,如果陈家姐妹意外身亡,那么陈家的万贯家产,便全都落在艾莉莉的手上!”小张说话时,认真观察着赵玉的反应,见赵玉有被吸引,这才继续说道,“用咱们的话来说,这就是一起豪门血案!看似常人无法理解,但是在上流社会之中,却并不罕见!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小张第三次看了看金妹,说道:“不过……当我听完赵警官的分析之后,却是大有感悟啊!如果艾莉莉真是幕后真凶,她显然做得太过冒险了!就算陈炳光真的去世,那按照法律规定,她也可以得到百分之五十的遗产,那也足有十几亿了!

    “人到了那种程度,十几亿和几十亿有什么区别?”小张摇头,“稳稳当当地得到十几亿家产,何必还要冒险买凶杀人呢?”

    “遗嘱,你不是说,大亨昏迷之前想要改立遗嘱吗?”赵玉说道,“如果改立了遗嘱,会不会损害艾莉莉的利益,这才逼迫她出手杀人呢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”小张说道,“我们咨询过相关律师,不管陈炳光怎么改立遗嘱,作为妻子都是享有合法保护的,一半的遗产是铁定的!相差之处,不过是公司的股权方面而已,虽然数目不小,但是对于艾莉莉来说,也基本无伤大雅!

    “除非……陈炳光甘愿将全部遗产捐给社会,只有那样才会触动到艾莉莉的根本利益,但是……那个时候的陈炳光身体健康,根本不可能立这样的遗嘱。再说,他怎么也得为自己的一双女儿考虑吧?”

    “张队,我不知道,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?”谁知,赵玉忽然板起脸说道,“你忘了我说过什么?这案子不归我管!”

    “您听我把话说完,”小张赶紧说道,“我们之前按照您的思路考虑过,如果艾莉莉被绳之于法,那么谁会是下一个受益人?结果,我们看了看,还真有这么一个人!这个人是陈炳光的堂弟陈炳先!

    “此人非但是陈炳光的至亲,而且还是公司股东!如果陈炳光去世,艾莉莉坐牢,那么此人便是顺位继承人!而且,不光是继承家产,如果他能继承陈炳光的股份,那么他将会成为整个百世利集团真正的掌门人!”

    小张说得激动,但是赵玉却仍然十分平静:“好了,现在说完了吧?还有别的事吗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小张脸色微红,急忙说道,“赵警官,既然这样,那我就跟您直说了吧!我这次来,是想向您请教的!希望您能指点一二!”

    哼!

    赵玉满意地笑了笑,他等的就是这句话。其实,他早就看出,小张是来向自己求助的了。只不过,这话要是自己说出来,就显得有些栽面。

    “我听金妹说……”小张小心翼翼地说道,“您有办法,能查出谁是幕后真凶?不知道……是什么方法啊?”

    “吁,这话可不能乱说,”赵玉摇头叹道,“我可是吹牛大王,难道,你忘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小张面红耳赤地说道,“赵警官,从苗姐那里论起来的话,我应该叫您一声姐夫呢!姐夫啊,我以前年轻气盛,要是有不合适的地方,还希望您多多包含啊!”

    小张所指的,自然是当初在玉郎店时,赵玉偷他录音笔的那件事。当然,自始至终,都是赵玉在消遣他。就算道歉,也应该是赵玉道歉。

    “嚯哈哈……好说,好说,小舅子!哈哈……”赵玉顽劣讪笑,苏金妹则缩着脖子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还有一件事啊,姐夫!”小张转而说道,“兄弟我现在的处境,真的是太艰难了!你也看到了,王圣尧那些家伙都在等着看我们的乐子呢!如果艾莉莉被无罪释放,而我们又找不出真凶,我看……我这个队长也没法干了!我们汝阳分局要是丢了人,苗姐那里也不好看嘛!所以……姐夫,帮亲不帮理,您快告诉我,您到底有什么办法吧?”

    “嚯哈哈……帮亲不帮理……”赵玉仰天大笑,朗声说道,“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小舅子啊!为了破案,你也真是拼了!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看在你苗姐的份上,这个忙我可以帮你!但是……我这个主意,太特么缺德了!老子现在已经改邪归正,所以,我只是给你划道儿(出主意),真正走不走,那就看你了!

    “哦,对了!还有一件事,在我帮你之前,你得先帮我做一件事!我需要单独问询艾莉莉,不能被任何人打扰!”赵玉眼中闪着兴奋的光芒,“你要是连这件事都办不成,那咱们就只能一切免谈了!”

    “好!好!没问题,没问题!”小张忙不迭地点头说道,“一言为定!一言为定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