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狂探 > 第497章 神探本色
    “如果真是艾莉莉买凶杀人,不会做得这么漏洞百出,”赵玉对小警员金妹说道,“为什么非要转账留下痕迹,给现金岂不更加安全?

    “一开始,我想不明白,如果真的是买凶杀人,那么直接让靳超从牙科治疗室里面把人杀死不就完事了?干嘛非要把人迷晕,再费力地拖到楼顶,然后推下去摔死呢?光天化日之下,是不是太过招摇了?”

    “哎?还真是!”金妹好奇地瞪大眼睛。眼前的赵玉,给她更多的感觉是惊奇,而并非流氓。“那……为什么呢?难道这起案子并非买凶杀人?那是……复仇吗?靳超和他们陈家有仇?”

    “不见得!”赵玉摇头说道,“我现在有点儿想通了!靳超之所以这么做,其实就是为了招摇!为了让陈家姐妹的死,变成爆炸性新闻,轰动全城!让所有的人都痛恨杀人凶手,人神共愤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嗯……那……”金妹苦苦思索,却是想不明白,赵玉到底要说什么?

    “要是让我猜的话,”赵玉说道,“这件案子的确是买凶杀人,但是在买凶杀人之外,还要加上一条栽赃陷害!”

    “栽赃陷害?”金妹似乎听懂了些许,却无法参透全部。

    “有人雇佣了靳超杀人,但那个人却并不是艾莉莉!”赵玉说道,“试想一下,陈炳光正在昏迷之中,危在旦夕。这时候,他的一双女儿被人推下了楼,那么人们自然而然就会把目光聚焦在艾莉莉身上。

    “再等到账户的事情曝光之后,便足以让艾莉莉身败名裂了!如此残忍地杀害陈家姐妹,不管是舆论还是法律,都会严惩这个心狠手辣的后妈!

    “所以,这是个完美的一石二鸟之计!”赵玉眼睛放光地说道,“而对于这个幕后的凶手,要想把他揪出来,却也并非难事!”

    “哦!我明白了!”金妹猛然拍了拍手,兴奋地说道,“我明白了!只需要……只需要查一查,如果艾莉莉被捕之后,谁将是下一个最大的受益者,那么那个人自然就是真凶了!?哇!赵警官,你……好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赵玉受用般地起身拿衣服,同时说道,“不过,告诉你们的张队长,既然这个幕后真凶已经实施了自己的计划,那就说明他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,就算找到了怀疑的目标,可要想找到确实的证据,却是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本来,赵玉想要离开这里的,可是,当他把话说到此处的时候,却忽然想起了什么,又不得不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您……这是要走么?”金妹好奇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还是……不太对……”谁知,赵玉眉头紧蹙之间,竟然又一屁股坐了回去,喃喃自语道,“关于那个杀手……不对劲儿啊?”

    “杀……杀手怎么了?”金妹已经被赵玉的魅力吸引,急忙问道,“他不是个被革职的警察吗?为了钱而杀人,貌似说得过去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赵玉摇头说道,“在我追捕他的时候,他本来有很多机会逃走的!可是……他非但没有逃走,而且……而且还做出了很多令人费解的举动!”

    “令人费解?”金妹没看到赵玉是如何追击杀手的,自然无法理解其意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好像……有求死的迹象……”赵玉仔细回忆着说,“但是……你看,如果是普通的买凶杀人,凶手就算为了高额的酬金而杀人,但是不是会做得更隐蔽一些,会想办法给自己脱身呢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了!要不然,就算得到了钱,但人被捉起来了,那还有什么用?”金妹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那既然这样……”赵玉琢磨着说,“你们可要仔细查查这个靳超了!给我的感觉,他可不像是想要脱身的样子!

    “而且,选择口腔医院这样的地方,实在有悖常理!

    “陈家姐妹都是夜行动物,而且经常出入人群混杂的娱乐场所,如果靳超选择那种地方下手,岂不更容易脱身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金妹忽然意识到什么,忙问,“你认识那两个女孩子吗?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问题,赵玉并没有回答,而是继续自己的推测:“而口腔医院这种监控严格的地方,很明显会留下清晰的痕迹,就算他没有被我发现,也迟早会落入警方的视线之中的!所以,这根本不符合常理!”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他故意想被警方捉住的吗?”金妹猜测完叹了口气,“只可惜,他已经摔死了!”

    “我想……我差不多能想明白了!”谁知,短短十几秒之后,赵玉竟然给自己的问题找到了答案,忙说,“给我五分钟!”

    言罢,他掏出手机给寻人专家张景峰打了过去,要他帮忙查一下这个靳超的某些情况。

    结果,连电话都没有撂下,张景峰便在电脑上找到了赵玉想要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果然!”当赵玉得知实情之后,顿时摇头叹道,“淋巴癌晚期!竟然和冯琳的病一模一样!”

    “啊!?”金妹先是一惊,然后才纳闷地问道,“冯琳是谁?”

    “奶奶个熊的,”赵玉愤愤地骂了一句,“这家伙跑起来跟野牛一样,害老子追了整条街!居然……得了绝症!要是没病的话,岂不更不好追?”

    “这样一来,就全都能说清楚了吧!”金妹大感惊讶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!”赵玉点头说道,“靳超得了绝症,然后……有人利用了这一点,答应给他的家人一大笔钱,然后让他去干这票杀人的买卖!?

    “或许……他们原先的计划,是要靳超在杀人之后被警方逮捕,然后亲自指正艾莉莉,这样一来,人证物证俱全,艾莉莉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!可没想到,靳超居然摔死了!”

    “哇!那这个幕后凶手实在是太可恶了!”金妹义愤填膺地说道,“利用一个得了绝症的病人,去干杀人的事情,这也太不人道了!”

    “不!”谁知,赵玉却摇头说道,“你说错了!靳超不值得可怜!一个人纵使得了绝症,也不应该放弃自己的良心与原则!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,有怎样令人同情的隐情,也不能成为他肆意杀人的理由!

    “为了自己的私欲而亲手杀死两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女孩,光凭这一点,他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罪犯,永远也不能被人们原谅!!”

    赵玉说得义正言辞,听得金妹完全仰视。仰视之后,金妹却忽然想起什么,忙说:

    “赵警官……这下可是不妙了啊!既然这个靳超已经死了,那可就是死无对证了!如果咱们找出了幕后真凶,岂不是没有办法将其定罪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咱们,是你们!”赵玉更正道,“案子是你们汝阳分局的,还是让你们的张队去想办法去吧!不过……我倒是有个特别缺德的馊主意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此,赵玉忽然闭了嘴,摇头叹道:“嗯……还是算了吧!老子现在已经是特么好人了!所以,我先走了小妹妹,我还有自己的案子呢!认识你很高兴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赵玉吹了一声俏皮的口哨,然后拎起自己的外套,扬长而去……